。 空中滾滾聲音笑道:「嘿嘿,十年不見,諸位倒是長進不少,敢在本將面前放肆。」

忽然,空中一道龐大印決憑空生成,十餘道金光驟然從晦暗雲層之中落下,轟然砸向衝天而起的十幾人。

只聽「轟轟」幾聲爆鳴,那十餘人同時慘叫一聲,不過剎那,竟紛紛從雲層跌落,口吐鮮血,生死不知。

大軍震撼,軍陣更是亂作一團。

其實原本如此大軍,如若結陣迎敵,便是天下至強高手也絕難正面抗衡,只是那「尋羽大將軍」幾字在諸軍心中實在太過震撼。

此刻那人又瞬間以中州大伏魔印神通擊潰一眾高手,「尋羽大將軍」的威勢名聲更添幾分可信,諸軍曾經多是尋羽部下,一時化作敵手,慌忙無措,這才隱隱有潰散之態。

邢清清臉色更是陰沉,身上真氣陡然暴起,聲音席捲數里喝道:「魑魅魍魎,也敢妄稱我族聖將軍,聖將軍生前光明磊落、死後仍是鬼雄,豈會如你這般鬼祟?」

又喝道:「諸軍,結陣,留下此人人頭,祭奠於聖將軍靈前。」

大軍聽到如此號令,紛亂登時一止。

空中聲音哈哈大笑,道:「小丫頭,不錯,不錯。」

那「不錯」二字落下,空中巨大伏魔印決竟又是一閃,這次卻是成百上千道龐大金光鋪天蓋地射將下來,本已經漸漸凝聚的軍陣再次一亂。

空中忽然人影一閃,竟是個全身白袍的俊朗中年,只見他腳踩一輪白色玉盤模樣的法器,速度有如白色流星,直衝邢清清而去。

邢清清倒也不驚,冷然喝道:「金甲衛。」

三字落下,只見原本護在裝有太歲棺淳的戰車左近的數十金甲戰士瞬間躍起,浮空結陣,道道金芒自陣中湧現,眾金甲士兵陡然自背後抽出巨劍,齊齊揮舞間,一輪巨大金色光刃衝天而起,直斬那白袍中年。

白袍人哈哈一笑,竟避也不避,陡然身形一晃,化作兩個不辨真假的人影,交錯從那巨大金色光刃兩側越過,而後再次凝聚,分毫無傷。

金甲戰士一擊落空,面色卻毫無變化,反倒再次齊齊長劍揮舞,這一次,卻是道道金色光刃織成一張巨大光網,罩着那白袍人當頭蓋去,整齊劃一。

白袍人也不見有何動作,只真氣運轉,腳下那碩大圓盤法器陡然白芒爆射,自他腳下飛起,忽然形態暴漲,化作一個直徑十餘丈的龐大屏障。

只聽「轟」的一聲爆鳴,白色圓盤與金色光刃網撞在一起,竟登時在金色光刃網上撞出一個大洞,白袍人跟隨在後,也徑直從金色光網穿過。

也不知那白色圓盤法器是何寶物,被數道強橫霸道的金色光刃擊中,卻竟似毫髮無傷,穿過光網,又白芒收斂,回到原本大小,落在那白袍人腳下。

邢清清臉色微微一變,喝道:「變陣,土奎龍甲。」

數十金家戰士陣型陡然一變,長劍橫向,驟然強橫真氣爆發,一道金色光幕從天而降,將邢清清及周遭數十人和那巨大戰車盡皆蓋在其中。

空中白袍人此刻已然落到離地十餘丈處,忽見他右手一揮,一道白色長鞭陡然生成,席捲而下。

只聽「砰」的一聲爆鳴,十餘丈長的長鞭轟然砸在那金色構築的光幕之上,光幕微微一震,竟仍巋然不動。

另十餘名金甲士兵卻透過光幕,衝天而起,巨劍大開大合,直朝那白袍人斬去。

白袍人長鞭席捲,「啪」的一聲砸在一名金甲士兵身上,那魁梧士兵身子猛地一沉,卻竟再次升起,身上金鎧毫無損傷,長劍再次斬來。

白袍人哈哈笑道:「素聞中州煉器、結陣之法頗有妙處,如今一見,果然非同凡響。」

邢清清聞言冷笑道:「那尊駕可要好好體會,只怕這會是尊駕最後一次見到了。」

說完,她低頭,朝着眾軍高聲喝道:「結陣,迎敵。」

這話他之前便喊過一次,只是眾軍攝於那「尋羽大將軍」的威名,終究不敢、也不願輕易出手,此刻見這裝神弄鬼的白袍人果然不是尋羽大將軍,個個既驚且怒,諸軍運轉,野獸咆哮,大陣飛速融合構布,眼看不過片刻就要成型。

白袍人卻也不急,只哈哈笑道:「難得見到祁水九部精銳結陣,倒要領教一番。」

話音落下,他那長鞭陡然更是漲大,一記橫揮,再次席捲,只聽「叮叮叮」一陣連響,那砍來的十餘柄巨劍登時爆退。

眾金甲戰士陣型一亂,待得再次融合,那白袍人卻已然飄身上浮,又陡然襲向大軍之後龍馬騎兵。

還未結陣完成的龍馬騎兵又豈是這等大荒絕頂高手的對手,登時大亂,在那凌厲霸道的長鞭之下死傷慘重。

邢清清卻只冷冷一笑,既不下令大軍避閃,也不讓一眾金甲士兵上前阻攔,只呆在光幕之中,瞧著那中年白袍人縱橫捭闔。

遠處雕星龍象騎兵最先結陣完成,滾滾蹄聲之中,百餘頭龍象有如移動的泰山,繞過周遭騎兵,沉沉朝着遠處白袍人衝去。

白袍人哈哈笑道:「來得好,且吃我一記烈光刀。」

只見他大袖猛然一揮,陡然一道磅礴至極的真氣涌將出來,頃刻間化作一道凌厲無倫的白色光刀,朝着那雕星龍象大陣砸去。

雕星龍象乃是大荒之中排得上號的勇猛異獸,其上的騎兵也都是祁水九部萬里挑一的修真高手,此刻結陣已成,自不將這看起來也「不過尋常」的光刀放在眼裏。

然而「轟」的一聲爆鳴,那光刀竟輕易切入雕星龍象騎兵大陣的外層防護,「嗤」的一聲響,當先一頭雕星龍象騎兵登時化作兩半。

那光刀卻停也不停,繼續往後推進,又是「嗤嗤」兩聲連響,兩頭雕星龍象連這上面的騎兵紛紛撕裂,光刀這才在大陣氣息消磨之下損耗殆盡,直可謂凌厲異常。

邢清清見此情形,眉頭不禁微微一簇,似想到什麼,卻仍不言語。

雕星龍象騎兵倒也狂暴兇悍,雖然瞬間損失三頭,也仍速度不減,朝着白袍人壓去。

。「好了,帶你介紹一下裏面的修鍊環境,之後你自己考慮要不要在這裏修鍊,直到找回力量。」

作為第一個自願將果實能力奉獻給古樹的青雉,余歡準備將他打造成第一具馬骨。

千金買馬骨只為對其他人產生足夠的誘惑。

「啊?」

「嗯?」

「不是,除了這,島上還有其他增

《從拳願開始莽穿諸天》第二十一章:島嶼密藏夏飛帶着周話開車走了,周想背着水壺拿着一個長條布包,陪着蕭筱筱去扎針,並且不準蕭老爺子跟着,「您在家歇著,天熱,您跟着跑來跑去的幹嘛?有我們陪着呢!」

蕭老爺子被強制留下,周想和凌然陪着蕭筱筱去找曹大夫。

路上,蕭筱筱就被周想灌了半肚子水,等她被紮上針,周想拉着曹大夫到一邊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893章好東西都被你糟蹋了 君無紀這話一說,皇上想起蕭昭寧剛剛在場上的表現,明明是打得好好的,突然就變成了無力還手,被華平羞辱著毆打,後來老六帶著那個丫鬟出現后,才開始了反攻。

難道,是他們挾持了蕭昭寧的丫鬟,來要挾她?

想起自己這個皇姐的手段,皇上越想越覺得憤怒,陰沉著一雙眸子,看向嘉陵,「皇姐,這事你怎麼說?」

嘉陵看著皇上的眼神,深知自己這個弟弟的疑心,自己這次是觸動了他的逆鱗了。不管怎麼樣,大笑皇帝的疑慮,獲得他的信任才是最重要的。

「皇弟明鑒,皇姐對於今天的事情實在是不知情啊,且不說這幾個士兵是不是皇姐府上的,就算是,府中人多事雜,皇姐又是個女人家,哪裡能人人都管得過來。」

言下之意就是她是個女人,一心操持家務,對於自己府中的親衛們都管束不過來,又談何像當年那樣把持權勢呢?

這時候一直隱藏在人群中的君天瀾站了出來,朝著皇上行了個禮說道,「父皇,依兒臣看,今天這事情確實是來得突然,皇姑母什麼身份的人,又怎麼會和一個丫鬟過不去,想來是幾個小卒想借著姑母的名頭為非作歹罷了。」

嘉陵聞言,感激的看向了君天瀾,君天瀾繼續說道,「姑母進京一次不容易,況且今日是難得的好日子,沒必要為了幾個小卒掃了興,也傷了情分。」

馮昭就料到君天瀾會站出來幫著嘉陵說話,他這個人一向是這樣,對每個人都溫和有禮,但是都是帶著目的接近。

嘉陵雖然現在退位了,但是當年的威信還在,在朝中的心腹還在,只要能夠獲得嘉陵的支持,這對於他的宏圖霸業來說,真的是可以事半功倍。

馮昭冷笑一聲,嘲諷的說道。

「賢王這話,是在說臣女的丫鬟就活該被欺負了?」

君天瀾轉過頭,毫不意外的就有看到了那個女子對著自己,鋒芒畢露,恨意涌動的表情,心中微微一頓。

「本王並無此意。」

「那你什麼意思?你們在這裡說了半天,都沒一個人站出來給我未來媳婦說話的,難道就不該還夏蟬一個公道?」

君無紀也開口了,馮昭聽見他在這眾人中一口一個未來媳婦本來心中是十分不悅,但是想到他是在給自己說話,也沒計較,反倒是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不得不說,君無紀今天不管是歪打正著也好,還是碰巧久了夏蟬也好,都是在關鍵時刻幫了她,不然按照華平的性子,自己肯定還要被打的更慘。

「夠了!」皇上呵斥到,深深的看了嘉陵一眼,下定決心的說道,「將這幾個罪犯押回京中,斬首示眾,老二,這件事就交給你去辦!」

一旁看戲的君連城聞言,喜上眉梢,連忙出列跪下,「是,父皇,兒臣定不辱使命。」

皇上揮手示意他去辦事,然後沉聲說道,「皇姐,既然你掌管府中事務已經自顧不暇,那府中私兵就減裁一半送到邊關吧!」

嘉陵聞言,滿眼的不可置信,皇上居然直接沒收了她一半的私兵?那是她給自己留的最後的保障啊!

「還有,以後皇姐進京,還是少帶些親衛吧,若是擔心不安全,朕會拍羽林衛來接應皇姐。」

說完,不理會嘉陵震驚憤怒的表情,站起身說道,「朕乏了,這比武就不看了,交給皇後主持吧!晚上晚宴朕再參加。」

皇后聞言,高興的應下,「臣妾恭送陛下!」

待皇上走遠,皇后得意洋洋的看著嘉陵,就差沒有拍手叫好了。這個嘉陵一直在她面前耀武揚威的樣子,連帶著養了個女兒也是飛揚跋扈的,她早就想打壓她了,奈何自己動不了她。

沒想到,今天她居然為了幫華平處置蕭昭寧,自己往槍口上撞了。說起來,她還真是該感謝蕭昭寧那個丫頭。

她看向人群中坐在蕭語晴旁邊的蕭昭寧,斂眉沉靜,眉間傲氣,端的是百年世家女的風範。對比旁邊雖然容顏嬌美的蕭語晴,皺著眉頭,拉起一張俏臉,蕭語晴就多了些小家子氣,少了些端莊大方。

可惜了,如果能夠讓自己的連城娶到蕭昭寧,那該多好啊,便宜了老六那個草包了。

而此時的那個草包著搖著一把玉扇,走到蕭語晴旁邊,拽的跟個二五八萬似的,「瞅什麼?沒眼力見?本皇子要挨著自己媳婦坐,你旁邊坐去!」

蕭語晴氣的笑臉發青,但是卻不能破口大罵,只得恨恨的瞪了馮昭一眼,起身讓開。

還真是個跋扈的草包皇子做派,皇后搖頭不再看他。

馮昭見四周的眼光都投到了自己身上,抬頭瞪他,「你過來幹什麼?不知道這是女眷坐席嗎?」

「喂。」君無紀皺眉,「我人也幫你救了,好話也幫你說了,你怎麼還這般不待見我?」

馮昭一噎,看著眼前放大的俊臉,一雙桃花眼撲閃撲閃的,「六皇子請自重!」

自重!他橫行皇宮京城這麼多年,還沒人要求過他自重,就這個蕭昭寧天天拿自己當蒼蠅似的不待見。

「我說你這人怎麼回事,你以前對本皇子可不是這般啊?真是越來越不討人喜歡了!」

馮昭冷笑:「既然昭寧不討人喜歡,那六皇子別喜歡就是。」

這話一出,馮昭就差點沒咬到自己的舌頭!

自己這是說的什麼話?說得好像自己像個小媳婦似的,在跟他撒嬌賭氣。

君無紀聞言,卻是樂的不得了,一把扇子搖啊搖,一雙桃花眼裡滿是揶揄,「本皇子就偏不,就是要喜歡你這彆扭勁!」

馮昭咬牙,不再理他。

「誒,你身上的傷要不要緊?處理了沒有?」

這點傷馮昭並不在意,況且適才春茗和夏蟬已經處理過了。

「不打緊,已經處理過了。」馮昭冷聲說道。

君無紀無辜的看著她,「你看,本皇子關心你,你都不領情。」

馮昭閉眼,忍住想要拂袖而去的衝動。

。 陳霜兒素來強勢,但此刻在李富真面前,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論個人能力,她是絲毫不弱於李富真的,但今天比較的,是對江山的佔有。

這點上,她完敗。

看了李富真一眼后,便氣呼呼的離開了。

陳霜兒離開之後,李富真臉上的耀武揚威,也隨之黯淡了下來。

作為女人,她是很理解陳霜兒的心情的。

陳霜兒妒忌她使用手段讓江山就範,她又何嘗不羨慕陳霜兒的無拘無束呢。

有關於陳霜兒的一切,江山和她說過的。

陳霜兒,家中獨女,從小就受盡萬千寵愛。

出來工作后,直接被江山捧為白頭鷹國分公司的總負責人,職權很大,錢也沒少拿,上頭還有江山庇護著,可謂是相當的滋潤了。

這些種種,都是李富真羨慕的模樣。

記住網址et

不像她,就只是一顆聯姻的棋子。

之所以給江山下藥,也是為了破壞聯姻的無奈之舉。

她並沒有因為和江山的一夜溫存,就充滿優越感,之所以表現出耀武揚威的樣子,也僅僅只是為了氣陳霜兒。

畢竟,陳霜兒各方面都比她滋潤,卻還因為她接近江山,而對她抱有敵意。

她自然要進行還擊,而和江山的一夜溫存,就是她最有殺傷力的反擊。

……

陳霜兒離開后沒一會兒,江山來到了李富真的面前。

看著李富真,他想起了什麼。

「我記得,昨天晚上,你遞給我一杯水,我喝了以後,我們就稀里糊塗的發生了關係。」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那杯水裡面,你放了東西。」

李富真看著江山的眼睛,微笑著點點頭,大方的承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