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對了,這兒還有羅克郡聖皇教會分會的十萬皇之銀債券。是我在上半年購入的,利息好像有五千以上了吧?」

看著這些本應該保管在教庭深處的羊皮紙一張張出現在眼前,左飛白直感覺極為不真實。

什麼時候連分教的所有地產都被靈譽幫給買過去了!?

「這肯定是假的!」

金紋護教第一個忍不住直接開口吼到。

「嘛,凡是不要這麼快下斷論吶,萬一這是真的呢?」

范伊靈以楚楚可憐的樣子撫手道:「上半年時候異教徒在城區內興起,為求自保當時貴教在羅克郡的分會高層,將這些地契和債券幾天內全部拋售,打算換取足夠的銀兩逃離羅克郡城。結果很遺憾,最終依舊被眾多異教徒聯合追捕,被火焰活生生在曠野上燒成灰燼了。」

沒來得及確認這些東西的左飛白心裡忽然發慌。

聖皇教會確實是個能讓帝國層面忌憚的勢力沒錯,卻仍舊在貝格烈帝國的管束下。

若不然教皇也不必為了要回鎮教之寶和皇室進行多次談判。

更何況此地還是有邊境掌控軍權、和靈譽幫與大魔法師轉世都有染嫌疑的伯爵領地。

靈譽幫抓著這些地契不放,他們聖皇教會很可能在羅克郡城內連住的地方都沒有!

「你到底有什麼事要和我教討論?」

稍微穩下心神,左飛白想起對方前不久說的話認為還有迴旋餘地。

同時也在暗中大罵上任持掌此地的主教,竟然連教庭的地契都賣了,就這麼對教皇大人沒信心嗎!

算是死有餘辜!

「我的意思嘛,就是咱們雙方不要鬧得那麼僵。畢竟我們幫派下還有不少記名成員信仰著永生之皇。」

將這些被主祭死死盯著,像是一頭餓狼看見肥羊的地契好好收起,年輕的幫主說:「但地契是絕對不會無償還給你們的,我們靈譽幫是做生意的,從不做虧本買賣,你說是吧?」

「我教可以出錢重新購回。」

其他產業的地契可以暫時捨棄,教庭絕對不能落入別人手裡。

聽見左飛白沉聲接近威脅的語調,范伊靈不由發出銀鈴般的笑聲:「抱歉,抱歉,您好像誤會了什麼。且不說這份地契當時拍賣已經賣到了四萬兩白銀,唔,我記得是支付了兩萬多枚皇之金來著,總之那可是大出血啊。以貴教如今的財力,就是還了這十萬皇之銀的債券都是難事吧?」

左飛白嘴角瘋狂抽搐。

沒錯,對方確實說得沒錯。

他作為神職人員對房屋銷售等東西一概不知,不過對金錢的衡量很有一手。

別說是購回教庭的兩萬枚以上的皇之金,十萬皇之銀就是在衛伊城的教會看來都是一筆不菲的支出。

更何況現在羅克郡城內能賺錢的產業盡數被靈譽幫收購,信徒們能上繳的錢極為有限。

如果不然教皇拿出重建克里蒂安的預算來支援,把左飛白和一眾護教賣在這兒也收不回這些產業。

「所以吶,我這邊有一個很好的建議。」

完全佔據主動權的靈譽幫幫主說:「我們幫派可以把教庭所屬的位置暫時租借給你們,前提是不許你們再以任何形式收取信徒的錢財。因為很大一部分聖皇教會的信徒在前段時間的打壓里已經被迫進入貧民區,即使信仰再如何瘋狂,我都不允許他們以出賣自己生活必須條件為代價為你們打白工。」

在產業皆無的情況下還要限制教會對信徒錢財的收斂,這不是明擺著要斷絕自己的資金來源嗎。

左飛白忽然意識到眼前的小丫頭或許比想象中要厲害很多,能在無聲無息將達成這種讓他作為主祭無法拒絕的提案。

深思熟慮,權衡昨天在羅克郡了解到的局勢,左飛白極為不情願地答應下對方的條件:「可以,我能以主祭的身份承諾。羅克郡聖皇教會分教不會以任何形式收取信徒的一分一毫。」

「若是違背了,這份地契會完全與你們決裂哦?」

范伊靈笑著招招手,有位侍立在身邊的武者將早就準備好的合約帶了上來。

「哦,我這兒還有你們教會的印章,當是個添頭,白送給你們啦!」

接過那紅色印章,主祭直感覺氣出淤血。 臨近年關,白天的京城很是熱鬧。

一大清早,東街上便熱鬧非凡。即便昨夜才下了雪,也阻擋不了百姓們擺攤買賣的熱情。琳琅滿目的年貨讓人眼花繚亂。

蘇情婉想起來柳永在《望海潮.東南形勝》中所寫的詩句:「市列珠璣,戶盈羅琦競豪奢。」如今看這大順的都城,也不落後於當年宋朝的景象。

忘川的眼睛里都是星星:「小姐以前喜靜,從來不肯上街多走幾步,如今倒是轉了性子,不過奴婢覺得這樣才好嘛。」

聞言,蘇情婉愣了一下,她笑著摸了摸忘川的小腦袋:「哈哈,我家小忘川永遠是會說話的那個。

走了許久后,蘇情婉眼尖的看到了一個攤位:「李記小吃的酒釀湯圓十分好吃,忘川,去買點回來。」

忘川有些不樂意:「這大冬天的,小姐吃什麼酒釀湯圓啊。」

見到自己丫鬟嘟囔嘴的樣子,蘇情婉「噗嗤」一聲笑了,她從懷裡掏出來一把碎銀:「這些都是賞你的。」

看到忘川屁顛屁顛遠去的背影,蘇清婉忍不住笑罵了一聲:「真是個小財迷。」

卻未料有人在她身後拍了一下,蘇情婉警惕的回過頭,只瞧見了一個瞎眼的老頭。

她退了一步:「老人家想做什麼?」

那老頭倒也沒什麼反應,一張老臉上溝壑縱橫:「小姑娘,我瞧你面相不似凡人,不如讓老夫仔細看看?」

蘇情婉險些被他的話給氣樂了:「您都是個瞎子了,還怎麼看我面相?」

卻見這人搖了搖頭:「小姑娘,話不是這樣說的,這風水易術並不是只通過眼睛去看。」

「小姑娘啊,老夫說件事情,不知道你願不願意聽?」

蘇情婉正好有些無聊,她的臉上帶了些漫不經心:「什麼?願聞其詳。」

大街上叫賣的聲音此起彼伏,太平坊的豆沙糕、還有城東的泰安煎餅都挑到了路面上供百姓挑選。

「來喲,龍鬚酥只要五文錢!」

老者輕輕一笑:「這重活一世的感覺如何?」

本來蘇情婉並不在意這個老人,在她看來,卦象什麼的很少有人能鑽研明白,卻未料到東街上一個普通的老頭都看穿了她的身份!

只是蘇情婉不動聲色的回復道:「老人家,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明白。」

「哈哈哈哈,小姑娘家的警惕些也是好的,只是這件事情你自己心裡明白,借屍還魂的事情啊,總歸有些不踏實吧?」

街上的行人都忙著採購年貨,並無人注意到這對奇怪的組合。蘇情婉沉默了一會,才嘆了口氣:「老人家,這件事情我是身不由己,那您倒是說說,應該怎麼辦才好?」

面前的人聲音低沉了許多:「你啊,倒也不用在意這麼多事情,以後的路看一步走一步就好,切記不要過於貪心,魚與熊掌不可兼得。」

這話說的很隱晦,不過蘇情婉幾乎在一瞬之間就明白了老者的意思:「您是說……我的家,回不去了?」

「哈哈哈,小姑娘聰明的很啊,重生也是一大奇事,老夫活了這麼久,都看不穿你的面相。想必你也是老天保佑之人,順從自己的本心就好。」

說罷,他裹緊了身上破爛的棉衣,轉身就離開了。

蘇情婉呆愣了一會,才追了上去:「老人家,老人家,你等等,我還沒給銀錢呢。」

那老人轉身而立,如同雪地中的一棵松樹一樣:「雖然說易不送卦,但老夫活了這麼大歲數,該遭的罪也都遭了,不差這一次了。」

「小姑娘啊,這大概是你我二人第一次見面,也是最後一次見面了。」

這是蘇情婉來到這個世界后,第一次長時間的走神。

直到忘川抱著她的手臂直搖晃:「小姐,小姐,暗一剛才過來找我,說王爺在街東頭等您呢。」

攝政王?蘇情婉眨巴了下眼睛,這才回過神來。

「王爺找我做什麼?」

忘川悄悄的吐了吐舌頭,扮了個鬼臉:「小姐,您自己過去吧,奴婢就不打擾,咳咳,二位的雅興了。」

這話氣的蘇情婉立馬給這丫頭頭上來了個栗子:「說什麼呢臭丫頭!」

不過,她很快敏銳的發現,不遠處有一道目光正緊緊注視著自己。不知怎的,蘇情婉臉上竟然有了些羞意。

葉流雲看著自家未婚妻紅撲撲的臉龐,拚命忍住了上去捏一把的衝動:「今日天氣可不暖和,你怎麼不多穿一點?」

說著,便將身上的狐裘大衣脫下,披在了蘇情婉的身上。

蘇情婉慌忙擺手拒絕,只是那狐裘上帶了葉流雲的溫度,她話到嘴邊竟然止住了。

自己可真是個老色胚!

葉流雲見到蘇情婉的窘態,忍不住輕輕笑了一聲:「暗一說你今日出來逛街,本王便馬不停蹄的趕了過來,你猜猜,本王準備了什麼好東西?」

蘇情婉有些疑惑的睜大了眼睛:「難不成是幾萬兩銀子?」

這話說的,葉流雲險些笑噴了出來:「你怎麼眼裡只有錢呢?」

蘇情婉的頭差點搖成了撥浪鼓:「那我就不知道了,王爺好東西這麼多,送我什麼都高興。」

聞言,葉流雲嘆了口氣:「婉婉,這是我母親留下的戒指,雖然不貴重,但也是本王的一片心意。」

蘇情婉對珠寶不識貨,只覺得這個白玉戒指普普通通,因而便心安理得的拿了起來。

不遠處潛伏的暗一和暗二睜大的雙眼。

暗二的聲音有些訝異:「這,這不是咱家主子調動暗衛的信物嗎?」

暗一搖了搖頭,似乎是有些感慨:「主子終究是有了喜歡的人啊,暗二,你瞧著,日後在王府里,沒人能撼動蘇家三小姐的地位。」

暗二覺得有些道理,他不善言辭,只是沉默的點了點頭。

蘇情婉並不知道這戒指的珍貴之處,她歪頭笑著說道:「謝謝王爺啊,情婉今天走的急了,也沒什麼送的出手的東西。」

葉流雲靜靜的看著她:「本王只願你平安喜樂才好。」「阿力阿辛,我們繼續走。」

阿莎蕊雅低聲道,好像是對阿力阿辛說,實際上只是更多的是對自己說。

她沒想到沒有在魔都見到他,卻在古都意外地見到了。

阿力和阿辛疑惑了,他們不正在走嗎?

阿莎蕊雅一咬牙,突然加快了步伐,迅速地與迎面而來的獨眼紫毛擦肩而過。

《全職法師之從亡靈開始》第259章獨眼紫毛 溫惜去了晏城。

進組了一部現代奇幻電影《昨日拂煙》

這是聞萊的新作品,可以說也是她的一次新的嘗試,如果票房不錯的話,她就成功的轉型,不被固定。對於這一步作品,她也是很滿意的,算是一部群像電影,有主要的男女主,男女主的形象人設設計的也很鮮明,一看就是標準的『聞萊』風格,合作的導演更是聞萊的老朋友許華箐,國內一線女導演。

不過許華菁之前導演的作品偏向於電視劇多一點,導演電影,也算是她的一個新突破。

溫惜就是客串一個叫做莫西的角色,這個角色是女主的姐姐。

姐姐的鏡頭在整部電影中,就出現過幾筆,但是確實一個靈魂角色。

這部電影的女主是當紅影后蘇心影,蘇心影算是農村出身一路闖蕩過來現在已經30來歲了,靠著一部文藝片《秘密》一舉奪得影后位置,不過這兩年人比較低調,但是也一直默默的拍攝作品,不過她拍的作品,幾乎都沒有播出,有的是因為男主的緣故,有的是因為配角的緣故,都沒有來得及播出。

蘇心影本人也很著急,拿了影后都兩年了,拍了三四部作品,但是一部播出的都沒有。

但是她著急也沒有辦法,因為班底配置因為合作演員,她已經吃了很多虧了。

因此,有對家放出黑通稿來說她運氣不好,拍出來的劇都會被壓著。

搞得有幾個月她都接不到合適的劇本。

這次進組了聞萊的《昨日拂煙》,聞萊的劇本是不錯的,導演也靠譜。不過導演畢竟是電視劇的導演,電影作品不多,但是聞萊的劇本質量是過關的,蘇心影壓低了自己的片酬,這才拿到這個資源。

聽說飾演她姐姐的角色的是溫惜,就是春節檔票房的黑馬女主,她其實有些不滿意的。

畢竟溫惜比自己年輕,萬一風頭壓過了自己。

但是經紀人勸說蘇心影,「心影啊,溫惜就幾分鐘的鏡頭,就拍三天,是客串的。怎麼會壓過你,不要多想了,明天就是跟她的對手戲,一上午都是,你好好準備,你可是影后啊,她才是一個新人,你怕什麼?」

蘇心影雖然是影后,但是拍了十幾部電影,加起來票房都沒有溫惜的一部《無名之路》高,她自然是有些心急的,畢竟年輕藝人現在都做出來比較不錯的電影,自己已經三十歲了還在原地踏步不說,作品也被壓得播不出來。

《昨日拂煙》剛剛開拍。

溫惜也剛剛進組,晚上的時候見了一眼聞萊,吃了飯,她表示期待溫惜的加入。

並且跟溫惜講解了劇本講解了這部戲的角色,著重講了溫惜現在的角色。

溫惜已經在路上看完了劇本,對這部戲也有了充分的了解,她雖然是來客串的,但是她做事風格就是嚴謹盡心,雖然是來客串的,但是也是把整個劇本都粗略的看了一般,了解了全部的人設。

跟聞萊舉杯,喝了一杯酒。翌日。

「唉?退學??」

課間,龍傲天和凌霄瀟雙雙呆若木雞的看著楊嘉。

楊嘉在收拾東西,心平氣和的說:「昂,今天上午的交流課上完,我就要退學了。今後,一三班就靠你們了。」

「為什麼?!你才入學一個月吧?」凌霄瀟最激動,一把抓住了楊嘉的手。

楊嘉笑

《地下城的一千萬種活法》一九一:太過分的白嫖 後來發生的事情自然就清晰起來。為了證明自己,歐申納斯去當海賊覺醒霸王色,湯姆也離開魚人島,來到七水之都拜師學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