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位大人是想插手親軍事務嗎?」

「這可是死罪啊!」

這時候,一道幽幽的聲音突然響起。

所有的文官頓時臉色一變,紛紛朝聲音的來源望去。

英國公張維賢!

看到說話的人是張維賢,文官們都愣了一下,畢竟這位平日裏可是低調得很,沒有必要,這位可是能不開口就不開口的。

不過劉一璟幾人很快也就反應了過來,連忙解釋道:「陛下明鑒,臣等絕無插手親軍之意。」

同時心中對張維賢恨得牙痒痒,這是在給他們挖坑啊!

插手親軍,這讓朱由校怎麼看他們!

「既然諸位大人沒有意見,那麼便由內閣擬旨,兵部配合,儘早將騰驤四衛的戰鬥力恢復吧。」

龍椅上,朱由校淡然道,張維賢那邊自然是曹毅早就溝通好的,畢竟想要插手兵部,肯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必須先分散文官們的注意力!

「臣等遵旨!」

聽到朱由校的話,劉一璟等人只能老老實實地應道。

也不敢說各地衛所抽不出二十萬精兵,真說了,朱由校不發飈才有鬼,也不用等別人謀划兵部了,朱由校就能將兵部從上到下,一擼到底,畢竟各地衛所的訓練是兵部在管的。

7017k 葉瓷冷冷勾起紅唇,笑容冷冽。

她這位母親當真是恨不得將她踩進了泥濘之中。

只為了給君歡鋪路,她就能做到這等地步嗎?

巫菀眉頭緊擰,心疼得幾乎要窒息。

李順遇到底要做什麼。

她來這麼一手幾乎是毀掉了阿瓷跟曉峰兩個人。

「阿瓷,奶奶錯了,奶奶不該把你媽留下來的。」巫菀臉色煞白,悔恨不已。

她再次狠狠剜了君懷一眼。

君懷自知做了錯事,漲紅了一張臉,手足無措地說:

「我只是覺得她可憐,誰知道……」

「爺爺,有句話叫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葉瓷聲音毫無起伏,態度冷淡道:

「在你把她留下來的時候,就該知道有什麼樣的後果。」

君懷閉了嘴,不敢再狡辯。

的確是他沒有考慮周全。

巫菀慢慢冷靜了下來問:

「阿瓷,我覺得這件事還有蹊蹺,你說你那媽媽腦子不甚清醒,可她又是哪裏來的手段能進入曉峰住的地方。」

君懷也瞪大了眼睛,「對啊,而且那門明顯就沒有被外力破壞過的痕迹。」

葉瓷點了點,極為平靜地分析:

「依照她的腦迴路,恐怕也想不出來,藉著跟我吵架做掩飾,然後去下毒的主意。」

「她腦子裏進的水比腦漿都多,這麼周密的計劃,她就是想破了天都想不出來。」

向來嘴上不饒人的巫菀,聽到自家冷冷清清的孫女說出這麼厲害的話來愣了愣。

她又有些恍然,沉聲說:

「阿瓷的意思是,剛才在餐廳里,她是故意跟你吵起來的。」

「顯而易見。」葉瓷眉梢微挑。

巫菀幾個向來不喜歡李順遇,知曉她被氣跑了,短時間內是不會去管她的。

她正好利用這段時間,進了君曉峰住的地方,在他的葯里動手腳。

要不是李順遇今天那上趕着找罵的行為及她身上那淡淡的葯香。

她也不會起了疑心。

她倒是沒想到,這位母親大人作死的能力這麼強。

巫菀眉心緊擰,幾乎可以夾死蚊子。

她沉怒道:

「這件事要對舒丹跟君臨說說,不能瞞着。但李順遇是不能再留在這裏了……」

說罷,她帶着歉意看向葉瓷。

葉瓷好整以暇,「您不會以為我捨不得她吧?」

想到李順遇做的那些事情。

巫菀長嘆了一口氣。

李順遇這是要把她的兒子女兒都給得罪光了。

葉瓷順手將藥瓶放回到了原位,冷冰冰地說:

「先出去吧,暫時不要打草驚蛇,說不定這次能順着李順遇把她身後的人給找出來。」

「對。」巫菀點了點頭。

剛才她在怒頭上,倒是沒有想這麼多。

李順遇這次直接出手,可見她背後的那個人也已經按捺不住要露出馬腳來了。

這個時候,自然是能揪出她背後的人為好。

把東西放好,葉瓷就率先出了君曉峰的住所。

巫菀盯着她的背影有心想安慰她。

但又莫名覺得阿瓷並不需要。

正在巫菀欲言又止之際。

她兜里的手機忽然就響了起來。

巫菀看了眼來電顯示,揚聲道:

「阿瓷,是榮太太打來的。」

見葉瓷駐足,她這才點了接聽鍵。

「是君老太太嗎,我是榮源的妻子啊。」榮太太暗含了笑意的聲音傳來。

巫菀眉心皺得越發厲害,說話的嗓音不變,沉聲問:

「榮太太請問你有什麼事嗎?」

榮太太被巫菀高高在上的態度,激得怒火直竄。

但她一想到可以出氣,又生生忍了下去,柔聲說:

「是這樣的,前段時間我們不是說要跟阿瓷談談股份的事情嗎。」

「但上次我們那合同出了些紕漏,這次合同已經完善好了,我想請阿瓷出來再談談細節。」

巫菀摁的是揚聲模式。

榮太太的話也一字不差地落進了葉瓷耳中。

巫菀下意識抬頭望向葉瓷。

見她微微頷首,這才說:

「嗯,那就重新約個時間地點吧。」

榮太太達到了目的,倒也不去計較巫菀的態度,忙柔聲說:

「好的。」

。 0546入城

「這是……?」

歐陽芊雪欣喜若狂,她對於聲樂是很痴迷的,幾乎各種樂器都很精通。

但是關於音功方面的武技,實在是太少太罕見了,讓她也很無奈。

可現在峰迴路轉,歐陽慧倫竟然隨隨便便拿出了一本,這可是無價之寶啊!

歐陽芊雪連忙欣喜的收好,滿眼都是小星星的望著自己的八哥……

接連兩日的飛行。

一座城池終於浮現在歐陽慧倫等人的眼前,它並不宏偉,顯得很破舊,城牆很古老,根本就不是這個年代建立起來的。

王城!

這是武聖秘境內唯二的兩座城池之一,充斥著古老的氣息,是很久以前留下來的。

「唰」

歐陽慧倫從風徐火鵰隼身上落了下來后急忙一把將金麻雀塞進了懷中。

這貨太惹眼了,如今在整個武聖秘境內,都是談鳥色變。

如果它出現在王城的話,難保不會有人圍毆他們。

至於,風徐火鵰隼是不用收起來了,相對來說,它沒那麼扎眼。

畢竟,這武聖秘境內也有不少的風徐火鵰隼,總不能說,這隻就是「打劫四人幫」中的一個吧。

豬剛鬣也不用管它,早在落下來前便化成了人身,而打劫時用的是本體樣子。

「每人十株靈藥!」

在那城門外,兩位年輕人睜開了眼睛,直接伸手了。

他們是守城人,每一個想要進入王城的人,都必須要交的。

否則,整個王城都是人了,這也是一種限制。

對此,歐陽慧倫這一路上,也被金麻雀給嘮叨過了。

所以,他很爽快的拿出了三十株靈藥,現如今他不缺靈藥,光是打劫來的就有上萬株。

當然,這都是他煉丹的基礎,以後晉級,都要靠這些靈藥練手的。

「進去吧!」

其中一人眼皮都不抬,揮手道放行。

歐陽慧倫淡淡地睨了一眼那兩位,發現他們氣息很內斂,絕對是半步生死境的人物。

在武聖秘境中,這樣的人物就是天花板的存在了,這讓他不得不警惕起來。

這座王城竟然派駐兩個半步生死境守城門!

「走吧!」

歐陽慧倫一揮手,帶著眾人進入了王城。

相比湖心寨,王城沒有那麼熱鬧,但是街道上,每一個武修都是高階三化境,就連九重的三化境都不止一位。

顯然,王城不是一般武修可以進來的;更何況,還要穿過幾座山脈,才能走到這裡,一般的武修是做不到的。

「先尋找住處,然後,我們去拍賣會。」

對於王城的一些情況,歐陽慧倫已經很清楚了,在這裡,不管去什麼地方,都是以靈藥、靈草來交換的,而一些珍貴的寶物,更是要以物換物。

歐陽慧倫他們選擇了一處小院子,在王城最邊沿的地帶,這裡有點偏僻。

一座小院子卻顯得很幽靜,但是價格卻貴的離譜。

「五千株靈藥!」

這是一個驚人的數字,不要說三化境了,就是一般的半步生死境都出不起這個價格,但是歐陽慧倫等人卻是一個例外。

「雖然貴了點,但是也值了。」

歐陽慧倫一咬牙,取出了一個儲物戒,裡面裝滿了整整五千株靈草、靈藥,交給了這個小院子原先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