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就不打擾你們了,明天晚上,期待你們的光臨!」

韓玲倒也識趣,簡單的跟沈卿月寒暄兩句,快速離去。

光臨?

光臨哪裏?

林羽疑惑的看着韓玲的背影。

他正準備向沈卿月詢問的時候,沈卿月卻已上前挽住他的胳膊,盈盈笑道:「我剛準備給你打電話呢,沒想到你卻不聲不響的跑來了。」

「給我打電話?」

林羽稍稍詫異,不過很快反應過來,笑着問道:「是為了剛才那位韓小姐說的事?」

「嗯。」

沈卿月點頭,挽著林羽的胳膊走進辦公室,「明天晚上,有個在省城浦寧舉辦的大型拍賣會,剛才那位韓小姐,就是來給我們送請帖的,邀請我們去參加拍賣會,我剛想打電話問問你的意思。」

拍賣會?

林羽微微皺眉,很快,臉色又恢復正常。

老實說,他對這些拍賣會沒有任何興趣。

不過,沈卿月明顯是想去看看的。

不然,她直接就拒絕剛才那位韓小姐了,不會還想問自己的意思。

想到這裏,林羽立即露出笑容,「那就去看看吧。」

「你可別勉強喲。」

沈卿月挽着他的手臂坐下,「要是你不想去,我給韓小姐打個電話就行了。」

「沒事兒,去吧!反正,浦寧離江北又不遠。」林羽輕輕一笑。

正說話間,林羽卻注意到茶几上的宣傳冊。

順手拿起來一看,才發現是這正是拍賣會的宣傳冊。

上面附有參與拍賣的拍品,還有關於拍品的介紹。

拍品很多,大多都是些珠寶古董之類的東西。

隨意的翻看幾眼,林羽心中已經有數。

想來,她應該是看上某件珠寶了吧?

既然她喜歡,那就去拍下來送給她吧!

「你確定要去?」沈卿月再次跟他確認。

「當然確定!」林羽不假思索的回道。

「行,那我等下就給韓小姐答覆。」

沈卿月露出開心的笑容,又道:「如果要去的話,讓閻蟬跟我們一起去吧!我看她一直悶悶不樂的,咱們順道帶她出去散散心。」

林羽想了想,點頭道:「沒問題!不過,既然要散心,咱們就早點趕去浦寧吧,還能在那邊逛逛!你這邊要是沒事,咱們現在就出發。」

沈卿月稍稍一想,馬上答應。唐銀面色不變,就這麼看着對面的唐虎,同時周圍的噼里啪啦聲音越來越大。

唐虎覺得等不了了,舉著昊天錘就向著唐銀衝來,只要他近身,那他就贏了。

七長老止不住的點頭,唐虎的經驗還是很豐富的,相對而言對面的小兔崽子雖然魂技好像很厲害的樣子,就是腦子好像不怎麼聰明。

唐銀看到

《諸天:提前了十萬年簽到當魂獸》第一百七十五章叔叔怎麼會是壞人呢(為青酒醉伊人盟主的加更) 「怎麼樣竹清?新的魂環感覺如何?」

在回家的路上,夏天靈關切的詢問著。

先前朱竹清醒來,夏天靈確認了她身體無礙之後便邀請唐三等人一起回家吃飯。

雖然現在他還不能確定朱竹清自我誕生的這個魂環到底是偶然還是必然,是否有可複製性。

但至少觀測到了誕生過程,記錄了數據,可以給日後的研究道路做一些參考。

斗羅大陸不能再走原著中的老路。

魂靈不過也僅僅是強行給魂師這一職業續命的一種手段,並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打破必須用魂環突破瓶頸的限制,用人造、甚至是自產魂環魂骨增強多樣性才是武魂體系的出路。

「嗯……感覺還不錯,有了一個很適合我的魂技。」

朱竹清顯得有些心不在焉,明顯在想其他的事情。

比如說,老傑克會不會喜歡她這個孫媳婦之類的。

接下來這可就是要去見家長了!

也難免朱竹清會緊張。

看到她這副緊張兮兮的樣子,夏天靈笑著摸了摸她的頭。

「好了好了,我爺爺他人很好的。剛才老師也說了,她對你很滿意,有什麼好緊張的。」

「嗯……」

朱竹清嘴上答應著,但實際上心裡還是有些忐忑。

也就是他們一行人走的是小路。

這副模樣要是被之前看比賽的觀眾們看到了,一定又是一個勁爆的話題。

震驚,究竟是什麼事情讓武魂殿十四歲的天才少女魂王如此緊張?

就在他們幾個往家走的時候,來自星羅帝國的一伙人也找上了戴沐白,將他從皇斗學院即將回程的隊伍中留了下來。

不是別人,正是朱竹清的姐姐朱竹雲。

在先前夏天靈和朱竹清現場表白的時候,朱竹雲的內心就已經活泛了起來。

她的好妹妹跟武魂殿聖子情投意合,朱家想必也不可能再來找武魂殿的麻煩。

那麼她的機會這不就來了。

她雖然已經跟戴維斯纏綿已久,但誰都能看得出來,下一任白虎大帝大概率要落在戴沐白的頭上。

倒不如先行交好於他為妙。

反正兩家每一代只要保證皇帝和皇后能施展幽冥白虎就行了。

至於跟誰?

那重要嗎?

戴沐白先前還處於昏迷狀態,沒有聽到夏天靈辯駁玉小剛的場面。

被救醒的他發現自己竟然被星羅帝國的人包圍了,當即就要武魂附體準備搏命,被朱竹雲眼疾手快攔了下來。

當他細細聽過先前事情經過的時候,戴沐白勃然大怒。

怒罵夏天靈欺人太甚,竟然如此對待自己的老師。

顯然,戴沐白並不認為玉小剛的理論有問題,一定是武魂殿在抹黑他的老師。

他不正是在玉小剛的指導下才得到了羅剎神的神考嗎?

如果羅剎神考能說話,那它一定會說:

「玉小剛何許人也?真不熟。別想太多,就是隨便找了個恨意深沉天賦還湊合的人作為目標而已,真別想太多了。」

但是戴沐白不知道。

他就一個勁的認為:一定是玉小剛的功勞才讓自己獲得了現在的成就。

有些人就是這樣,他完全聽不進去別人的勸誡,只會相信自己願意相信的。

一番利益權衡下來,朱竹雲和戴沐白達成了共同干翻戴維斯的小目標。

推翻武魂殿「邪惡」統治的大目標。

因此,星羅帝國的這幫人在半夜夜深人靜的時候,把已經陷入瀕死的玉小剛給拖了回來。

全力救治之下保住了一條命。

如果玉小剛不是魂師,早就已經死了。

哪怕是被治療系魂師高強度的治療過後,現在的他也稱得上是重度殘疾。

左臂消失,右手消失。

牙齒掉了大半,還沒了舌頭,變成了半個啞巴。

某些男人該有的生理系統也缺失了那麼一兩。

清醒過來的玉小剛精神都有些不太正常。

確實,換成誰在那種狀態下被丟在城門口,被來來往往的行人和魂師戳著脊梁骨罵都嘚崩潰。

這一下,他的臉已經丟到了整個魂師界中。

只要不是深山老林里不接觸他人的魂師,都會在未來幾個月中聽到他玉小剛的「光輝事迹」。

他的事迹甚至會被編纂成史書,永遠的被釘在恥辱柱上,用於警醒後人。

曾經是藍電霸王龍宗宗主的兒子,身份高貴。

現在卻是一個生活不能自理的殘疾人,一個徹徹底底的笑話。

這種落差簡直太大了。

就連玉小剛都接受不了這樣的打擊,恨不得直接自殺算了。

「老師,老師您怎麼樣了?」

看著玉小剛終於脫離了生命危險醒來,戴沐白拖著虛弱的身子上前探望。

玉小剛看了看他,雙目無神的搖了搖頭。

他本來想說自己沒事,結果發現沒了舌頭。

現在的他暫時無法說話,只能發出十分模糊的聲音。

戴沐白通紅著眼睛,雙眼流淚。

大聲道:「老師您絕不是廢物,您還有我!他們不相信您的理論,我信!您跟我回星羅帝國吧!等我登上帝位,到時候您就是帝師!我一定傾盡全力治好您!」

玉小剛艱難的點了點頭,發出了幾個氣音。

看著自己老師這個樣子,戴沐白仰天怒吼。

「老師您放心,夏天靈我必殺之!武魂殿我必殺之!我星羅帝國與武魂殿不共戴天!不報此仇,我戴沐白誓不為人!」

聽著自己這位弟子慷慨激昂的發誓,玉小剛的眼神里似乎恢復了幾分神采。

如果不是戴沐白一直在鼓勵他、勸導他,玉小剛怕是真的就直接自殺了。

眼見戴沐白口口聲聲的說相信自己的理論,相信自己的武魂十大核心競爭力,並且還要請自己到星羅帝國去治好自己,請自己出任帝師。

玉小剛似乎又重拾了信心,心中又燃起來了一團火。

他的弟子還相信他,還需要他!

他要帶領星羅帝國崛起,打敗「邪惡」的武魂殿,將夏天靈徹底踩在腳下,證明自己不是廢物!

柳二龍!

比比東!

你們兩個賤貨!

我玉小剛記住你們了!

到時候等我攻破武魂殿的那一天,你們都要跪下來搖尾乞憐!

躺在病床上的玉小剛似乎已經看到了那一天,眼神里燃燒著熊熊大火。

至於他到底能不能幫助戴沐白帶領星羅帝國崛起……

大概就只有天知道了。

玉小剛iscoming。

星羅帝國【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