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木朔茂:嗯?小姑娘你認識卡卡西?】

【野員琳:認識,前輩您是?對了,你是卡卡西的父親朔茂大人。】

旗木朔茂聞言,有點想不起來這個小丫頭是誰。

還不等幾人反應,外界的屏幕開始播放最後一個cg。

開了視野的群員也看到了畫面。

【野原琳:這是什麼?】

【宇智波泉:這好像是鼬的家!不過那個大屏幕又是怎麼回事?】

【群主:好了,你們兩個別說話安靜看視頻。】

【畫面展開,宇智波族地宇智波鼬的家,鼬拿着護額悲傷的在回憶著過去,cg像走入了這個男孩的心中一樣。】

【「生命會誕生。」】

【「生命會死亡!」】

【在鼬的回憶里他剛剛成為木葉下忍,走陽光明媚的木葉村中,鼬仰慕的看着他的父親,這個時候他的父親還備受村民的喜愛。】

【一路走過去都有木葉的村民給他打招呼,他也笑着回應,一派和睦。】

某些村民也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

「我記得那個時候富岳隊長還很溫柔的和我們打招呼,九尾之亂的時候善意的組織我們撤離。」

「是啊!那個時候真的很美好,只是……」

「只是後來好像是警衛隊抓了一個人,把他拖累了吧!」

「真是好可惜,明明那麼一個優秀的前輩死在了自己的兒子手裏。」

「更可笑的是看裏面的他們父慈子孝。」

【回憶里富岳板着臉說道:「我們一族搬離村子中心已經三年了,好久沒和你怎麼快樂的走在大街上了。」】

【鼬笑了笑:「我已經是下忍可以執行任務了。」】

【「高層迫使宇智波失勢的做法,時至今日,任讓許多人不滿!這你也很清楚吧?」宇智波富岳淡然的對年僅七歲的鼬說道。】

【宇智波富岳抱手嚴肅的說道:「有朝一日我們會拿回失去的權威,從黑暗中回到陽光下!」】

【而鼬善意的提醒富岳:「爸爸,你看!」從畫面里展現的是一個個善良友善的木葉居民,而富岳又一次善意的打招呼。】

此刻畫面和剛剛富岳的話行成鮮明的對比,一個是充滿野心又隱忍的宇智波族長,另一邊是善良友善的木葉村民。

【宇智波止水:鼬,真的很溫柔啊!】

【千手扉間:笑死了,富岳小子。宇智波一族如果帶着這種想法是一輩子別想走入木葉高層。】

【你們本來就是陽光下的人,是你們自己走入了極端。】

【千手柱間:富岳把村子想的太黑暗了,雖然現在的村子有點黑暗但你這想法就有問題。】

【宇智波斑:老夫要笑死了,富岳小子多大的人還如此幼稚。】

【九尾眼睛上那麼大一個三勾玉,你以為村子會那麼容易信任你們?】

【宇智波富岳:……】

不知道為什麼在幾位大佬面前說這種話好羞恥呢?

【畫面繼續展開父子倆親切的交流着,富岳在不斷打招呼,鼬情不自禁的微微一笑。】

【這笑的宇智波富岳老臉一紅的問道:「你笑什麼?」】

【宇智波鼬仰頭迷着眼睛笑道:「爸爸也是宇智波的頭面人物,能和爸爸走在一起,我也覺得很驕傲。」】

【聞言,宇智波富岳方塊臉上線條都柔和了幾分,心裏不斷想平靜下來,可就是嘴角止不住的勾起,露出十分享用的表情。】

【「別恭維我,你想要什麼給你買吧!」】

此刻屏幕對他傲嬌的表情來了一個特寫,這一瞬間群里的懂富岳的群內大佬都笑翻了。

沒想到這副本主人太會玩了,在給他們一次驚嚇以後來了怎麼一波。

【日向日差:哈哈哈,我認識富岳那麼久,從未見過他如此傲嬌的場面。】

【旗木朔茂:宇智波一族,好像都很傲嬌啊!】

【不過,富岳小子的這副樣子還是想笑那副明明心裏很拒絕可身體就是不由自主的……哈哈。】

【千手扉間:今天老夫要被宇智波一族逗死,哈哈。】

【你看富岳小子背後那個木葉居民都被嚇到了,真是逗。】

【宇智波斑:……】

【宇智波泉奈:這樣的宇智波毀滅好像比較好一點。】

【宇智波美琴:哈哈,真卡哇伊!好久沒看到夫君怎麼傲嬌的笑了。】

【漩渦玖辛奈:哈嘻嘻哈,美琴你家富岳真卡哇伊!】

【野原琳:的確,這個叫富岳族長看起來很卡哇伊!】

【宇智波泉:我也沒見過隊長,呵哈……卡哇伊!】

【對不起隊長,我檢討,可就像想笑。】

此時,外界宇智波富岳的身體就像被雷霆擊中一般不停的顫抖,在哪黑色漆黑的氛圍中,隱隱約約聽到他在絕望的喃語。

「達咩,達咩,達咩喲!」

「住口,你們都住口,不要說可愛了,不要再說可愛了。」

波風水門都快笑死了,沒想到有一天他們居然看到了富岳這搞笑的一幕都把剛剛的驚慌給衝散了。

這宇智波的黑歷史可真是看都看不完。

某些知道富岳或者認識富岳這個人的隊員都掩嘴偷笑。

「哈哈,這是富岳隊長嗎?」

「可能是當父親會變吧!哈哈哈!」

尤其是日向日足,他真的沒想到富岳那一副誰都欠他幾百塊的臉下面居然會露出這樣一個畫面。

「哈哈哈,這圖我能記一輩子。」

「呵哈呵哈……」

這次就連佐助都躲在暗處捂嘴偷笑,實在忍的難受,他還是第一次看到一項嚴肅的父親傲嬌的模樣。

鳴人好像也想起了什麼不好的回憶。

卡卡西露出憐憫的表情看着輕拍富岳的肩膀,溫柔的說道:「我懂,我懂,你的這種心情我十分明白。」

「轟隆!」

宇智波富岳面色瞬間一白,心如死灰,緊接着他開始蹲在牆角畫起了圈圈。

「哪裏有樓房嗎?我想去天台透透風!」

柳生大吃了幾口瓜,正經的他不播,這種好東西要懂得分享。

打完遊戲放鬆放鬆。 剩下在吃飯的那些人面面相覷,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有的人明明內心很不服氣,但是怕被鹿窈懟回去,在這麼多人面前會沒面子,便也不敢多說什麼。

鹿窈知道她們心懷忿忿,便伸手撐在桌子上,低頭俯視她們,「你們也一樣,還是那句話,不知而說,是不聰慧,大家都不是傻瓜,以上我所說的話不僅僅是針對剛才那個女生,也是對所有質疑我的人,就如你們所說,抄來的分數始終不是自己的,那咱們就中考見分曉。」

說完,鹿窈走回剛才吃飯的桌子旁,蔚瑾瑜此刻也已經吃完了,兩人端著碗向食堂外走去。

蔚瑾瑜沒有說話,他微微側目看著鹿窈,這個女生從小似乎就是這樣,總有那麼多的說辭,偏偏她每次說的都很有邏輯,叫人無法反駁,在這具16歲的身體里,有著一個成熟的靈魂,這個靈魂不喜歡講話,她很安靜,她活在這個16歲女孩的陰影之下,叫人看不透,只有在關鍵時刻,這個女孩被人欺負的時候,她就會挺身而出,保護著這個女孩。

「沒事吧?」蔚瑾瑜開口詢問道。

「當然,我是誰,我可是你的老大,老大就是最有氣場,老大就是風流倜儻,老大怎麼會被區區的流言蜚語給擊垮呢!」鹿窈笑了,看到剛才她們被懟的無話可說,她心裡就很爽。

「好的老大。」蔚瑾瑜見她還能開玩笑了就也跟著配合道。

等到第二天,數學老師回來了,上午的第一堂課就是數學。

她讓學生拿出卷子,準備總結一下這次月考的問題。

忽然她想起關於數學考試作弊的事情,她看向第三排座位上的鹿窈,發現鹿窈正在低頭在桌肚裡找著東西。

數學老師面露歉意,想著下課喊鹿窈去一趟辦公室跟她道個歉,畢竟說了那麼過分的話冤枉了她,肯定要表示一下。

下課鈴響了之後,數學老師收起試卷和書本,並說,「鹿窈你跟我來辦公室一趟。」

鹿窈知道肯定又是關於作弊的事情,雖然她和數學老師沒什麼好說的,但是還得去一趟辦公室。

班上的一些女生也以為是老師要批評鹿窈,所以都有些幸災樂禍。

數學老師除了喊了鹿窈,這次又喊來了魏曉澄。

辦公室里仍只有數學老師一個人,鹿窈和魏曉澄先後到了辦公室。

魏曉澄見鹿窈也在,心中咯噔一下,覺得事情不太好。

「我又喊你們來是想說一下關於這次數學考試作弊的事情。」數學老師掃了兩人一眼,鹿窈面無表情的垂著眼睛,而魏曉澄則咬了咬嘴唇,臉色有些白,顯而易見,誰的嫌疑更大。

兩人都不說話,數學老師接著開口說道,「魏曉澄,你這次考的似乎不太好,那張小紙條上的題目你竟然都沒寫對。」

「老師,我家最近出了點事,所以我上課老走神,考試的時候也總想著家裡的事,所以有些題目就會算錯。」魏曉澄臨時編的這套說辭倒是腦子很靈活,只是這樣的謊言太容易被戳穿,主要看這個被騙的人願不願意相信了。

「這樣啊,那老師打個電話給你父母吧,畢竟家裡的事情再大也大不過你的學習。」說著,數學老師就準備拿出手機撥號。

「老師,那個,那個我……」魏曉澄一聽老師這樣說,瞬間有些慌了,但她這下明白了,老師根本不是在試探她,而是確定就是她做的弊。

數學老師見魏曉澄這樣,放下手機,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笑容。

「可笑啊,我看重的學生就是這樣回報我的,我一直都覺得你的數學還不錯,覺得你很踏實很努力,但是現在看來,你也不過如此,真是太叫我生氣,你今天回去讓你家長給我打個電話,如果今天晚上我沒有接到你家的電話,你明天就把這次數學考試的卷子抄五遍並且寫好答案和解題思路。」數學老師用手在辦公桌上重重的敲了幾下,眼睛瞪著魏曉澄,看起來十分凶的模樣。

魏曉澄不知道說什麼好,只能悻悻的點點頭。

「鹿窈,前兩天誤會了你,還對你說出那樣的話真是很抱歉,老師今天特地把你們喊來,除了要懲罰魏曉澄之外,也是希望你能原諒老師。」數學老師面帶笑容的看著鹿窈。

「老師,或許您只是一句道歉就可以安撫您心中的內疚,那我呢,一句對不起根本不能治療好我心裡的傷痕,您說的話我將會一輩子都記得,因為老師的話最能讓學生開心也最能讓學生難受,我永遠也不會忘記,永遠!況且這事已經鬧得人盡皆知,所有人都以為是我鹿窈作弊,而真正的始作俑者卻想讓我心甘情願背了這個黑鍋,怎麼可能呢!」鹿窈說完,抬頭看了旁邊的魏曉澄一眼。

數學老師有些震驚,面前的這個女生才十五六歲,可是她的話是那麼的堅定,那麼不近人情,數學老師或許和所有大人一樣,都覺得這個年紀的孩子好說話,只要給她道個歉、服個軟,一切事情都可以恢復如初。

鹿窈不知道別人是什麼樣的,至少她不是這樣的,她是特殊的,有個性的,如果不滿和憤怒充斥著自己的內心,那她明裡暗裡必定不會退讓。

「怎麼會鬧得人盡皆知,當時我就喊了你們兩個來辦公室…魏曉澄是你跟別的同學散播謠言的是嗎?」數學老師看向魏曉澄。

「我就是和同學們隨口一提,她們胡亂編的。」魏曉澄沒想到鹿窈會這麼說,她以為鹿窈聽到老師證明了她的清白就不會再追究這些事情,沒想到她這是想徹底的搞壞自己的名聲。

「隨口一提!你知道毀壞別人的名聲是多麼嚴重的一件事嗎?而且賊喊捉賊本身就是原則性的問題,你真是太讓我失望了,等一下上你們班的課,我要當著全班的面批評你,晚上我和你爸媽通電話的時候也要說這件事情!」數學老師氣的臉都發紅,她一直都很喜歡魏曉澄,但是沒想到她的人品這麼差。

魏曉澄這下覺得完蛋了,等一下還要當著全班的面被批評,想到這裡,她的臉色就慘白一片。

出了辦公室,魏曉澄在前面走,鹿窈快步上前,她走到魏曉澄的身邊,用只能兩個聽到的聲音說,「下次要挑軟柿子捏,我不喜歡受委屈,如果有一我就還十。」

說完,鹿窈就自顧自的走掉了,留魏曉澄一人在後面回想著鹿窈說的話,等她回過神來,鹿窈已經進了班級。「還是沒有GOD的相關消息嗎?」

出了念力空間,余歡打開手機翻看消息記錄。

身為美食神阿卡西亞全套菜單中的主菜,又被傳說中的食材之王,余歡懷疑GOD就跟查克拉神樹,惡魔果實一樣,擁有世界本源之力。

上次在節乃婆婆水母飛艇上,曾聽阿虜說過,GOD食材很有可能會出現。

《從拳願開始莽穿諸天》第十四章:戰鬥之始! 徐真聞言,心中暗嘆一聲。

的確,即便是與裴旻劍道爭鋒。從開始到現在,完全是焦潁飛在主導,他根本沒有刻意去攻擊裴旻。

感受到裴旻劍中的殺意,徐真明白,該結束這一場讓他惋惜的戰鬥了。

「裴先生,徐某在此恭送先生西遊。」

裴旻聞言淡然一笑:「你若真能如此,裴某便是解脫,在那九泉之下,在與太白飲酒對劍。」

裴旻言罷,一人一劍騰空起,劍意劍勢稱龍雲,舉世間八荒唯我之力,從天而降,劍指徐真。

徐真緩緩持起殺戮之劍,體內紀元神書此刻大放光芒,那劍道文明豁然衝擊而出,銘刻殺戮劍身,瞬間天地之間再無任何劍意。

裴旻眼中意外閃動,彷彿此刻,手中劍成了無用之木,輕如鴻毛一般,在棲近徐真的瞬間,青冥如同玻璃一樣,在劇烈的摩擦之下,突然崩碎成了千片,散落在徐真身前。

與此同時,徐真的一劍已經刺出,殺戮永恆的氣息,直接沒入裴旻的胸膛之中,如同發瘋一樣,攪碎著裴旻的體內一切。

這一切靜靜發生著,裴旻面不改色,似乎那被攪碎的並非他的內臟一樣。

隨後,他落身徐真身前,負手而立。

「裴某便死,也要頂天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