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很可惜,子彈打中圓月彎刀,卻沒能阻止圓月彎刀的前進。

「啊……」

端著突擊步槍的傢伙,只是發出一聲不甘的慘叫。

脖子一涼,他的腦袋,就被李初晨的圓月彎刀割下來。

這時候,無名的身形一閃,就已經去到打開通道的開關旁邊。

他伸手一按,打開滅神殿的大門后。

無名就沖着那些殘疾人士大吼道:「快走,離開這裏,想辦法回家去吧!」

這回,那些傷殘人士,就像是腳底抹油了一樣,跑得比誰都快。

見他們都跑了,手術醫生,還有滅神殿的幾個科學家。

也都想着跟那些傷殘人士離開。

但李初晨卻冷喝一聲道:「站住,我讓你們走了嗎?」 姜閱臉刷的蒼白了下來,不可置信的看着宋志清,然後聽着宋志清一個字一個字用最骯髒的語言侮辱自己。

「不過,你也真便宜啊,光是華師大第一名的身份,這拿出去就不止是五十萬了啊,嘖嘖,果然便宜貨就是便宜……啊……」

宋志清話沒有說完,就感覺胳膊一陣劇痛,他下意識的鬆手,就給了姜閱躲開的機會。

她不但是躲開了,而且還抬腳狠狠一踹,一腳踹在了宋志清的命根子的位置。

宋志清慘叫一聲,彎下身去。

姜閱看都不看他一眼,關門,離開,一氣呵成。

她進了屋子,憤怒的胸口還起伏着。

甚至因為憤怒,手都開始發抖,臉色蒼白,閉上眼,都是宋志清的那張嘴臉。

「不生氣,我不生氣,甚至不氣的,為了這麼個人生氣不值得!不值得!」

剛想着,門口的鈴聲響了起來,姜閱第一反應便是宋志強繼續來找麻煩。

她咬着牙,不願意去開門。

可是敲門聲一點都沒有斷開,她怒氣沖衝起身,朝着外面衝過去。

「還敲什麼敲!滾啊!」

蕭辰謙愣了一下,舉起的手放下不是,繼續敲也不是。

聽到沒有敲門聲了,姜閱轉身正準備回去,就聽到一道聲音。

「姜閱,是我。」

姜閱原本轉過身去準備回房間,可是聽到這聲音,立刻轉身,去將門打開。

等看到外面人的時候,訕笑了一下。

蕭辰謙蹙著眉。

「發生什麼事情了?」

雖然他和姜閱認識的時間不長,但是她的性格脾氣不是那種無理取鬧的,他更傾向於她志氣啊並不知道自己過來。

而在他來之前,一定發生過什麼事情。

姜閱訕笑一下:「也沒什麼,我以為是陌生人敲門呢,所以才會那麼說話的,不是針對你。」

說完,還一臉疑惑的看着他。

「你怎麼來了?」

蕭辰謙直直的看着姜閱,確定姜閱並不想繼續這個話題,便也沒有再提,但是,這件事情卻是被他放在了心裏。

「今天剛好忙完了,所以過來看看你。」

姜閱笑了起來。

「放心吧,我很好的。」

蕭辰謙蹙眉:「那你的手機壞了?」

「手機,沒有啊?」

說着,拿出手機,看了一眼,上面的確多了不少的未接電話。

「啊,我剛才沒有看手機,所以沒有聽到。」

在姜閱看手機的時候,蕭辰謙也是看着她的手機,然後蹙起眉。

明明還有信號的啊,也沒有欠費,怎麼就不給自己發信息呢?

但現在人都在這裏了,還追究這個,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對了,你這回來,有沒有吃飯啊。」姜閱問道。

蕭辰謙這個時候來,原本打的也是一起去吃飯的這個主意。

「還沒有,一起去……」

「我做了雞蛋面,要不要來一點?」

去吃飯三個字沒有說出口,蕭辰謙的話被打斷。

然後,他突然覺得,留下吃飯,或許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呢。

「好。」

姜閱帶着蕭辰謙來到自己的房間。

小房間雖然不大,但是開放式的小廚房還延伸出來一個吧枱,可以充作飯桌,兩個人用是絕對足夠了的。

小廚房已經準備好的各種食材,現在就等待主人最後完善了。

「你先坐,要不要看電視啊。」

姜閱將蕭辰謙安排在小沙發上,還偷偷的用眼睛瞄了一圈。

幸虧她習慣好,每天早晨起來都會把屋子裏整理乾淨,所以現在房間很整齊,還有一點洗衣皂的味道。

蕭辰謙坐下,但是身體卻是筆直。

這算是他第一次到女孩子的房間,心跳也和正常的相比,有些快。

空氣中瀰漫着獨屬於姜閱身上的味道,是甜的,但卻不膩,和她本人格外的相似。

姜閱打開電視,裏面正在播放的便是鄭若鋒的參演的第一部電影,這明顯是一個好幾年的老片了,但是一打開電視就能看到,可見電視的主人有多麼喜歡這部劇。

「看來,你的確很喜歡鄭若鋒啊。」

「恩,對呀。」

姜閱切著小蔥段,回應着蕭辰謙。

蕭辰謙笑着拿出手機,對着電視拍了一張照片,鬼使神差的,就發到了朋友圈。

XXX:呦,蕭哥發的是鄭哥?果然是兄弟情深啊。

XXX:點贊!

看到這張照片的人都只關注到了電視畫面上的鄭若鋒,而只有了解他的人,才能明白他真實意圖。

鄭若鋒:我的哥啊,你這是在哪?上次見到的那個小姐姐那?這小姐姐還是我粉絲?哈哈哈哈哈,我哥暗戀的人是我粉絲,哥,我就問你這感覺酸爽不。

蕭辰謙:滾!

鄭天:謙謙你這是有動靜了?

蕭辰謙:恩。

鄭天:微笑.JPG.不錯不錯,比我有出息多了。

就連鄭樂樂也發來信息。

媽媽:是上次陪你去參加宴會的小姑娘?

蕭辰謙看着廚房裏,嘴角微彎。

蕭辰謙:恩。

媽媽:好好相處,不要辜負人家,也不要辜負了自己。

蕭辰謙:好。

蕭辰謙將手機收了回來,看向廚房裏忙碌的身影,已經沒有心思繼續看電視里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人,而是將視線挪向了姜閱。

姜閱並不是他見過最漂亮的人,或者說,他所遇到過的異性,比她好看的比比皆是。

但從什麼時候,姜閱這個名字在他心裏留下了痕迹呢?

是在那場比賽后嗎?

還是在無奈迷茫的時候,突然停在旁邊的車?

亦或者,是在圖書館被打擾的時候?

更甚至……只是那次好巧不巧的將小玩偶掉在了自己的腳邊,也好巧不巧的被他給撿到。

其實每一次的事情,都簡單到極致,換做其他時間,他的心弦都不會隨之波動一下的程度。

但是面對這個人,卻完全不一樣了。

姜閱小心翼翼的將做好的面端到吧枱上,抬頭看向蕭辰謙,正好和他的視線接觸到一起,然後,就見他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姜閱愣了一下,然後上下打量著自己,臉頰卻是不由自主的熱了起來。

「你……你在看什麼?是我衣服髒了嗎?」。 「怎麼,你很心疼嗎?是不是想充遊戲。」

「你怎麼知道?」王末內心已經被震驚的無以復加,這件事情只有楊鳴知道,她不可能知道才對呀!?

「國服第一,靠氪金可不是實力的象徵,我說的對吧,隔壁老王。」

「我的賬號名!?」

「我是『單殺隔壁老王』。」

「是你!」王末一激動,頓時從椅子上摔了下去。

這個賬號他再清楚不過了,瑪德,每次都是她在阻撓自己的上升,要不是楊鳴有時候幫忙,國服第一就要被她給搶走了。

「算是第一次線下面基嗎,呵呵~」

她笑,王末可笑不出來,難道說在遊戲里克制自己,現實中也要虐待自己嗎。

他已經可以預想到未來的生活了。

「累了,毀滅吧。」

一旁的兩女一直在聽着兩人絮絮叨叨的交流,都不知道在聊什麼。

這時,木芑突然放下了筷子,帶着一絲哭腔。

「我恨你。」

「我….」

王末看着她怒目而視,心裏一陣發毛。

就在氣氛即將陷入僵硬的時候,一位救世主般的聲音響了起來。

「這位客人,能不能借一步說話?」

「我嗎?不能,學習資料要靠自己的本事找。」

「??」服務員一臉懵,只能繼續說道:「這位客人,是這樣的,安士白大人知道吧,他可是位大人物,

現在他想要你的朋友進去喝兩杯,但是你不要擔心,就是簡單喝點酒。」

「安士白是個球?老子沒聽說過,想喝酒,就滾出來,別在這陰陽怪氣。」

「你!」

服務員沒想到王末連安士白的大名都不知道,這可能嗎。

看他們穿的這麼好,一點也不像山野村夫呀。

「安士白大人都不知道嗎,那可是八….」

「行了,別在這廢話了,進去告訴他,爸爸在這吃飯,想要喝酒就自己出來,滾吧。」

「你、你太不識好歹了,難得我勸你,等下你就知道死字怎麼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