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良娜看不到泉的背影有些誒着急,就要往前沖,白一甩手,一支冰苦無落到佐良娜腳前面,佐良娜下意識停下了腳步。

「佐良娜,既然她不願意說,那你就別問了,一雙寫輪眼而已,沒必要這麼較真吧?」

「你懂什麼!寫輪眼是宇智波的證明!我必須弄清楚她那雙眼睛!你給我讓開!」

佐良娜的情緒漸漸有些失控,白眉頭微皺,緊接着一雙雪花狀的萬花筒寫輪眼便出現在了白的眼眶中。

「既然一雙普通的寫輪眼出現就讓你這麼失態,那麼我這雙眼睛你有沒有興趣?」

「什麼?這是……萬花筒寫輪眼?」

佐良娜瞪大了雙眼,不可置信地看着白的眼睛,下一刻,佐良娜的精神一陣恍惚,回過神來時,佐良娜發現自己已經身處一片雪原,白依舊站在自己面前,不過白給人的感覺卻已經發生了變化。

之前白給人的感覺就是一個普通人,現在白給人的感覺卻如同周圍積雪一樣冰冷。

「來吧!要尋找答案的話,就儘管放馬過來吧,先說好,我可不會手下留情!」

白用稍顯傲慢的目光看着佐良娜,然而佐良娜卻沒有勇氣往前踏出一步,總感覺只要自己往前踏出一步就會發生不好的事情,但是就這麼放棄,佐良娜又着實不甘心。

「可惡!火遁·豪火球!」

佐良娜怒喊一聲,迅速結印噴出一顆火球,眼看着火球擊中了白,但是還不等佐良娜高興,胸口便傳來了刺骨的涼意,低頭一看,發現一根手臂粗細的冰錐已經將自己的胸口刺穿,艱難回頭看去,本該被火球擊中的白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出現在了自己後面。

「怎,怎麼可……」

佐良娜話都沒有說完便逐漸失去了意識。

「噗通!」

現實中,佐良娜突然跪下,雙眼無聲往前倒下,在臉即將着陸的前一刻,白將其托住,輕嘆口氣。

「真是不讓人省心啊,我送她去休息,巳月,你去實驗室幫我看着點,我很快過來。」

「好,我知道了。」

巳月有些擔憂地看了佐良娜一眼,也沒有說什麼。

不知過了多久,佐良娜漸漸恢復意識,不等睜開眼睛劇烈的疼痛便湧入了腦中,猛地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它躺在一張柔軟的床上。

「這是……什麼地方?」

佐良娜滿臉都是茫然,又突然想到什麼,下意識地摸了一把自己的胸口,發現沒有受傷后稍稍鬆了口氣。

「你醒了?感覺怎麼樣?」

一個聲音突然在佐良娜耳邊響起,佐良娜立刻驚醒,扭頭一看,發現泉正坐在旁邊,佐良娜激動地要起身,但是一動腦袋便傳來了撕裂一般的疼痛,忍不住齜牙咧嘴地用雙手抱住頭。

「你別激動,中了白的月讀,你現在需要休息,你還真是一點都不害怕呢,竟然敢挑釁白,那個傢伙可是很厲害的。

「為什麼我會在這?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吧?」

佐良娜稍微恢復了一點,一邊揉着太陽穴,一邊看着泉,泉聳聳肩,站起身來,走到旁邊的桌子上倒上一杯茶遞給佐良娜。

「我是一個早就死了的人,沒有什麼好說的,你也沒必要想太較真了,宇智波……呵呵……」

「早就死了的人?什麼意思?你是幽靈?」

佐良娜有些不太明白泉這話是什麼意思,泉也沒有解釋,重新坐下,靜靜地看着佐良娜,佐良娜喝了一口水,長長地呼出口氣,靠在床頭稍稍休息,感受着自己的頭疼逐漸散去。

「雖然我對宇智波不是非常了解,但宇智波的榮耀一直是我父親的驕傲,所以這點我一定會查清楚,我是不會讓步的。」

「宇智波的榮耀嗎?這些話佐助一直掛在嘴邊嗎?真可笑啊。」

佐良娜本以為泉不會回答自己,沒想到泉回答了,並且還露出了從沒見過的嘲諷樣子,佐良娜覺得自己應該生氣,但是看着泉這個樣子,卻又不知道為什麼就是生氣不起來。

「為什麼這麼說?」

「嗯?你難道不知道嗎?我還以為你會比我更懂呢,畢竟你可是當事人啊,在回答你的問題之前,我先問你一個問題吧,你還有兄弟姐妹嗎?你母親只有你這麼一個女兒嗎?」

「什麼……意思?」

佐良娜越來越糊塗,越來越不懂泉這是什麼意思,不過佐良娜這幅茫然的神情也相當於給了泉答案。。 到了晚上,張玉琴跟蔣和生都回來了。

蔣和生這幾天倒是意氣風發,因為他給未來老丈人介紹工作,他和柴嬌嬌的事情發展的非常順利。

楊晨軒把統計出來的數據給兩人看了:「這是統計出來的數據,一個站點的數據有點少了。」

張玉琴大概看了一眼,他對數據並沒有那麼敏感,說道:「花城和鵬城的貨運量也不少啊!」

楊晨軒說道:「那是從花城、鵬城運過來的不少,運過去的並不多的,要來回都有貨才好。」

張玉琴仔細看了一下,說道:「這麼說的話,那就只有芙蓉市比較合適啊!」

楊晨軒搖頭:「也不是,這要看具體怎麼運營。」

「我琢磨了很久,感覺就單純我們自己做,不跟火車站合作的話,有些頭痛,跟火車站合作的話,又不是我們說了算的,鐵道部十有八九不會同意的。」

「能賺錢的事,他沒有道理低價讓給我們去做,不能賺錢的,我們租過來,那就是虧錢。」

「我們在衡州能租貨運火車,很大程度上依賴我們物流園做貨物聚集地,量大量小的貨物可以聚集過來。」

「但去了其他城市,我們沒有物流園,就沒有辦法聚集小批量的貨物一起運輸。」

蔣和生說道:「老闆,我們在其他地方也建個小物流園不就好了?」

楊晨軒搖頭:「不行,貨流量太小了,肯定虧,衡州是我們省的周轉站,我們省目前的周轉站就是芙蓉市和衡州市,所以衡州市的貨運量大。」

「就好像我們寶陽市,貨運量就特別少。」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物流園建多了,管理是一個很大的問題,管理一個物流園要投入這麼多的人力、物力,當我們發展了十個八個物流園,勉強也能維持高速運轉,要是我們有幾十上百個物流園,那就是相當於一個龐大的機器,管理和效率會是一個非常大的問題。」

「我們要是只開十個八個大型物流園,那我們不可能隨便開,一定要開在幾個比較重要的城市。」

後世的物流,很多都是依賴電腦來做相應處理的,效率比人要高了很多。

他們的物流,A城市的物流要發往多少個集散中心,A城市不用打電話招呼,其他幾個集散中心,可以實時在電腦上看到有多少貨來。

現在有多少貨發出去,只能依靠電話溝通。

而且,物流園有很多貨物,分批進來,但要統一安排走,怎麼走,能走多少,誰先,誰后,這是什麼東西,能不能和普通貨物放一起。

要是有電腦和網路的話,所有的數據輸入,就算種類和數量再多,也能很快就能歸類整理出來,一秒鐘的事情,然後就能按照清單運輸走。

但現在,必須依靠人工去核對,去歸類,工作量非常大。

說到底,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小城市需要運輸的貨物,沒有辦法支撐這麼大的開銷,只要能賺錢,工作量再大,多招人就是了。

張玉琴說道:「現在我們還是商量一下,我們這火車要怎麼租,開通哪一條線路。」

楊晨軒說道:「我們目前可以考慮兩種辦法,第一種就是租直達的,我們就只做這兩個城市之間的物流。」

「如果要租那種中間會停靠的,我們就和沿途這些城市的運輸隊合作,讓他們去找客戶,上貨,我們有貨到當地,他們幫忙送,按照比例分錢。」

張玉琴說道:「這第二種就挺好的啊!」

張玉琴明顯是傾向於第二種的,因為這樣可以利益最大化。

楊晨軒說道:「張姐,這樣的好處就是,我們只要在重要城市成立站點,最後把這些站點之間聯合起來就行。」

「沿途的城市我們都可以發展。」

「但是,我們沒有辦法保證,每一個運輸隊都是負責的,有一些亂來,可能運輸的貨物出問題了,還要我們去擦屁股。」

張玉琴想了一下,說道:「我還是覺得可以試試,大不了到時候我們再縮減業務範圍。」

楊晨軒說道:「這麼看來的話,我們的業務又要增加了。」

「現在的部門可能也不夠用了,我們要在運輸部裡面單獨成立一個小組出來,專門對接外地的運輸隊。」

「還有就是回款的問題,有一些貨物肯定是他們找到的,他們收的錢,我們要掌控主動權,貨款要在我們手上才好。」

「我們有自主權,到時候要遇上幾個拖欠款項的,回款又是一個大麻煩。」

楊晨軒現在其實也煩,要是有人的話,這些事情就不用自己去操心了,只要做一個大方向的決定,具體的執行,讓下面的人去操心就可以。

但現在明顯是不行的,現在物流公司的人員架構還沒有全部搭建起來。

所以這些事情只能親自去管,親自去安排。

三個人商議了大半天,實際上都是楊晨軒和張玉琴在說話,蔣和生只是聽著。

對此,蔣和生還是挺滿足,因為他是這個物流公司真正的元老,以後要是說起來,他從一開始就參與了物流園的各種「建設」。

最終,楊晨軒和張玉琴還是決定了,想辦法租鵬城到芙蓉市貨運列車。

從路線上來說,這一條路線可以從鵬城開始,經過東門市、花城、韶州市、衡州、建寧市,最終到芙蓉市。

後來,東門市也是一個工廠聚集的地方,但現在發展得只能算一般,貨物的吞吐量並不算大,大部分都是流出,流入的基本都是原材料。

建寧市在蕭江省也是一個大市,發展的潛力也是非常巨大的,它主要也是重工業,後來的汽車配件、軌道交通裝備業、航空裝備都是不錯的。

選出的這一條路線,有一個好處就是經過的城市,除了韶州市,其他的城市發展勢頭都不錯。

但現在問題就是,如果要在這些城市上下貨,那肯定要和當地的火車站打招呼。

要是直接和鐵道部商量倒是好辦了,鐵道部就會跟沿途的所有火車站招呼好,但楊晨軒他們現在只是租了幾節車廂而已。

確定好路線,楊晨軒說道:「張姐,這些天,你辛苦一下,跑一下這幾個城市,把這幾個城市的火車站都給談下來。」

「物流園這邊,我盡量在你回來之前,把基本的人事架構給搭建起來。」

其實,最好的辦法是楊晨軒去談火車站,張玉琴留下來組建公司團隊的,因為接下來是張玉琴主管物流公司。

但楊晨軒必須要留在衡州,因為他要收泰華鞋廠,估計這些日子就要簽合同,不能離開衡州,只能讓張玉琴去。

張玉琴也知道楊晨軒要收購鞋廠的事,倒是沒有二話:「那行,我明天就動身,我先把鵬城的談下來,只要鵬城、衡州、芙蓉市三個地方談下來,這一條線就可以開了,其他的幾個市,就算暫時不做也沒有關係。」

楊晨軒點頭:「行!在物流園區正式開工的時候,交通一定要談下來,這對我們有好處,衡州市的官方一直在關注我們。」

「沒問題!」張玉琴開玩笑說道:「要是談不下來,我就不回來了。」

…………

張玉琴第二天就動身去了鵬城,她安排來管運輸的人也剛好來了,叫呂康裕,是川蜀省人,去鵬城打工加入的張玉琴物流隊,剛開始做的是司機,雖然沒有什麼高學歷,但人很聰明,做人做事都讓人無話可說,深得張玉琴的欣賞。

目前,速達物流園這邊,基本的架構已經快要搭建完成了,財務部是盧正做經理,鍾新超輔佐,盧正以前在其他的工廠就是主管財務的,財務那一套完全沒有問題,鍾新超雖然是一個大學生,但經驗不夠,在下面學學,以後還會招一名出納,剩下就看物流園的發展,要是發展得快,就繼續招人。

業務部一直在招人,已經找到幾個,但沒有經理,暫時讓蔣和生擔任。

運輸部就是呂康裕做經理,但現在一個司機沒有,更沒有車輛,光桿司令一個。

倉庫還沒有找到一個合適的人選,但倉庫的搬運工已經招了一些。

採購部,定了劉洪玉,這個張玉琴已經和劉洪玉通過氣,正式開業前就能過來。

行政部暫時只有柴嬌嬌,但招了兩個電工和一個機械維修工,到時候還要招人。

人事部暫時沒有人,柴宏闊倒能管人事,但楊晨軒不放心,把柴宏闊放進來,他是柴嬌嬌的父親,蔣和生未來老丈人,和盧正也認識,到時候業務部、財務部、人事部、行政部,都是他們一窩的,這可不好。

加上柴宏闊自己也想去泰華鞋廠,就不調過來了。

招聘廣告早就貼出去了,面試的人很多,基本都是來面試一些基層工作的,面試搬運工的最多,其次就是業務員,因為業務員基本沒有什麼實際要求,各種條件都比較虛,比如善於溝通,會處理人際關係,能吃苦耐勞,只要膽子大一點的人,都能來試試。

而搬運工和業務員的面試,基本都交給蔣和生和呂康裕來做了,楊晨軒不怎麼管。

其他部門的面試者很少,來面試管理的就更少了,偶爾來一個,楊晨軒還不怎麼看得上,都沒要!

。 秦舒在保鏢的護送下,返回別墅。

只是剛一下車,就察覺到了異樣。

這兩天,別墅外面至少是有十多個保鏢,分列兩邊,嚴防死守的。

可是此時門口卻只站了兩個人,而且一臉緊張之色。

護送秦舒的四個保鏢中,有一個是保鏢隊長,立即上前問道:「怎麼回事?就你們兩個?」

守在門口的保鏢回道:「剛才我們遭到襲擊,有的弟兄受了傷,還有的弟兄抓人去了。褚少和衛助理不在,我們已經彙報了情況,很快就會派人來支援。」

襲擊?

秦舒陡然面色一變。

「巍巍呢?」她緊張地問道。

「小少爺沒有受傷,在樓上房間里。」

聞言,秦舒雖然放下了心,卻還是快步地走進了別墅里。

一秒記住https://m.net

院子和大廳,還能看出打鬥的痕迹。

她緊珉著唇,快速上了樓。

推開房門,入目卻是滿地的玻璃碎片,在陽光下折射著細碎的光芒。

是窗戶玻璃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