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劉曄自詡漢室宗親,見漢室衰微…卻又不忍心篡漢,更不想傭兵自重…就把這些人委託給了廬江太守劉勛!

故而…

可以說,劉曄在廬江有著極高的地位!

而他,也是陸羽錦囊中提及,要程昱必須爭取到的一個人。

「哈哈哈…誰人不知,程司馬可是陸司農手下,最善於招募敵將的人了。」

劉曄始終在笑,笑的頗為和緩。

「此番,倒是沒想到,程司馬秘密潛入廬江,第一個見的倒是我劉曄,陸司農與程司馬如此看得起我,委實受寵若驚啊!」

這話聽起來像是試探…

可實際上,這是劉曄的真心話,他一早就想要投曹操了,只是…如今他的身份特殊,乃漢室宗親,又在袁術麾下,苦於無門哪!

而程昱的出現,一下子就點燃了他心中的火焰。

「子揚賢弟不是在試探我吧?」程昱也有些意外…似乎,有些太過順利了。

劉曄擺擺手。

「逆賊袁術逆天改命,篡漢自立,天人共誅之,他哪裡會是曹司空的對手?」

「依我之見,也就這幾日了,壽春城就要變幻旗幟,而…那時,我會極力勸劉勛太守與逆賊袁術劃清界限,投誠曹司空…只是…」

講到這兒,劉曄眼眸中多出了幾許擔憂。

「劉勛太守手下畢竟握有五萬大軍,讓他投誠…怕他不會那麼輕易的同意,而更讓人擔憂的是江東方向,若我所料不錯,袁術覆滅…江東的孫策必定會有所行動。」

劉曄這話…

其實已經把自己放在了與程昱一樣的位置!切身處地的為曹營去考慮!

這點讓程昱極為驚訝。

要知道…

他策反過的敵將不少,可…這麼直接的,就差把「真心投誠」、「望眼欲穿」這八個大字寫臉上的還真就劉曄這一個。

他是有多迫切的想要投奔曹司空啊?

不…準確的說,他是有多迫切的想帶著這五萬弟兄們棄暗投明,走上光榮的未來!

這並不是重點,重點是劉曄方才的分析與陸羽錦囊中描述的一模一樣。

這點,才是讓程昱最震驚的地方。

在程昱看來…

陸公子料敵於先,這不奇怪…對於他而言已經習慣了;

可劉曄能做出與陸公子如此相似的判斷,不由得讓程昱側目連連。

難道?這劉曄,也擁有如「陸公子」那般神鬼莫測的洞察與預測的能力嘛?

怪不得,陸公子點明,哪怕是任務失敗,也務必要帶回去此人!

果然,有點能耐!

當然了…

程昱並不知曉,歷史上的劉曄可是一位——大預言家!

按照古籍文獻中的記載,他曾先後做出過五條逆天的預判——

第一條,他預判劉備會為關羽報仇,發動夷陵之戰;

第二條,他預判到夷陵之戰,孫權會向曹魏俯首稱臣,但孫權是受局勢所迫,並不是真心歸降,日後必定反叛。

第三條,他預判到夷陵之戰後,陸遜必定會有所防備,這個時候魏國出兵討伐東吳,只能是徒勞無功!

第四條,這個就厲害了,在毫無徵兆的前提條件下,他預判到魏諷、孟達、公孫氏一定會造反!

這簡直就是開掛了!

而最牛逼的還是第五條,也就是如今…

身處廬江,他在劉勛麾下時,孫策提出聯盟,並送來許多禮物!

而劉曄精準的判斷出,孫策是假聯盟,他是在麻痹劉勛部眾,目的是取廬江!

可以說…

劉曄的一系列判斷無比的精準…

精準到就像是看了對手的戰略計劃書一般。

當然了,此間還有兩個人,他們也看到了孫策的戰略計劃書,那便是陸羽。

也包括此時此刻,站在劉曄面前,正準備好好忽悠的程昱。

「子揚也預料到孫策軍會有行動了?」程昱反問:「那麼…孫策軍會如何行動呢?」

此時此刻…

程昱與劉曄的交談更親近了不少,他們並不像是各為其主,而像是…一對一見如故的親兄弟一般。

「程司馬遠道而來?總不會是請教這些問題的吧?」

劉曄反問程昱。「哈哈哈,久聞龍驍營陸統領精於洞悉時局,那…劉某斗膽討問下程司馬?有關這江東孫策的行動?陸統領有何指教啊?」

這次才是劉曄的試探…

他要試探的不是曹操,而是陸羽,這個傳說中…讓曹營屢屢化險為夷,屢屢絕境逢生的龍驍營統領,他的洞悉力究竟厲害到何種程度呢?

是人如其名?

亦或者是不舞之鶴?

這才是劉曄最關心的問題…

誠然,劉曄本打算投曹,可投曹也分兩種,一種是投曹司空,做他麾下的幕僚!

另一種就是借程昱這一層關係,直接投身龍驍營。

雖是殊途同歸,可劉曄對陸羽,對龍驍營太好奇,也太渴望了。

霍…

程昱眼珠子一轉,他又怎麼會沒有意識到,劉曄是在考他,準確的說,是在試探陸公子的能力。

只是…這還用試么?

珠玉在前,陸公子的預判從來沒有失誤過!

「哈哈哈…」

程昱一邊笑,一邊倒了多半盞茶遞往劉曄的那邊。「陸公子的囑咐?子揚真的想聽?」

「想聽!十分想聽。」劉曄語氣頗為堅定。

「那…」程昱微微一笑,旋即從懷中取出一物,正是此前陸羽交給他的那封錦囊,那封都不捨得讓曹休看的錦囊。

「原本這錦囊,我是不該讓子揚看到的,只是…既然子揚想考下陸公子,那不如直接看陸公子親筆撰寫的這封錦囊。」

講到這兒,程昱將錦囊塞到了劉曄的手中,淺笑道。

「這裡面便是陸公子對江東孫策全盤的預測,包括…他即將派遣使者而來,包括他會將大量的財寶賄賂於劉勛太守,更包括,他會建議劉勛太守去取上繚城!」

程昱頓了一下,旋即背過身,負手而立。

他感慨道:「若然你、我不插手,那這廬江,這五萬甲士怕就要改姓孫了,而子揚與劉勛太守,終究也要去投靠曹司空啊!只是…那時的境遇就不是投誠,而是逃難了。」

這…

隨著程昱的話,劉曄徐徐展開了錦囊。

這不展開不要緊…

一展開之下,他的眼眸登時放大。

錦囊之中詳詳細細的記載著孫策圖謀廬江的全盤計劃!

如何派使者以卑下的言辭和財寶麻痹太守劉勛?

如何勸劉勛攻打上繚城?

如何趁著劉勛攻打上繚城時乘虛出擊襲擊劉勛,奪下廬江郡?

好陰毒的計策呀!

這一樁樁一件件躍然眼前…

要不是程昱把這錦囊遞送給他的,劉曄多半會覺得…這得是細作秘密探得的…江東孫策圖謀廬江郡的戰略企劃書了。

當然…

如果真的有江東的使者提議進攻上繚城,那他劉曄做出如此判斷,似乎也不難。

可…陸公子如何就能斷定,江東會派使者偽與好盟,調虎離山呢?

這…

這個預判,可是毫無徵兆啊?

換句話說,這封錦囊存在並且合理的大前提,是孫策派遣使者來忽悠劉勛太守?孫策…會派使者來么?

「程司馬…這…」劉曄正想開口…

卻聽得門外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似乎因為情況頗為緊急,並沒有通傳與稟報,一個男人猛地推開了屋門。

他的語氣無比急促。

「稟報劉功曹…」

劉功曹自然是指代劉曄,他如今的官位正是廬江太守劉勛的幕府功曹!

似乎是因為看到了程昱,這男人頓了一下,急忙閉上嘴巴。

劉曄會意,擺擺手示意他不用見怪,繼續講。

「飛鴿傳書,就在昨夜,壽春城被曹軍攻陷了,陛…啊不,是袁術…他生死未卜!」

這一則消息傳出…

劉曄只是微微的點了點頭,意料之中!

在他看來,袁術的消亡不過是時間問題,並沒有什麼大驚小怪的。

可就在他打算擺擺手,讓這男人退下時。

這男人的聲音再度揚起。「江東孫策派使者諸葛瑾來廬江,如今已經登船,據細作探報…諸葛瑾還帶了不少財寶,說是要來恭喜劉勛太守!」

這…

此言一出,劉曄的眼眸一下子凝起。

江東使者來訪,大肆的財寶…

這…這不就與陸公子那錦囊中描述的一模一樣么?

這是要開始忽悠的節奏啊!

似乎…似乎就差提議劉勛去進攻上繚城,然後…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而劉勛一貫貪戀錢財,被這麼一番彩虹屁吹下來,飄飄然之下,多半會中計的呀!

這…

一下子,原本氣定神閑的劉曄胸口跌宕起伏,他忙是豎起耳朵,尤自有些不可思議。

「你,你再說一遍。」

為求準確,他當即開口問道。

「江東…江東孫策派使者諸葛瑾來廬江!」

報訊的男人微微一愣,卻提高了嗓門再度如實稟報道:

「如今諸葛瑾已經登船,要不了多久就橫渡長江而來,據細作探報…諸葛瑾還帶了不少財寶,說是要來恭喜劉勛太守!」

恭喜…

這次,劉曄尋覓到的關鍵詞是「恭喜」二字,有什麼好恭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