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蘇慕音又好像和那些嬌滴滴的大小姐不太一樣,雖然說不上來有哪裡不同。

「要說好名聲,我好像還真沒有。」蘇慕音一臉毫不在意的樣子:「我也不在乎別人怎麼想,如果非要挑毛病的話,那就讓他們想怎麼認為就怎麼認為好了。」

說到這,蘇慕音無所謂的攤了攤手。

「你就不怕炎世陽那老頭哪天嫌你丟人,把你趕出去?」夏星嘿嘿一笑,故意打擊她。

「那也是他自己太膚淺。」蘇慕音應了一句,抬頭對上夏星的視線,笑著問道:「怎麼覺得你好像很想我被趕出去?」

「我只是想你早點解脫。」

「少來,你該不會是真暗戀炎世陽吧?」

「哈?誰會喜歡那種神經病?」夏星又露出了一臉嫌棄的表情:「不過看在他救過我的情分上,他要是哪天翹辮子了,我會給他多燒點紙。」

「噗……」蘇慕音聽的忍不住笑出聲來。

夏星在她面前一直都是直來直去,從不偽裝的人,這樣看來,她是真不喜歡炎世陽,反倒是十分厭惡的樣子。

炎世陽這男人,感覺周圍人似乎都有些畏懼他,也就只有夏星,頭上帶著傷,還不忘明目張胆的詛咒他。

這樣看著夏星,雖然常年戴著黑框鏡,行為舉止都像個大老爺們一樣,卻還是覺得這樣子的夏星有些可愛。

想到這裡,蘇慕音眯了眯眼,忍不住問道:「夏星,你有沒覺得,付雲瑞其實可能也喜歡你?」

「你在開我玩笑?」夏星雙手抱胸,傲慢的挑了挑眉。

「我哪有……」蘇慕音連忙擺了擺手,才繼續勸道:「你偶爾也別對他太苛刻,畢竟你們相處了十年,說不定,他不止是把你當成親人呢?」

單看付雲瑞對夏星的態度,就看得出夏星對他來說,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人。

「蘇慕音,這好像不關你的事吧?」

「呃……」 ……

日上三竿。

將軍府,睡意朦朧的蘇夢,剛剛起床下了樓,眼睛還有點睜不開。

「嗯?」

「你們都醒了?怎麼都坐在客廳里呢?」

下了樓的蘇夢,看到客廳里花小蕊、李珊珊、蒂娜三人,都已經穿好衣服,各自一臉不的不開心,紛紛兩手抱著膀坐在沙發上,這讓蘇夢一臉懵懂。

「你就知道睡。」

「雷凌他們趁著我們睡著,已經去了百鳳閣!」

花小蕊瞪了沒睡醒的蘇夢,一副氣不順的樣子訓斥蘇夢。

「什麼?」

「他們怎麼可以這個樣子?」

「雷凌他難道有我們還不夠嗎?」

聽到雷凌幾人去了百鳳閣,蘇夢立馬精神了,面露氣惱的樣子說道。

「你問我,我問誰去?」

花小蕊咬了咬牙,看她樣子,是真的很生氣。

尤其知道百鳳閣,是干那種事情的地方,她就氣的直咬牙。

「沒有給他們打電話嗎?」蘇夢心裡慌了,雷凌帶著李天龍他們去尋花問柳,這怎麼能行?

「打了。」

「他們都關機。」

李珊珊開口,根本不用蘇夢提醒。

在她們醒來后,第一時間就是給雷凌他們打電話,可是人家早就把手機關掉了。

「這……?」

「太可惡了!」

「不行,我去問問門外的士兵,看看他們知不知道百鳳閣在哪,我們這就去找他們去!」

蘇夢不淡定了。

人聯繫不上,她們總不能眼睜睜看著雷凌就這樣犯錯吧?

氣惱的蘇夢,直接朝門外走去。

「別去了。」

「我們剛剛都問過了,那些士兵一問三不知,根本就沒用。」

蒂娜一臉的氣憤,看著蘇夢說道。

「這也不行?」

「是不是這些士兵早就串通好了?」

蘇夢木訥。

所有的辦法都不行,那她們豈不是只有傻等下去的唯一辦法了?

「串沒串通不知道。」

「但我知道我們就是沒辦法。」

蒂娜咬了咬牙,向來沉穩的她,此時也是坐立不安。

任誰知道,自己男人去外面找女人,誰會平靜的了?

「啊……!」

「我快要被氣的發瘋了!」

「雷凌簡直讓我太失望了?」

「難道、難道我就不比那些骯髒的女人好嗎?」

蘇夢接受不了。

兩手抱著頭,一副要發神經的樣子,

她可是黃花大姑娘,雷凌寧願出去找那些骯髒女,也不來找她,她當然難以忍受雷凌這樣對她?

看蘇夢的樣子,花小蕊、李珊珊、蒂娜三人也是無語的很。

蘇夢也太厚顏無恥了?

雷凌什麼時候說過接受她了?

要發瘋,那也是她們這些成為雷凌女人的人才對。

「你們快想想,到底有什麼辦法才能找到雷凌他們?」

「西京就這麼大,不可能真的找不到百鳳閣吧!」

蘇夢心急如焚,走在客廳里徘徊的發牢騷。

花小蕊、李珊珊、蒂娜三人不是無動於衷,而是她們真的束手無策。

「報!」

就在此時,突然門外有門衛士兵來報。

「是不是雷凌他們回來了?」

蘇夢看門外有士兵,她急忙來到門前,開口問向士兵。

「回蘇小姐。」

「我家將軍他們並沒有回來。」

「是門外有一名叫『東方月』的女人,說是你們的朋友,前來探訪。」

門外士兵皺眉,看著神經兮兮的蘇夢搖了搖頭,后道出自己前來的原因。

「東方月?」

「她怎麼會找到這裡來?」

……

花小蕊、李珊珊、蒂娜三人可是大吃一驚。

她們還在苦惱找不到雷凌,擔心雷凌在外面胡搞。

可,又一個喜歡雷凌的女人,主動找上了門?

「是她?」

「告訴她不見!」

蘇夢得知是東方月,她小臉頓時難看的很,直接做主回應門外士兵。

「慢著!」就在士兵轉身要走時,花小蕊突然站起身,叫住可門外士兵。

「東方月,畢竟是我們的老熟人。」

「她突然來西京,一定人生地不熟,如果我們在閉門不見,反而顯得我們小氣,日後低頭不見抬頭見,怎麼也要大面過得去才行?」

花小蕊眉頭緊皺,並非是她向著東方月說話,而是東方月跟她們關係很好,算是她的閨蜜,所以不見反而不好。

「嗯。」

「東方月既然來了,當然不能不見。」

李珊珊點頭,她與東方月也很熟,聽了花小蕊所說,她點了點頭,后看向門外士兵道:「把東方月帶進來吧!」

「是!」

聽到李珊珊開口,門外士兵點頭,便轉身離去。

「東方月她可是一個狐狸精啊?」

「你們就不怕她跟你們搶男人?」

蘇夢不解了。

東方月之心,路人皆知。

那可是一直對雷凌糾纏不清,見縫插針的。

「蘇夢!」

「你怎麼可以這樣?」

「東方月可是比你還早認識雷凌。」

「但她可沒有像你這樣,厚著臉皮賴著雷凌?」

「若比較起來,恐怕你才是狐狸精才對!」

李珊珊不愛聽了。

看蘇夢那副想要佔為己有的樣子,惹惱她所說有些言重。

蘇夢小臉頓時通紅。

面對李珊珊所說,她卻無言以對,狐狸精就狐狸精,但她也不能讓別人搶了自己的機會啊?

「好了!」

「蘇夢,你的傷才剛剛好,我看你還是上去休息吧?」

看蘇夢口無遮攔的樣子,花小蕊怕蘇夢繼續就在這裡,說不定會惹出什麼亂子,便呵斥蘇夢上樓。

「我……我不幹!」聽到花小蕊讓她上樓,蘇夢搖頭,一副不情願的樣子,想要忤逆花小蕊的指令。

「你確定?」

花小蕊臉色頓時陰冷,瞪大眼睛看著蘇夢,一副再不走就要生氣的樣子。

蘇夢神色一怔。

看到花小蕊惱怒的樣子,嚇的她竟然不敢吭聲。

沒辦法。

自從上次,被花小蕊打的小臉來了花以後,每次一看到花小蕊動怒,就讓她內心發毛,有難以抗拒的陰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