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的一聲,那古書劃過一個高空半拋物線,然後完美的鑲嵌進了書架內。

而後他又是一個極其絲滑的轉身,將手中的另一本書推入了旁側書架。

氣質凸顯無疑!

過程極其柔順!

回頭瞬間,遠處的綠色水晶龍正好再度變回了婀娜的人形狀態,隨後,那小龍女的虛影躺在虛空中,朝雲空挑了挑眉。

雲空搖了搖頭,口吐唇語。

不了!

我家裏還有一個榨汁機……。

當然了,是真的榨汁機,這個小水晶龍是可以榨果汁喝的。

隨後,他來了一個優美轉身。

在所有人看來,別人修鍊講究一擊斃命,他修鍊好像就是為了美觀。

但無人關注。

雲空走的時候,是避開了那小水池的。

小水池中會轉化出一股股利於修鍊的天地之力。

照理說,天地之力有鑄脈效果,這對別人來說,只嫌多不嫌少。

雲空不一樣。

在他看來,這東西就像臭水溝,他硬是一眼都不看,還必須躲著,看着都得繞道走!

一路走着,雲空時不時會駐足欣賞一會兒四周校園夜景。

星海一中的第二個財力表現就是綠化很好!

在極山城,尋常高中哪會種什麼夜瑩樹。

這裏就是尋常了。

似乎想到了什麼,雲空從兜里掏出了手機,然後繼續在路邊散步著朝寢室走。

接通電話。

電話那頭傳來了一個很是輕柔的女聲。

「雲空?」

雲空也不管對方直接稱呼他的名字,輕笑道。

「明天需要帶點什麼嗎?」

電話那頭停頓了一下,懶洋洋的輕軟回應道。

「來兩株天刑草,在來一枚血寒果,最好只要果肉,把果脈去了的那種,這樣可以節約一下成本。」

血寒果去脈。

這樣倒是可以有助於寒性揮發,這是實驗需要。

說到節約成本,雲空失笑,這東西不都是可以找極山城的諸天財堂分堂報銷的嗎。

不過雲空還是點點頭,去脈就去脈吧,他就不做主了。

想了想繼續問道。

「血液的話……?」

「在來一滴炎馬的魂血吧。」

魂血,那可是妖獸體內的精華血液。

一頭大一點的妖獸,體內血液甚至可達數噸!

提純后真正富含生機和威能的,就這麼幾萬滴,幾萬滴那還是境界低的才有。

而境界越高,體內的魂血也是越少的,都濃縮了!

質量可怕的嚇人。

特別是極山城,偏人界內部,光是這些魂血的運輸費,就足以讓價格提升不少了。

雲空也是微微一愣,他就隨口一提,居然要用炎馬的魂血?

「你用炎馬的血幹什麼?」

誰知道電話對面嬌嗔道。

「哼,我用來助興還不行嘛!」

「好……就依你。」雲空有些無語。

話落,他不在出聲,就這麼將電話貼在耳邊,電話對面同樣也是如此。

兩人沉默了。

過了許久,電話那邊才用一股很複雜的語氣輕柔的詢問道。

「如今夾雜靈紋之力的功法對你沒有效果,你過幾天要不去試試《天地納靈訣》,或許……。」

雲空立刻毫不猶豫打斷道。

「鑄脈的我暫時不需要,《天地納靈訣》有一個翻版,叫《聚魂訣》,也沒有效果,你安心煉藥,爭取早日突破到望辰三等。

至於我,不需要你操心。」

「……。」

隨後,見對面不在開口,雲空心中嘆了口氣,掛斷了電話。

如今我的情況。

躺着上道院都行,你有什麼可擔心的。

…….

同一時間。

星海一中四層實驗樓內。

一位身穿雪白實驗服的少女咬了咬牙,美眉微蹙。

望着眼前的煉藥台,她有些氣惱的跺了跺腳,一綹靚麗的黑髮不自覺的隨風輕拂。

「關心一下還不行嘛,真是的,不解人意。」

說完,賢鈺有些生氣的拿起試驗台上的實驗千冥蘿蔔,兩手用力。

當場掰斷!

咔嚓。

……

很快,雲空就走到了星海一中寢室樓下。

寢室樓旁側,有一棵和寢室樓同高,夜間也會散發金色光芒的椰子樹。

這椰子樹名叫聖人木!

這樹可是校長當年建校的時候種在男寢這邊的。

還會結果,一年一次,果實也是金燦燦的,到了晚上就像有人在虛空掛了好幾個燈泡,亮的頂樓那邊寢室睡不着。

因為這果實成熟后散發的金光可以穿透學校寢室窗帘!

擋都擋不住,不過這金光可以淬體!

雖然很細微,但常年照射,他們這個年紀,肉身鑄脈也會輕鬆一些。

雲空望着聖人木,一臉的懷戀。

騏驥過隙,自己也畢業了。

當時老校長說過,這聖人木也叫悟道木,據說觸摸聖人木,聖人木會探測學員潛力,如果潛力很好的,那聖人木成熟的果子就會自動脫落。

這枚脫落的金色果子也就屬於那學員了。

後來雲空才知道,這聖人木是老校長用的手段而已。

果實倒是真的。

而且能量效果還不差。

質量極高,果實內的天地之力濃郁度,堪比魂血。

不過現在可惜了,雲空望着那聖人木有些感慨。

被一個金屬軟網罩住了,這是為了防止果實意外脫落。

至於何為意外脫落,那就要追溯到很早之前了。

搖了搖頭,雲空緩緩走上了寢室樓梯。

走到303門口,雲空停下了腳步,從衣兜里取出一張金屬卡片,放在了門把手掃描凹槽上。

滴滴。

哐當!

寢室里聽到雲空回來了,先是發出了一陣金屬哐當聲,隨後便陷入了沉寂。

咔嚓。

雲空打開了門,餘光朝寢室門背後衣櫃處看去。

衣櫃前,此刻站着一位胸肌極其浮誇的壯碩少年,死死盯着自己,不怒自凶!

周身倒是沒有釋放任何靈紋之力威壓,就這麼惡狠狠的看着。

許安武!

而朝里走的寢室正中央,有兩個刻滿了金色紋路的金屬凳子,和一個玉石桌。

其中一個金屬凳子上,坐着一位長相及其俊俏的少年,風度翩翩,手中拿着一隻水晶茶杯,雙眼微眯,看起來很是享受。

這時,寢室本無風,竟然颳起了一陣微風,刮的這俊俏少年一身墨色衣袍隨風輕擺。

這俊俏少年名叫善御,也是一位二世祖!

這時,善御一口將茶仰頭飲盡,風度翩翩的開口道。

「和謂九變,大衍之術,其數之最乃為九……。」

似乎想到了什麼,善御示意了雲空坐下。

隨後大手一招,對着許安武平淡道。

「還不快給雲兄上茶!」

許安武繼續表情猙獰,繞過兩人,走到了寢室廚房間,開始煮茶。

不是許安武想這樣,而是他一直就是這樣的表情!

雲空嘴角抽搐,隨後也忍不住了。

「別鬧!」

話落,雲空也不知道從哪裏變出來了一個空調遙控器,對着空中一按。

隨後,那寢室內的微風消失。

微風消失,善御墨色衣袍也停止了擺動。

見善御坐在石桌前品茶,雲空一臉淡然,拿出手機打開了一個視頻。

驟然間,手機中有無數咆哮聲如同排山倒海般傳出!

過了一會兒,善御的吼聲從手機中傳出。

「為了未來三年能夠好過,我先弄死你!」

然後,視頻中的善御拿着一把幽藍色長棍,朝着一位高三學員就是狠狠一揮!

砰!

然後就是善御被對面一刀抽飛的畫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