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世家眼中,戲子永遠上不得台,只不過平常的時候,會給他鄭錫陽幾分薄面。

他會來這裡,也是有著私心,想要在一定程度上和華曉萌綁在一起,另外就是順帶著滿足一下小女人的腐女心。

如果知道某人一來北國就得罪了劉氏家族的劉婷,他是無論如何也不會隨便帶人來的。

「這位小姐,能請你喝一杯嗎?」一道男聲傳至耳際,華曉萌抬頭,看到的是一雙桃花眼。

注意到對方眸中的驚艷,她伸手接過對方遞過來的酒杯,甜甜的笑,「好啊!」

王晟和陳亞斌有些意外的看著華曉明,似乎進行的有些過於順利了。

這王晟就是秦時悅剛剛看到的桃花眼,長得還算是不錯,有點兒小帥,不過和蕭謹言那種極品相比,就差了太多。

他身邊的陳亞斌也算是中等顏值。

而他們兩家的身家都是不錯的,在北國處於中上流,不然,也無法出現在宴會之中。

「你們是想要請我跳舞嗎?」華曉萌眼中的興味閃過,歪著頭懵懂的問。

王晟和陳亞斌對視一眼,都是笑出聲。

前者道:「對對對,不知道我有沒有這個榮幸……」

華曉萌不等王晟說完,就出聲打斷,「可是你們有兩個人,我只有一個人唉,這可怎麼辦呢!」

她看起來有些苦惱,「要不這樣吧,咱們做一個交易怎麼樣?」

陳亞斌疑惑的問:「什麼交易?」

華曉萌晃晃酒杯里的紅酒,緩緩的說:「很簡單,你們互相擁抱一下,親吻對方的臉頰,以示友好,最後猜拳定勝負,誰贏了,我就跟誰去跳舞。」

最後還加一句,「到時候,我會喝掉這杯酒!」

聞言,王晟和陳亞斌有些為難。

「這不好吧!」

「有什麼不好的,親吻臉頰是國外的禮儀啊,我從小生活在國外,這是代表著雙方友好的象徵,我不想因為我而導致你們的感情破裂,還是說……」

「你們不想請我去跳舞?」華曉萌有些委屈的抿抿唇畔,「既然這樣,你們離開就好了呀!」

她本來就矮矮小小的,看起來和未成年一樣,這可憐兮兮的樣子,尤其惹人憐愛。

聽她如此說,王晟和陳亞斌也沒有再懷疑,畢竟只是親臉而已,只要華曉萌真的喝了酒,跟著他們離開,接下來還不是任由他們施為。

「那好吧!」王晟看向周圍,好在這個時候沒有什麼人注意到他們,他立馬將陳亞斌扯過,快速的在後者臉上親一口。

咔嚓!

華曉萌拍完照,滿意的看了手機里的畫面,雖然比不上她頂級的收藏,不過也還是不錯了。

「你在做什麼?」正準備親回去的陳亞斌看到華曉萌的動作,驚呼出聲。

「我在做什麼,你們看不到嗎?當然是拍照啊!」

華曉萌說著,晃晃手機,臉上甜美的笑容淡下去,那張可愛的小臉驟然染了幾縷邪肆,呵笑一聲,伸出手將放置在桌子上的酒杯推到。

悠悠的道:「你們在裡面放了什麼東西?」

。 顧元白就硬逼着他聽了整整十天的番薯土豆玉米的事。

反覆地說, 不停地說。白日裡坐在薛遠的背上,在他做着俯臥撐的時候也在說。薛遠從來不知道聖上這麼能說,他眼睛無神, 被唸叨得神魂出竅。

除了說, 顧元白還帶着他下了地。

珍惜的糧食種子就在宮中開闢了一處重兵把守的地界種植, 顧元白每日都要去看一看。他和薛遠踩了一腳的泥, 手上身上也都是被濺起的泥點子, 因爲薛遠一直跟在顧元白屁股後頭,他連臉上都有顧元白龍靴後頭帶起的泥塊。

“滾邊兒去,”彎腰看幼苗的聖上轉頭瞪了他一眼, “別離我這麼近。”

薛遠晃晃悠悠地往後吝嗇地退了一小步,左右看了看, “聖上, 三塊地兩塊都已出了苗, 怎麼還有一片沒有一點兒動靜?”

笑着的顧元白眉目染上憂慮,他看了看沒動靜的那塊地, 嘆了口氣,“估計是死了。”

“那塊地種的是什麼?”

“土豆,”用的是最肥沃的地,照看的都是最精細的農戶,但還是沒有種出來, “種子到大恆時, 應當已經乾死了。”

土豆啊, 沒人會比顧元白更知曉它的好處了。

他難受是真的難受, 但看了看已經長出幼苗的番薯和玉米, 又笑了。

滿足了,已經值得了。

番薯和玉米一旦能成功, 那麼大恆就該迎來一次人口大增長了。

薛遠沉吟了一會兒,“死了也無事,至少……”他含蓄地道,“‘土豆’這個名字傳出去,文人雅士又得暗思聖上起名的法子了。”

顧元白:“……”

老祖宗叫的名字,你們還有意見?

但顧元白想了想先前的炕牀,又想了想土豆這個名字,若是土豆真的成活了,文人雅士要是想要寫詩讚揚土豆,不又成了《詠土豆》?

咳,史書上又該如何說,大恆皇帝顧元白親自命名其爲土豆二字?

相比於先帝的文雅風格,“玉郎峰”、“捻花瓷”、“棗無花溪爐”這般的命名,顧元白這個皇帝當真是太接地氣了。

不是不好,只是想要讚揚聖上的文人雅士們着實無從下手。

顧元白若無其事地轉回了視線,“名字不重要,重要的是它的價值。”

他又嘆了一口氣,“一旦土豆能養活起來,一畝地就是粟畝的兩三倍啊。”

唐代粟畝平均能畝產三百三十斤往上,大恆粟畝地也是這個水平,土豆是高產作物,現代時普通的種植手法也能畝產千百斤,顧元白不能確定在古代種植土豆的畝產量能達到多少,但大恆的土地肥沃,連年風調雨順,總不該少於八.九百斤吧?

薛遠瞳孔一縮,猛地回頭去看毫無動靜的土豆地,“兩三倍?”

他瞬息就明白了這些土豆地的重要性,但在明白後的下一刻內心深處就涌起了顧元白剛剛升起的濃濃失望之情,一喜一悲之下,薛遠僵硬地道:“聖上,種子當真死了?”

顧元白可惜道:“應當是死了。”

薛遠無言以對,心疼得喘不上來氣。

“索性番薯和玉米已經長出了苗,”顧元白溫柔地摸了摸一旁的番薯苗,“這兩樣東西不低於土豆的產量。”

薛遠覺得又能喘氣了,他珍惜地看着這些小小的幼苗,半說着笑,“聖上這話一出,我可算知道聖上爲何會連日裡不停唸叨它們了,這幾株小苗的確比我重要的多。”

這話酸的。

顧元白瞥了他一眼,“走了,該用午膳了。”

薛遠跟上他,慢條斯理地道:“聖上知曉得可真多,臣還得跟着聖上多學一學。聖上,親一口?”

顧元白走得更快,薛遠瞧見了他背後,帶出了笑:“聖上,您背後都是泥點子。”

“無事,”顧元白皺着眉,側頭朝後看一眼,“回去後再收拾。”

薛遠卻拉住了他的手臂,兩人走到隱蔽的大樹後,薛遠才小聲道:“我先給擦一擦,大片的泥都濺到腰臀上去了,太過顯眼。”

顧元白還未說出話,薛遠已經蹲下身,從懷裡掏出手帕小心地擦了起來。顧元白麪無表情地忍了一會兒,還是沒有忍住,“薛九遙!”

薛遠放開軟肉,收起不規矩的手。他面不改色地站起身,帶着顧元白從樹後出來,“都幹成泥塊了,還是回去沐浴好。”

顧元白輕哼一聲,“手腳成日不老實,還好成了薛將軍的兒子,否則怕是要成了不知哪兒的潑皮無賴了。”

薛遠聽到他這句專門說出來的話,不由露出一個暗藏深意的笑,“我若是潑皮無賴,那也只無賴聖上一個人。”

顧元白隨意道:“怕是你連我的面都見不到了。”

薛遠眉頭一凝,良久,他緩緩點了點頭,“是託了薛老將軍的福。”

*

兩個人甫一回到宮殿,就有百獸園的太監來報,薛遠送給顧元白的那兩匹成年狼快要不行了。

顧元白一愣,衣裳都來不及換就跟着太監來到了百獸園。兩隻毛髮已經蒙上一層白灰的狼無力躺在地上,顧元白和薛遠一靠近,它們便從喉間嗚咽了一聲,幽幽的眼睛艱難轉着,費力蹭蹭主子的手,緩緩沒了聲息。

它們活了十二年,在今日老死了。

薛遠扶起顧元白,低聲安慰:“聖上,咱們找個地方把這兩隻狼給葬了。”

顧元白還有些愣神,“好。”

wWW▪тt kan▪CΟ

百獸園還有兩隻狼,那是自狼崽子時便被送進宮的小狼。顧元白沉默地看着薛遠將那兩匹狼牽出,一同看着太監挖着坑埋葬狼屍。

這些狼野性不馴,卻被薛遠馴得極其聽話,它們時時陪在顧元白身邊。這些狼給顧元白添了不少的麻煩,但也有許多的樂趣。

他同薛遠有空便帶着它們在晚間散散步,也時常在四雙綠幽幽發着駭光的狼眼之中貼上脣親密一番。可轉眼之間,其中的兩隻就已經老到死去了。

田福生在一旁勸慰道:“聖上,這兩匹狼未曾受過什麼苦,每日吃好喝好,還備受聖上寵愛,這一輩子活到老必定沒有什麼遺憾了。”

顧元白嘆了口氣,這一口氣還沒嘆完,薛遠就捂住了他的嘴,“常嘆氣不好。”

“我只是有些遺憾罷了,”顧元白道,“畢竟它們陪了我數年。”

薛遠放了手,他身旁的那兩匹略微年輕一些的狼便走到了顧元白身邊,小心翼翼地舔舐着他的指尖。

塵土落地,綠葉隨風。等兩匹狼埋葬好了之後,顧元白有些沉默地同薛遠往回走,行至半途,他突然感慨道:“之前只覺得有些難過,現在一想,它們還是一起走的。”

“這樣挺好,”薛遠的手指插入顧元白的指縫,與他雙手相扣,“我也會與聖上如此。”

顧元白笑了笑,“那便不行了。我身子骨差上你許多,戰場上的暗傷都幾乎對你沒有什麼影響,你又怎麼會與我同時老死呢?”

事實也是如此,原著改編的網劇之中好似就是褚衛率先死去,薛遠獨自過了有二十年。

薛遠當真是天之驕子,只長壽這一條旁人便比不上。顧元白眼簾垂下,每次想起原文中薛遠同褚衛這一對,他心中都會異常不舒服。

也只有薛遠對他堪稱是着了魔的癡迷,才能抵消這樣的不適。

他聲音低得被風一吹就散,“你能活到百年,我卻不行。”

甚至這些命,都是在閻王手裡搶來的。

薛遠臉色難看,顧元白卻沒有看到,直到他陰沉的聲音響起,顧元白才擡起頭看他,“聖上以爲我會獨活嗎?”

顧元白幽幽地想,你原本的命定好兄弟死了之後你不就獨活了嗎?

“聖上是不是忘了我同你曾說過的一句話?”薛遠眼神陰翳,他摸着顧元白脣側的軟肉,心道這張嘴又要吐出讓他傷心的話了,又要給他紮上幾刀子了,“我同聖上說過,若是你死了,臣就先去堵着你的黃泉路。”

他說完這話,話語陡然軟了下來,懇求道:“元白,你信我。”

顧元白張張嘴,正要說“我信”,薛遠就已低下了頭,他的額頭抵着顧元白的額頭,雙手捧着聖上的臉,顧元白一眼就能看到他的眼底,看到他已經有些發紅的眼睛。

薛遠喃喃,“我沒有你活不下去。”

顧元白心跳開始變快,他垂着眼,靜靜感受着此刻的溫情。

“我想同你永遠在一起,”薛遠鼻音開始濃重,“你爲何總是不信我說的話。我只想要你,只想陪着你,我每日醒來的第一眼見着你時,你不曉得我是多麼開心。若是你終有長眠地下的那天,我只想摟着你長長久久睡下去。我獨活?顧元白,你怎麼能說出這麼狠心的話。”

過了良久,顧元白勾脣,“朕記住你這話了,你到時候不想死,我都得一杯毒酒賜下去了。”

薛遠放鬆,連親他十幾口,“死了也追着你,別想讓旁的鬼碰你一下。”

顧元白樂了。

心中也不免疑惑,那爲何在原文中,薛遠在褚衛死後還好好地活到了壽終正寢?

*

時間一月一月過去,種着土豆種子的土地沒有半晌動靜,顧元白已然確定土豆是種不出來了。他收起最後那點期望,徹底把精力放在了番薯和玉米的身上。

農戶們伺候苗子伺候得小心翼翼,八月中旬,番薯和玉米終於到了成熟的時候,一個豔陽天,農戶拿着農具,在聖上和一衆人的目光之中嚥了咽口水,一把刨出了泥地下的東西。 「不同意?為什麼?」花小寶沒想到自己的保鏢居然反對。

阿軻憋著不說話,似乎還有一點扭捏。

這就奇怪了!

「阿軻!做為我的保鏢,你難道想臨陣脫逃嗎?」花小寶責問道。

「我……」阿軻欲言又止。

「你是覺得危險,工資低了嗎?那行,這次回來,給你獎勵五十萬,可以了吧。」花小寶說道。

「我……」阿軻欲語還休。

「你是覺得工作內容太多了嗎?你放心我已經想過了,以後秘書的工作就不讓你做了。你就做女傭隊長,和保鏢就可以了,工資開雙倍,這樣可以嗎?」

花小寶覺得自己的條件已經開得夠高了。

「我……」阿軻居然臉紅了!

花小寶快被氣死。

「我我我,你倒是說話啊!怎麼去訓練一兩個月,就變得這麼靦腆了呢?這不是你的性格啊!」

這時,秦妖嬈開口說道:「老闆,你難道沒有看出來嗎?阿軻是不想做你的女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