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特蒙德門前的危險還沒有解除,伊布在禁區前沿將本德的頂出來的球停下,抬頭觀察禁區裡面,齊策跑到他面前,兩人正面對決。

本來一般這種時候是齊策等在前面反擊的時候,但時間不多了,也就回來防守,前面只剩下一個羅伊斯。

用東克的巔峰附體,伊布竟然沒有第一時間晃開齊策,但他也沒有冒進,而是一腳橫傳,又是帕托。

帕托沖入禁區再次射門,球砸在禁區里的人堆!

一片混戰!

齊策已經站在中後衛的位置上和ac米蘭球員拼搶,終於是一腳標準的中後衛式大腳解圍,總算將這次危機給挺了過去。

「上半場最後時間ac米蘭的進攻打得很好,他們是真的想贏這場比賽啊!」

「是的,ac米蘭作為曾經的歐冠王者,如今這個局面肯定不能讓他們滿意,不過這次齊策回防也是挺關鍵的,沒想到最後把球解圍出來的竟然是齊策。」賀偉笑著說道:「都說齊策是個很全能的前鋒,沒想到在後防線上他的作用一樣關鍵。」

7017k 陸子楚淡淡瞥了眼紀行遠,抬步往大廳里走去。

很快,他便看到了一個中年男人,男人身後站着兩個保鏢,似乎是貼身保護中年男人的人身安全的。

面對那男人帶着壓迫感的視線,陸子楚迎上那個男人的視線。

和那個男人對視。

「沈先生,您找我有事?」

陸子楚聲音中隱隱帶着一絲不悅。

站在原地,紋絲不動。

「坐吧,子楚。」

「不必了,有什麼事情你儘快說,我還要回去忙。」

陸子楚語氣中充滿了疏離,本來就跟這個男人不熟。

「子楚,當初的事情我需要跟你解釋……」

「對不起,沈先生,我不想聽。」陸子楚直接回絕了,也知道男人要說什麼。

他並沒有想好原諒這個男人。

「子楚,我知道你心裏的想法,但你畢竟不是陸家的孩子,你是我的兒子,身上流淌著沈家的血液。你是沈家的人!」

沈先生滿是激動的道。

找了兒子很多年,終於確定他的兒子就是陸子楚,陸氏集團的總裁。

也是華國商業界的精英。

他對這個兒子感到非常滿意,出色而又優秀,身上的狠厲絲毫不遜色他。

「那又怎樣?我不會回到沈家的。」陸子楚滿臉的冷漠。

「子楚,你若想做生意,完全可以繼承沈家的生意,你是沈家未來的接班人。」

樓上,另外一道黑色的身影緊緊盯着陸子楚。

似乎跟陸子楚差不了多少。

聽着沈先生的話后,他下意識的抓緊了欄桿。

老頭子非要把就落在華國的孩子接回沈家嗎?

若真是這樣,陸子楚就有危險了。

「我知道沈家家大業大,但跟我沒關係,我姓陸。」

陸子楚依然一副不卑不亢的模樣。

他會輕易像任何人低頭。

「雖然陸家對你有養育之恩,但你的父親終究是我。」

「若你媽還在。她也希望你認祖歸宗。」

他不允許自己的孩子流落在外面。

這些年他一直都在找,現在終於找到了。

「你少跟我提我媽,你不配!」

陸子楚對自己的身世早已清楚,陸爸爸和陸媽媽從來沒有隱瞞過他。

他們將他視如己出,讓他當陸家弟弟們的大哥。

即便陸爸爸最後一刻,還是將陸家的一切都交到了他手上。

小時候他幻想着找自己的親生父親,結果一次又一次的失望,等大了之後,就沒有那種念頭了。

直到這個男人找上門來被他發現,他的親生父親——沈意之。

他也暗中調查了這個男人。

原來他和母親消失的第三年後就跟其他女人剩下一個男孩。

「子楚。」沈意之眉頭緊蹙,他早就料到陸子楚的態度。

「沒事情的話,我希望沈先生不要打擾我的生活。」

「我在華國生活的很好,已經不需要什麼父親。」

小時候最需要沈意之的時候沈意之不在,現在他大了,沈意之來這裏裝什麼父子情深?

陸子楚眸子往閣樓看了眼,早就注意到那道視線注視着自己。

「沈家不差繼承人。」

陸子楚說完便冷漠轉身。。 當許林趕到仁佑山莊的時候,門口已經有着不少巡查車和救護車。

許林走進仁佑山莊,就見一個個擔架正在搬運著躺在地上那些受傷的退役老兵們。

「教官。」

在擔架上的武隊長看見許林,眼睛頓時一亮,緊接着他臉龐上就露出了愧疚之色,對着他說道:「對不起,是我失責了。」

許林搖了搖頭,出聲說道:「不關你的事情,你好好養傷,接下來的事情交給我來。」

聽到許林的話,武大虎點了點頭,沒有再多說什麼。

這個時候。水冷涵也是走了過來,然後就看到了許林身邊的陳亦涵,頓時皺起秀眉,問道:「她是誰?」

之前在大蠻娛樂里許林聽到仁佑山莊出了事情后。他就連忙趕過來,至於陳亦涵也很好奇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所以也跟着一起過來。

許林心繫仁佑山莊這些人的安全,所以也沒有太過在意,也是拉着她上車來到仁佑山莊。

見水冷涵詢問,許林只是說道:「我的一個朋友。」

聽到許林的話,水冷涵的眼神有些異光,這個傢伙。怎麼身邊儘是女人?真的是有夠花心的!

水冷涵的這個想法,站在許林身邊的陳亦涵同樣也是有這個想法,甚至自己好像還被打擊到了自信。

因為陳亦涵的目光往水冷涵的胸部一瞄,再瞄一下自己的胸部,還是有點小,果然男人都還是喜歡大一點的啊!

許林並不知道她們心裏的想法,只是又問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水冷涵沒有立刻回答,而是看了陳亦涵一眼。

許林立刻心神領會,說道:「她是自己人,沒有關係,說吧。」

自己人?我是自己人?聽到許林的話,陳亦涵的俏臉頓時就變得緋紅起來,也不知道到底是在腦補什麼。

換成以往的話,許林恐怕早就把陳亦涵丟出去了,只不過這個時候,他可沒有什麼閑心。

「是天水莫家的人,」水冷涵對着許林說道,然後頓了一頓,「而且他們還把小嵐抓走了。」

轟!

頓時,一股濃郁的陰寒殺意就在許林的身上釋放而出,他眼中的目光猶如兇殘的遠古荒獸一樣森冷,四周的溫度也是因為他身上散發出來的無形殺意下降了幾分,讓站在他身邊的水冷涵與陳亦涵都是身體猛然一僵,感覺到了自己的皮膚表面被無數細針扎著一樣。讓她們覺得有一些生疼。

「許林!你沒事吧?」陳亦涵畢竟也是一名武者,她自然感受到了許林身上迸發的殺意,連忙出聲說道。

聽到陳亦涵的話,許林也反應過來了,身體稍微一震,那殺意便是收斂開來,搖了搖頭,說道:「我沒事。」

「許林,你剛才那一副模樣,很可怕,很讓人害怕。」水冷涵也是沉默了一下,出聲對着他說道。

「抱歉嚇到你了。」許林聞言,沖着她說了一聲,旋即他就看着水冷涵,臉上露出了平靜之色,說道,「冷涵,我想要請你幫我一件事情。」

許林突然這麼正經讓水冷涵一怔,這副模樣顯然讓她有一些不習慣,但是她還是出聲問道:「你想要我幫你什麼事情?」

「你也看到了,我的人現在都受到了很嚴重的傷勢,短時間之內,恐怕是沒有辦法再繼續保護仁佑山莊了。所以我想請你這段時間,幫忙照看一下山莊,少則半個月,多則兩個月,我會付給你相應的酬勞,不知道可不可以?」許林看着水冷涵,出聲說道。

水冷涵聞言,頓時皺起秀眉。正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在他身邊的陳亦涵卻是搶先說道:「你需要人,那找我就好了,反正最近他們也沒有什麼事情,就讓他們幫你守着就行啦。」

許林聽到陳亦涵的話,頓時皺起了眉毛,他想要再說些什麼的時候,陳亦涵又是笑着說道:「放心吧,我會約束他們不要亂來的。」

許林還是很相信陳亦涵的,所以倒是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說道:「那就麻煩你了。」

許林也覺得由陳亦涵的人來看着比較好。畢竟水冷涵是一名武官,不可能因私忘公,是他自己考慮得不得當了。

水冷涵本來心裏的想法也是這樣的,畢竟自己是一個人民武衛。怎麼可能天天在這裏守着別人的一個私人莊園?

但是現在這個活被陳亦涵搶過去了,不知道為什麼,水冷涵的心情並不是很好,但是她還是出聲點了點頭。說道:「的確,我畢竟有職責在身,所以不好過來,但是最近我會加強四周的巡邏,讓他們注意一下仁佑山莊的情況。」

聽到水冷涵的話,許林也是點了點頭,開口說道:「謝謝。」

這個時候,陳亦涵又是眼中充滿了興奮之色,出聲說道:「所以,你交待了這麼多,你是不是想要去天水莫家?」

陳亦涵很了解許林的性格,儘管他現在看起來很平靜,但是實際上,在這等平靜之下,隱藏的卻是如同火山般的怒焰。

「你要去天水莫家?你是想要帶回小嵐?你可千萬不要亂來,那可是武道世家!」聽到陳亦涵的話。水冷涵俏臉上頓時浮現出了一抹驚駭之色,連忙勸說道。

「正是因為武道世家,我才更要去,」許林面無表情地說道,「既然他們敢這麼光明正大的上門打傷我的人,還搶走小嵐,呵呵,我要是不去把場子找回來。還真的當我怕了他們不成?」

是的,許林從來都不是一個心慈手軟的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只不過人家都已經打上門來了……呵呵,真的是不好意思,那就等著十倍的代價來償還吧!

「好啊好啊,我跟你一起去!」陳亦涵頓時興奮地叫了起來,同時又說道,「我有專機,能夠很快就到天水。」

許林聞言,沉吟了一下,便是點了點頭,說道:「好。」

水冷涵的臉色則是微微一變,出聲說道:「許林,你真的想清楚了?要不,我回去找我爺爺商量一下?」

。 一時間信息量太大,唐柒柒無法回神。

眼前眼神閃爍,不太敢和她正視的中年男人是她的親生父親。

她也是長這麼大才知道自己不是唐家的孩子,可這位何先生是該知道的。

所以,明知道她們母女過得水深火熱,母親病重沒錢治療,依然不管不顧。

對於他們來說,她們就是不相干的人,為什麼要救。

她可以理解,畢竟罪魁禍首是唐景平,何先生也是受害者。

可現在他的兒子急需要骨髓捐贈,找到了自己頭上,卻道德綁架告訴她,她的命是何家給的,自己有權利去救何世勛?

這算是什麼道理。

「你覺得我有義務去救你的兒子,對嗎?」

她看都不看許明珠一眼,而是眼神灼灼的落在何秋身上。

何秋鼓起勇氣點頭:「你是姐姐,救救你弟弟。」

「抱歉,我只有一個弟弟,是唐幸。你們何家和我沒有半點關係……」

唐柒柒的話還沒說完,就遭到了許明珠的激烈反對。

「世勛也是你弟弟,你怎麼能見死不救,那可是一條活生生的性命!我們只有這一個孩子了,他要是死了,我們夫妻兩下半輩子怎麼活!」

許明珠覺得唐柒柒的命是何家給的,她容忍這個私生女活這麼久,不就是為了應付這種突髮狀況嗎?

可唐柒柒倒好,竟然不承認何世勛是她的弟弟。

其實許明珠也不想這樣,一個私生女怎麼配成為她兒子的姐姐,可現在有求於人,只能抬高唐柒柒的身份。

「你可以不說話嗎?何先生是我生父,我和他還有關聯,和你似乎沒有任何關係吧。」

唐柒柒態度冷漠了幾分,噎的許明珠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明珠,你太激動了,讓我來交涉。」

「好,我為了兒子,不和她一般見識。」許明珠心不甘情不願的閉上嘴,在一旁聽著。

「何先生,這些年你都知道我的存在,知道我過著怎樣的生活,對嗎?」

「我是知道,但我也有自己的家庭,你還是唐家的女兒……」

「你不需要和我解釋那麼多,你只要回答是或者不是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