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的話,她怎麼會知道的這麼清楚?

凱旋ktv,三樓包間。

不得不說,這ktv從外面看已經是富麗堂皇,裡面更是無比奢華。

整個裝飾完全採用的金色色調。

Ktv裡面充斥著大量身著暴露的美女,尤其是前台的美女更加的性感,好傢夥,這看的薛維差點把持不住。

三樓的包間可以說是最大的,這裡也是專門給一些上流社會的人準備的。

推開包間,那面積足足有一個籃球場大小,裡面各種遊樂設施,甚至還有專門的dj。

各種各樣的美女形形色色,鶯鶯燕燕的聲音此起彼伏。

坐在沙發中間的男生身著白色的休閑服,頭髮梳成背頭,那鮮亮的髮蠟在燈光的照射下都隱隱約約的反光。

「吳少,很抱歉,路上出了點狀況,我們來晚了。」何琴有些抱歉的笑了笑。

吳迪端著一杯酒一副儒雅的站起來。

那英俊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沒事的,現在不是還沒到一點,快點坐吧,大家都是藍海的同學有的人你也見過,就不用我多介紹了吧。」吳迪笑道。

何琴對著眾人笑了笑。

「那是當然。」

隨手,何琴便拉著歡歡和薛維他們坐在了一側的沙發上。

薛維看著周圍,這種高檔的ktv不得不說薛維真的是第一次來。

之前他和錢磊去的都是小的ktv,人均消費不過二百左右,這裡,恐怕一瓶酒都得五六百吧!

薛維在那裡四處觀望著,看著一群狂歡的男男女女。

害,富家子弟的生活永遠都是這麼快樂,哪怕現在薛維有錢了,薛維感覺自己都不會過上這種瀟洒快樂的日子。

咱薛維可是一個負責人的好男人。

怎麼可能會出入這種風花雪月的場所呢?

不,不可能的。

「小琴,很抱歉突然把你叫過來,你能來到我的生日宴會,是我的榮幸,沒有提前通知你,我自罰一杯。」吳迪端起一杯酒後直接一飲而盡。

這種高富帥,在配合一點撩妹的手法,那任何女生都是抵擋不住的。

哪怕知道眼前的這個傢伙是一個名副其實的渣男后,也會有不少女人舔著臉來找他。

何琴羞澀一笑。

也是端起一杯酒對著吳迪。

「別,吳少,能夠來到你的生日宴會也是我的榮幸。」

看著何琴一飲而盡的樣子,又看著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吳迪下面一團邪火匆匆的燃燒著。

這娘們!非得辦她不行!。 玄棺快急瘋了。

帝傾君這邊已經接近尾聲,所有黑氣都已被她抽出來,此時出現絲毫差池,她就危險了。

可她一旦成功了,它不僅前功盡棄,事後還不知道她要怎麼收拾它呢?

它現在很為難。

它是該盼她好呢?還是盼她不好呢?

……

……

有人在公共頻道控訴歐皇幫發瘋,在新手試煉地大肆屠殺玩家。

並請求當前在線的有識之士出手相助,為民除害!

蘇謝組織了下語言,迅速回懟:

「奸險小人看不得別人好,試圖殺人奪寶。

生死要緊的關頭,偷襲別人,只為幾個懸賞令。

宵小之輩恰爛錢。

圍觀群眾娛樂至死,歐皇幫事前已經發出通知。

請諸君來現場一觀便知!

還請當前在線、嫉惡如仇的好漢速來助戰!」

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

圍觀群眾也分不清到底怎麼回事。

但新手試煉之地打起來了是真的,還是打群架,好幾個幫派都參與其中。

現場人滿為患,十分熱鬧。

看到傳音的玩家一窩蜂湧入新手試煉地看熱鬧,很快,那片地圖人數就超過限制……

後來者進不去了。

發傳音之人看到這條消息,返身回來,開紅怒殺蘇謝。

別人他打不過,蘇謝這個小奶蘿還打不過嗎?

敢發傳音懟他,死不足惜!

一隻小奶蘿被一狼牙棒錘死在地。

蘇謝眼前的畫面變成黑白色。

幫派頻道發來紅字通知:我幫成員景琛在新手試煉地被玩家奶奶熊開紅擊殺。

正打架的錢皓宇盛怒。

景琛是歐皇幫唯一沒有開紅參與這場廝殺的玩家。

他還讓他在外圍躲著。

只是發了一條傳音,便被人殺人滅口。

「這人哪來的?」錢皓宇問。

幫派里有人回答:「歲暮的幫主。」

「一會兒掛懸賞,我來殺。阿琛去下戰書,宣戰。」

不打到他們幫派就地解散,他就不姓錢。

「好,好的,宇哥。」蘇謝應道。

然後退出幫派語音,切換錢皓宇的小號上線。

重新加入幫派語音,繼續負責傳音公關和後勤。

帝傾君正在回渡黑氣,身後的漩渦正慢慢縮小。

就在這時,變故橫生。

全服榜一參戰了。

榜二榜三緊隨其後,他們是結義好友。

他們踏空而來,一身特效閃瞎眾人狗眼。

「屠戮我幫幫眾,萬死難辭其咎。」

話是對錢皓宇說的。

他只有這麼一句話。

反正就是為了幫眾出頭。

話罷,舉劍向錢皓宇砍來。

別人不夠格讓他出手。

歐皇幫其他人,二弟和三妹會解決。

動手歸動手,但他沒有讓劍氣波及帝傾君那邊。

錢皓宇主動拉開距離。

將戰場移到別處。

「水老闆!啊這……這……怎麼打?」眾劍之巔啊,怎麼打?

「沒事。木魚去打鶴老闆。」錢皓宇道。

「那我呢?我呢?」大輝打字道。

「你去打那個奶媽。」錢皓宇說。

「別啊~她血量又厚,打人又疼,根本打不動。」

他在那兒打半天,人家一口奶回滿。

「那你去打鶴逐巫山。」錢皓宇道。

「那……還是算了吧!我打奶媽。」大輝慫道。

鶴逐巫山,和錢皓宇一樣。

屬於高修、群攻玩家。

他要是還沒靠近就被他劍匣里飛劍戳死了,那多丟人!

他還是帶著剛拐到手的奶媽去打她同門吧。

好歹是二打一,有贏面兒。

「剩下的現場就交給你們了。」錢皓宇不放心道。

他怕他走了,又來人。

或者人群中看熱鬧的人參戰,他們就沒辦法了。

「您去吧,幫主!」眾人發文字道。

就不發保重了。

錢皓宇全服排行榜第六,對上榜一,沒戲!

話雖這麼說。

他們還是抱點希望的。

錢皓宇的優勢在速度,他有一個瞬移躲避技能,而且攻擊範圍遠。

說不定能秀一波。

把水老闆耗死。

嗯……還是不可能,水老闆組隊來的,他能回血。

而幫主的綁奶……奶量感人。

剛剛還被人一狼牙棒錘死了,現在還地上躺著呢。

木魚對鶴逐巫山有先天優勢。

她是影殺刺客,能隱身。

屬於爆發輸出,擅長貼身搏鬥,攻擊帶強控和眩暈效果。

屬於那種看準時機,一套帶走敵人的玩家。

影殺刺客是對她這個門派敬稱。

就在他們相繼離去之後。

又來了一批人。

其中幾個是修為排行榜上前十五的存在。

「走!」丑法師說了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