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瑜兒覺得自己又降落在一個女孩的身體里。心裏還想着壞童童,我只是說的誇張了點,還沒有好好感受自己變得多強呢,就被踢出來了。

嗯,睡得不是很舒服,宋瑜兒扭扭身子,似乎是在一個很狹窄的地方,絕對不是床上。再挪一挪身體,盡量把自己調整得舒適一些。強烈的困意下只能強迫自己睜開眼睛,光線很暗。邊上有人一個年輕的男子窩在邊上靠椅里,但肯定原主是不認識的,身體反饋沒有一絲熟悉感,小心翼翼看下周圍,哎呀媽呀,這是在飛機上呀。

自己坐在靠窗這邊,將遮光板抬起一點看向外頭是晚上呢,整架飛機里的人都在睡夢裏估計離降落還早,先接收記憶再說。

從某種程度上說,這姑娘算是人生贏家了。從小都是可可愛愛受人喜歡,同時也是學霸型的人物,從小學到高中就沒跌出過年級第3名。宋珊珊家庭和睦,又是獨生子女受盡父母的寵愛,高中畢業就把托福雅思都考過了。申請去英國倫敦聖馬丁學院學習珠寶設計,完成自己從小就有的夢想成為一名珠寶設計師。

去了聖馬丁以後確實也一路高歌,學校課業完成的非常好,參加校內校外各種各樣的比賽,也都能斬獲不錯的成績,履歷可謂光鮮亮麗。

畢業前又被導師推薦到倫敦頂尖的珠寶公司實習,取得了主設計師的青睞。邀請她留下來共事,然而宋姍姍卻想回國,她很戀家。

在回國之前還打了一場勝戰,參加香港的一個賽事(JMA國際珠寶設計比賽)。在這次比賽中依然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績,並與合作參賽的珠寶公司張大生簽了聘用協議達成聘用關係。

準備回國後到張大生珠寶公司工作,成為旗下新品牌的主設計師。可以說到了這一步,她確實就是女主角的命格。之後只要盡情揮灑自己的才華,就會在珠寶界擁有一席之地,但是如果真的這樣,哪裏會有宋瑜兒的出現。

在公司一個新品牌的成立也是有競爭的,公司內部發起一個設計比賽,面向全公司及社會上的珠寶設計愛好者徵稿比賽,宋珊珊作為一個新銳設計師,自是全力以赴。

辛苦一個月終於定稿,不曾想與一個名不見經傳的遊戲動畫小美工陳樂顏撞稿。無論從設計理念還是最後的定稿,達到了九成的相似度。所有人都確信他們二人中心有一人是抄襲的。追根溯源,在交稿日期上他們發現了蛛絲馬跡。那陳樂顏竟然早宋姍姍半個月交稿,於是就有人臆想,作為張大生力捧的天才設計師,有可能利用職務之便,竊取了陳樂顏的設計稿,並將它佔為己有!

流言四起,越傳越盛,甚至有質疑她的學歷也是假的,往日的榮耀是炒作的,以前的作品或者都是偷同學老師的。滿滿的惡意向宋珊珊無休止的湧來,而那小美工陳樂顏,卻憑藉那套設計取代了她,成了張大生新品牌主設計,那設計作品也大賣,一時風頭無倆。

宋珊珊從沒受到過這種挫折,在父母的幫助下漸漸走出陰霾,只是她想不通為什麼事情會這樣,她知道自己肯定沒有抄襲的,於是又重新設計了一套系列首飾。到另一家珠寶公司金福祿去投稿,希望藉此走出陰霾重回設計界。金福祿的高層接待了她,卻告訴她剛剛她用作應聘的這個首飾系列,今天張大生剛剛推出來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並告訴宋珊珊她已經被行業內封殺,不可能找到珠寶公司工作了。

宋珊珊想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離開張大生之後,自己就與那陳樂顏沒有任何交集了,她是怎麼從自己這裏盜取設計圖的,於是決定自己做個自創小品牌。沒想到的是自己每出一個設計,張大生那邊就會早一步推出來。

自己嘔心瀝血做出來的設計每每被人盜取且獲得成功獲得巨大的利潤是個人都會瘋。難道那人是在自己電腦上裝了監控設備,或者是黑客黑了自己,想不通也沒有證據,於是她放棄了電腦繪圖。用最原始的手繪完成設計工作,更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彷彿有人住在她腦子裏一般,不論是她靈機一動的靈感,還是稍有頭緒想要實施的那些設計都會被人盜取。儘管與她的設想有些出入,但大體還是一致的。就這樣渾渾噩噩的過了五,六年,可以說一個設計師最精華的幾年都被竊取。

那個小美工陳樂顏還在出設計,那些設計都帶着宋珊珊的風格,是她一向貫徹的設計理念,甚至有一些小習慣,都如出一轍。她瘋了,她憤怒這是有人偷了她的天賦她的未來,她要去找那個陳樂顏,要弄清楚為什麼會這樣。 話未說完,齊妮婭的脖子就被段瀟南狠狠地掐住了,他滿臉陰鶩地看着她,冰冷嗜血的黑眸里滿是殺意,「我警告你,別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戰我的耐性,否則我會讓你見識見識什麼叫真正的惡魔!不想死的話趕緊滾……」

齊妮婭又被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她大口大口的呼吸著新鮮空氣,流着淚的水眸里滿是恐懼,就在剛剛,她真的以為段瀟南會殺了她!

不!她不能死,她要是死了,她可憐的母親該怎麼辦?

如果她死了,段瀟南還不知道會造成怎樣的假象,萬一她的死將母親推倒風口浪尖上,母親肯定活不下去。

她死不足惜,可是母親已經沒有了丈夫,怎麼可能再失去女兒呢?

思及此,齊妮婭擦乾眼淚祈求地看向了段瀟南,「好……瀟南,招惹你威脅你是我不對,但你已經讓我付出了慘重的代價,我可以把我手裏的東西交給你,但請你銷毀我的那些視頻。」

「呵……」段瀟南冷笑了一聲,「齊妮婭,你要是早這麼識趣不就好了……」

齊妮婭苦笑了一聲,「是啊,我要是早識趣就好了,你這塊冷冰冰的大石頭,我費盡心思地捂了五六年都沒捂熱,還天真的以為只要我們之間有了孩子,你的心就會為我軟化,我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

說着,齊妮婭從包里拿出了一個U盤,「這裏是靳子塵臨死前的一段視頻……」

段瀟南看了看U盤,但並沒有急着接過手,只是冷冷道:「你已經看過這裏面的內容了?」

齊妮婭心頭一凜,「你放心,我什麼都不知道……瀟南,從今以後我不會再纏着你了,我知道錯了,請你高抬貴手放我一馬,從今以後,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齊妮婭的心還是很痛很痛,因為她有多恨他就有多愛他……

段瀟南接過視頻拿在手裏把玩了幾下,「你確定這視頻沒有備份?」

「沒有……我之前是想過多備份幾個,可是我很怕我備份的越多萬一被別人發現后越對你不利……呵……看吧,我就是這麼傻傻的愛着你,一心一意的為你着想,可是你卻一點都不在乎……瀟南,此刻我已經別無他求,只想讓你徹徹底底的刪除這些視頻……」

「問你最後一個問題……」

齊妮婭愣了愣,「什麼!?」

「這個U盤是誰交給你的。」

聞言,齊妮婭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

「怎麼?不想說?自身都難保了,還想保護別人?」

「我……我答應過她不能說的!」

段瀟南眯了眯眼,「他(她)是誰?」

「我……瀟南,我已經把U盤交給你了,你能不能別再問我這件事,我……」

「是楚可可對嗎?」

「你……」齊妮婭有些震驚地看向了段瀟南,「你怎麼知道?」

看到齊妮婭的表情,段瀟南就知道自己猜對了。

也對,齊妮婭利用這個U盤威脅他的時候,剛好是楚可可出現在景騰市的時間,他剛開始提分手的時候,齊妮婭手裏還沒有這個U盤,所以她儘管不甘心,但沒能做什麼?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死後就無敵:開局抓走聖女最新章節、死後就無敵:開局抓走聖女一絲涼意、死後就無敵:開局抓走聖女全文閱讀、死後就無敵:開局抓走聖女txt下載、死後就無敵:開局抓走聖女免費閱讀、死後就無敵:開局抓走聖女一絲涼意

一絲涼意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對不起我開掛了、我的葫蘆里都是寶貝、不會真有人被我嚇哭了吧、開局簽到九陽神體、至尊劍帝、死後就無敵:開局抓走聖女、

。 硝煙遮天,滾滾騰空而起。

氤氳煙霧縈繞在天地間,宛若拂曉的霧氣遮人視線。

姬曲身影霸道而立,掌中龍虎破天戟負於身影一側,一雙眸子,閃爍著凌厲的殺氣。

楚帝之言讓他顏面盡失。

堂堂天龍域姬家戰神,橫掃多少天驕,今日陰溝裏翻船,讓楚帝給羞辱了。

一想到楚帝囂張之言,姬曲就怒火中燒,體內熊熊烈焰,好似隨時會噴涌而出,將這片天穹焚燼。

「找死!」

姬曲氣息突然飆升,磅礴浩瀚的殺氣迸發,一道金芒直衝雲霄而去,彷彿要與九霄連接一般。

一步踏空,一步百丈。

龍虎破天戟發出震天怒鳴,好像感受到了主人的憤怒一般。

人影掠動,長戟橫穿,金芒好似閃電一般飛去,直擊楚帝過去。

神龍九擊。

神龍戮空。

看着眼前姬曲霸道而來,楚帝嘴角上揚,泛起一抹燦爛的笑意。

一抬手,戰戟揮出,直接釋放神龍戮空。

此乃神龍九擊第三擊,一戟揮出,飛龍在天。

嘶吼,咆哮,朝着姬曲吞噬過去。

須臾。

楚帝屈指一彈,指尖上一縷神火飛出。

好似夜幕下的螢火蟲一般,可當接近姬曲時,轟然擴大,瞬間烈焰遮天,焚天煮海。

轟隆!

火焰焚天,巨響迭起。

姬曲面色陰沉到極致,沒想到楚帝神火之威,恐怖如斯。

「青龍戰甲!」

一聲低啞聲傳開,一身鎧甲出現,將姬曲身影籠罩其中。

唰。

姬曲不敢硬剛神火之威,身影劃過虛空,向後暴退出去。

此時。

戟芒化龍,裹挾著神火,肆虐於虛空之上。

看着眼前一幕。

司媚兒俏臉泛起驚恐,一人身懷七中神火,竟還有他們司氏一族的金烏神火。

「區區人族,如何做到?」

「不好,姬曲危矣!」司媚兒暗叫一聲,來不及想太多,身影一閃,騰空飛躍而去。

紅衣如火,嫵媚萬千。

司媚兒身影懸浮於空,掌中出現一枚小鼎,雙掌結印,朱唇輕啟,口中念念有詞。

須臾。

掌中小鼎飛了出去,前行中橫於虛空,突然瘋狂擴張,漫天神火好像被牽引一般。

剎那間。

進入小鼎之中。

虛空中。

司媚兒紅衣怒卷飛舞,呼呼作響,修長白皙的玉腿呈現,一顰一笑,魅惑眾生。

姬曲見面前神火消失,回首看向司媚兒,兩頰泛起感激之色,「多謝出手相救,今日之恩,我姬曲銘記於心。」

「來日若有用得到的地方,聖女儘管開口。」

聞聲。

司媚兒嫣然一笑,「聖子客氣!」

「救你,只是為了一起對付他!」

「今日若不將其斬殺,來日必將後患無窮。」

「聖女言之有理,真沒想到下界人族會出現如此妖孽,本聖子小覷他了,險些遭其毒手。」

姬曲目露殺意,冷森森說道。

驀然。

兩人同時踏空前行,朝着楚帝暴掠過去。

姬曲戰力無雙,不懼於楚帝,可神火席捲讓他忌憚。

現在有了司媚兒掌中吞焰鼎,楚帝的神火將毫無作用,再想將其斬殺,輕而易舉。

這一刻。

楚帝面色無波,注視於司媚兒掌中吞焰鼎,「留下掌中寶物,速速離開戰爭大陸,不然朕讓你們葬身於此。」

聲如雷霆,響徹天地。

姬曲,司媚兒相視一笑,好像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般。

「你想殺我們?」

「這方世界裏,我若想走,沒有誰能夠留的住我。」

姬曲面露不屑之色,狂傲說道。

「你是姬氏一族聖子?」

「在朕眼中,你除了會裝逼,殺也不是!」

「這裏即刻起是吾楚之地,大秦歸楚,你們在朕的土地上這般囂張,還想全身而退?」

楚帝龍顏大怒,聲如審判。

「聖子休要與他多言,殺了他,我們速速退去。」司媚兒獰笑一聲,出言提醒道。

這一刻。

姬寒雪倩影一動,出現在姬曲身旁,幽幽開口道,「大哥,楚帝沒有表面這麼簡單,莫要小覷之。」

「另外,大夏神朝三公主在楚軍陣營內,她好像和楚帝關係非常密切。」

「什麼!」

「夏洛璃在此?」

姬曲和司媚兒異口同聲,兩人面色勃然大變,好像受到極大的驚嚇一般。

「姬寒雪,你可是姬氏一族聖女,不要見楚帝長得英俊,就故意騙我們。」司媚兒側目視之,緩緩開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