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負荷重,休息時間卻很晚。

往往堅持不過三年,人就累沒了。

聽到這話的雲家人,頓時恨不得就在此地,咬舌自盡算了。但一眾士兵,連忙卸掉他們的下巴,之後的一路上更是死死的盯著、以防他們尋死。

而另一邊,池魚考慮到雲蒹葭身上有傷,所以一路上走得很慢。

直到即將夜幕降臨,兩人才回到城內。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八零嬌嬌被科研大佬叼回窩了最新章節、八零嬌嬌被科研大佬叼回窩了醬油玄珠、八零嬌嬌被科研大佬叼回窩了全文閱讀、八零嬌嬌被科研大佬叼回窩了txt下載、八零嬌嬌被科研大佬叼回窩了免費閱讀、八零嬌嬌被科研大佬叼回窩了醬油玄珠

醬油玄珠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和影帝離婚後成了國民cp、年少不自卑、八零嬌嬌被科研大佬叼回窩了、

。 趙青葵看了花枝嫂子一眼勾唇:「但願大家都能做到。」

「既然這方面不需要強調,那我們就來說說工作流程和薪資待遇。」

趙青葵也懶得浪費時間,平鋪直敘地進入主題。

「首先是工作流程,大家每天來到第一件事先到圓圓這裡領衣服,每次領10件,做完找春風驗收需要返工的拆了重新做,不需要返工的春風會幫你們登記,然後可以繼續找圓圓領衣服如此循環反覆,動作快的一天領兩三輪不在話下。」

「怎麼算返工?」有人疑惑。

「自然是縫紉不合格達不到出廠要求就要拆了重做。」

「在這裡要特別聲明,質量問題是我們的重中之重,雖然我給的單件價格高,但不要想著一味求快,如果質檢不合格打回來重做,拆線比你們縫紉要久的多,而且涉及返工的問題要給大家科普一下。」

縱使趙青葵上輩子是個不學無術的米蟲,但21世紀的基本素養還是有的,用後世的見識來管理這個小黑作坊,也算遊刃有餘。

「每個人都要計算返工率,這也是考驗你們業務水平,評判你們工作是否達標的重要一環。」

「比如同樣一百件衣服,你有一半都要返工,你的返工率就達到50%,別人只有3件返工,那別人的返工率就是3%,每個月返工率最低的額外獲得10塊錢獎勵,返工率最高的要倒扣10塊。」

眾人一聽瞪大了眼睛:「為什麼還要扣?」

「有獎當然有罰,這不是很明顯的事情嗎?」趙青葵挑眉。

「可萬一每個人都是3,返工4的不是很倒霉?」

「這個問題問得好,這裡涉及容錯的問題。之所以有懲罰並不是為了要你們這10塊錢,而是為了督促大家減少不必要的返工。我們的容錯率是10%,大家都沒有超過這條線不存在最後一名,只有超出了才會計算。」

聽到有保底容錯,眾人鬆了一口氣。

看大家對工作流程都了解了,趙青葵又開始說下一個議程。

「關於薪資待遇,一件衣服3毛錢,每個月月底結。轉正後領工作服和工號,正式員工可以享受小葵花工作室的一切福利待遇。」

「不是說也可以每天結算嗎?」花枝嫂子再次問。

「開業在即我沒那麼多時間每天結賬,如果你們要求每天結,只能另謀高就。」

此一時彼一時,之前是沒有人可用才會說工資日結,現在她有12仙女她怕什麼?

而且過了這個村還想找這個店?

現在只能按她的規矩來好吧!

看到趙青葵那不容商量的口吻,花枝嫂子撇撇嘴嘀咕:「月底就月底,反正今天也23了,距離月底還有幾天,先看看你是不是真的能發得出工資。」

「……」趙青葵。

「如果大家都沒有問題了那就進行下一個議程。」

「還有個問題。」花枝嫂子又默默舉手。

趙青葵扯了扯嘴角,這人怎麼這麼啰嗦,就不懂服從兩個字怎麼寫嗎?

「你說。」

「為什麼我們要2個月試用期,她們卻不用?」

。 矮山之外,六個人站成一排,皺眉看著矮山。

這六個是六大門派的掌門人,在白嫣的懇求下,前來解救鬼王。

本來湘西的內事,其他人不便插手,可鬼王兩次大戰有功,這些掌門人也不好推辭,就幫他一次。

當然了,這不是主要目的,救鬼王是其一,而其二,則是為了修羅。

當年錢家集合了各方勢力,將十殿惡鬼三個封印於地底下,張青打開封印,將他們放了出來。

這些十殿惡鬼都是無惡不作,仗著鬼力強橫,為非作歹,不去陰間報道,反而在陽間作亂,而因為其特殊的能力或者各種手段,連鬼差都拿他沒有什麼辦法。

既然下面管不了,那隻能陰人管了,修羅出現在湘西鬼城,六大掌門打算前來收服修羅,順便救出鬼王。

可來到以後,他們六個感覺有點不對勁,除了這矮山有法陣外,好像裡面還發生了什麼事情,幾個人都七老八十了,感知能力極強,說白了就是吃鹽多過你吃米。

而矮山這個法陣,很明顯是只能進不能出的,那這裡就成了牢籠,在沒有想到辦法破這個法陣之前,幾人萬萬不敢進。

十殿惡鬼極其厲害,萬不可掉以輕心,得事事謹慎。

可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一道氣體由遠而近,慢慢向遠方飄來,正打算漫過矮山,然後朝外面蔓延而去。

氣體之中,有許多骷髏人,又哭又喊,他們爬上矮山,瘋狂撞擊著法陣,好像想逃出去。

可是法陣牢不可破,那些骷髏人根本出不去,只能無能狂怒,跪地痛哭。

「這些……是什麼人?」茅山派掌門無塵真人皺眉問道,「還有,這些氣體又是什麼?」

突然之間,那些骷髏人好像看到了六個掌門,然後瘋狂叫嚷著救命。

骷髏無血肉,本該是死物,除非犯邪,不然不可能會又跳又叫,但這些骷髏……好像是活人!還有,他們不會是各門各派的弟子吧?

出馬仙馬韻韻好像看出了端倪,她說道:「好像,是那些氣體讓他們變成了骷髏。」

「不死骷髏人?」佛門方丈了空大師好像知道了什麼。

「快,我們六個起陣,將那些氣體封住,不然讓它外泄,不然就糟糕了。」了空大師禪杖一揮,開始念佛周,施法很快,因為那些氣體蔓延的更快,稍微遲了,後果不堪設想。

如果真是那些氣體將人變成骷髏,讓它們泄露出去,那將是極其可怕的災難。

其他掌門也不敢怠慢,紛紛聯手布陣,不消一會,一個陣法如金牆般聳立了起來,將矮山四處圍住,阻擋著氣體的蔓延。

可那些氣體好像很強,他們六人拼盡全力的封陣,被沖震得搖搖欲墜,彷彿隨時都爆開,氣體中那一張張嬰兒臉,不停扭曲,猙獰著,好像在啃食陣法。

「好強!這股氣體我們擋不住多久,最多兩天,或者更短。」無塵真人將七星寶劍插在了面前,繼續為法陣輸送法力,希望能多抵擋一會,這氣體絕對不能外露,不然的話,那就是恐怖的大災難。

「我好像知道這是什麼了,想震住它們,只能將我廟裡的八十一尊金佛挖出來,方可震住。」了空大師看著那些嬰兒的臉,然後恍然大悟。

很早以前,廟裡有八十一位高僧去封印一位女鬼,回來以後就圓寂了,後來皇上把他們的屍骨鑄成金身,放於廟中供人參拜,祭奠他們的豐功偉績。

但那已經是很早以前的事情了,期間戰亂不斷,廟裡也曾遭受過各種破壞和麻煩,後來為了讓這八十一位高僧不受擾,於是將他們埋於地下,他們是鍍金的,價格也昂貴,這也是為了不被盜。

了空大師看過廟裡的書籍記載,八十一位高僧所做的法事,跟這些嬰怨很像,當年所降服的女惡鬼,就是以嬰怨為輔,而這些嬰魂好像融合了什麼東西,而且怨氣更大了,比描述的還要可怕幾十倍。

可能是被封印了太多年,怨氣不能散去,只能越積越多,如今破開封印,那後果可想而知。

「八十一位金佛,兩天時間夠嗎?」無塵真人有些擔憂,太重了,運來很麻煩,而他們不知道能不能拖住更多時間。

「只能試試,事到如今,儘力而為!」了空大師雙手合十,念了句阿彌陀佛。

說完后,他讓其他五人繼續加強法陣,與那些氣體對抗,而他則回去將金佛運來。

剩下的五個掌門沒有辦法,只能死撐,這些氣體很厲害,而且越來越多,六人布下的陣根本撐不了多久。

他們原來只是想來收服修羅,救出鬼王,沒想到還攤上了其他事,而且這事還不小。

了空大師的話如果不假,那衝破封印出來的,絕不止這些氣體和怨嬰,真正的大傢伙,或許也已經出來了,只是沒有現身。

古時候的高僧,那都是什麼道行?比現在牛多了。還是八十一位之多,可封印女鬼后都死光了,可見女鬼之恐怖!

想到這裡,五個人都同時忍不住打了個冷顫,沒想到這裡還有個這麼大的驚喜,湘西事真多啊!

當然了,他們還算好的,裡面的已經變成了骷髏人,生不如死,加上驚恐,有些已經瘋了,狀況極其混亂,也很凄慘。

還有更凄慘的,如果封印這裡,所有人都得被封印在裡面了,永遠不能出來,也就是說,他們命運就到這了。

雙層封印,一層本來就有的法陣,接著還會有封印氣體的封印,他們永遠都只能呆在裡面,別在妄想出來。

「這裡面可能有我們各門各派的弟子,真要置他們的生死不顧嗎?」馬韻韻問道。

無塵真人嘆了一口氣:「沒有辦法,大義面前,我們只能舍掉小義,如果這些氣體出來,那死的可就不止這麼些人了。」

為了不讓氣體出來,只能捨棄裡面的所有人,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包括剛剛進去的白嫣和還沒有救出來的鬼王。

沒錯,他們本來是想來救鬼王的,現在不用救了,反正也出不來了!

真是世事難料啊,讓人嘆息,有些事情轉變太快了!

。很快唐銀就被帶到了一個會客室里。

屋子不大,中間擺了一個茶几和幾張沙發,頗有一副歐式風格。

千仞雪看到唐銀過來了,連忙起身迎接,非常的客氣。

「唐銀妹妹來啦,既然你是雪崩皇弟的未婚妻,那為兄就喊一聲皇妹吧,不知妹妹意下如何?」千仞雪變化的雪清河非常的帥氣,臉色總是帶

《諸天:提前了十萬年簽到當魂獸》第九十二章交談 江瀾本打算隱藏掉自己的存在感。

然後跟著這些人離開這裡。

但是,好像不太容易。

有個人在往他這邊直接飛來。

他不用感知也知道是誰。

是他師父,莫正東。

果然,沒有多久,莫正東就直接落在他面前。

「見過師父。」江瀾沒有絲毫猶豫低頭恭敬叫道。

莫正東看著江瀾沒有詢問更多的事,只是問了一句尋常會問的話:

「築基了?」

「是的師父,築基了。」江瀾也沒有多說其他,回應師父的期待即可。

「為師帶你回去。」莫正東直接帶著江瀾離開第三峰秘境。

沒有去跟別人匯合,沒有去詢問這裡的事。

只要他徒弟沒事即可。

其他的不是他的職責。

他的職責不比任何人輕。

江瀾任由他師父帶他離開,這也是他想要的。

在人前出現,總會被矚目,這對他來說並不怎麼好。

身為第九峰唯一弟子,享受著許多人沒有的資源。

有時候總會被仇視。

或者心理不舒服。

大多數人只會覺得,一個天賦一般的弟子,憑什麼會有這麼多資源。

要麼就是如果不是第九峰只有他一個弟子,還不是在練氣四五層蹦躂。

很少有人會想,他能夠在第九峰待下去,而其他人不行。

他的資源是用隨時都能被心魔趁虛而入,換來的。

但是,他師父對他真的很好。

「築基了,想要什麼法寶?」回去的路上,莫正東開口問江瀾。

三年半築基,莫正東是非常欣慰的。

這不比其他天才弟子差分毫。

當然,後續可能會被拉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