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術這時再也綳不住了,「開心,怎麼能不開心?你知道這一個特殊的身份能夠免去多少麻煩,這樣一來,不僅我岳父老泰山會沒事,就連我也不會有一絲一毫的損傷,為什麼不開心?」

方寸看著張術:「看得出來,你是一個絕對強大的人,只是為什麼要留在城市裡?你該知道,你這樣的身手和性格其實更適合軍旅,當一個鐵血軍人豈不是更痛快。」

張術搖了搖頭:「你不懂啊,方寸,我敢斷定你還沒有女朋友,一旦你有了一個真心和你相愛的女人,你的心就會變軟,再也回不到過去。」

「就像你饒我性命和你救我?」方寸好奇的問。

「差不多,我饒你,是因為我敬你是條漢子,是個軍人,別的,我實在找不出饒你的理由,你要刺殺南叔,那麼便是和我張術為敵。」

「南叔的任務已經失敗了,我已經上報。」方寸淡淡的開口說道。

「結果如何?」張術站起身來,走到窗邊。

「結果就是我現在被解除了這個任務,養好傷,回京城。」方寸沒有絲毫的隱瞞,更沒有欺騙張術。

張術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方寸:「如此說來,南叔已經脫離了危險。」

方寸猛地搖了搖頭:「不,並不是這樣,相反的,你的南叔陷入了大麻煩。」

「這是為何?」張術十分詫異,「不是都走了嗎?」

方寸微微冷笑:「你不是軍人,自然不知道軍中的規矩,但凡有人讓軍人受辱,那麼他所遭到的必定是嚴厲十倍的打擊!無論他是誰!」

張術聞言心中一驚,急匆匆的轉身,便要走出屋子,方寸一看張術要走,不由得焦急:「你幹什麼去!」

「我去告訴南叔!讓他防著點!」張術頭也不回。

方寸只好大喝一聲:「站住!」

張術愣在原地,便看方寸走上前來:「你最好告訴你的南叔,如果上面有人的話,就儘管去找吧!這不是一個普通地方能做出的決定,並且這一次行動的失敗,下一次等到南天林失去警惕的時候才會動手,所以,你們的時間還算是足夠。」

隨著方寸淡淡的說完,張術總算是明白了什麼才是軍隊,什麼才是鐵血手段!

一擊不中,即遠遁千里,等到適時的時候,一擊必殺!

張術身上的冷汗都已經冒出來了,趕忙急匆匆的往回走:「多謝了!方寸!」

說著,便看張術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而坐在床上的方寸,則是看著張術笑了笑,這個年輕人啊,簡直跟兩年前的自己一模一樣。

方寸和張術差不多同齡,兩個人無論是誰,都說不清楚對方的年齡。

但這兩個人的脾氣實在是相投,沖著這一份性子,方寸就決定幫助張術,更何況張術還救過自己的命呢?

只看方寸從房間之中走出來,轉身進入了一個房間,隨後撥通了電話,不過是短短几分鐘的功夫,張術便收到了方寸的短訊,告知他事情已經辦妥,請張術隨便應對,關鍵時刻給方寸打電話就好。

張術心中一樂,回到南天林那裡時,南天林正鐵青著一張臉,「跑哪兒去了?你知不知道現在事情有多緊急!」

張術訕訕一笑:「嘿嘿,知道。」

南天林看著張術嬉皮笑臉的模樣就氣不打一處來:「既然知道,你還敢出去?你就不怕一出門就被那個王警司給抓了!」

張術老實巴交的回答:「以前怕,但現在不怕了。」

南天林詫異的看著張術,張術則是一臉微笑的看著南天林,並且還朝著他眨了眨眼睛。

黑狼這時站出來充作是老好人:「張術!你就彆氣南叔了,你知道南叔為了你的事情花了多大的精力?好不容易把你給藏起來,你偏偏還要跑!」

南天林的法子的確是不錯,先找幾個長得像張術的人,然後讓他們到香港去,一路上都留下了明顯的痕迹,然而這樣警方追查起來的難度卻是不小,因為無論是哪一條路上,都會有張術的身影。

南天林鐵青著一張臉:「小子!你到底有什麼鬼主意,現在就趕緊說!」

張術則是朝著南天林嘿嘿一笑:「南叔,這個事情我要保密,反正你們現在不能知道,既然王警司要請我去喝茶,那就讓他請,他再來的話,我就跟著他走。」

南天林簡直被張術給氣笑了,費了這麼大的周折,不就是為了能夠保住張術?而現在這小子卻明目張胆的想要自投羅網?這是什麼道理!

南天林重重的冷哼了一聲:「小張啊,你走的可是一條尋死之道啊。」

張術無所謂的搖了搖頭:「南叔,我自然知道,不過現在我的手裡已經有了一張王牌,而且,就沖著這個,無論是王警司還是陸晨煜,都拿我沒辦法。」

說到這,南天林的眼神之中不禁閃動著一絲絲的精光,這小子的本事他是知道的,只是前兩日張術來時還是一陣沮喪,怎麼今天出門了一趟之後就轉性了?

不光是南天林想不通,黑狼更是如此,只看黑狼走上前來摸了摸張術的腦門:「兄弟,你沒發燒啊?今天出門也應該沒被門夾了才對,怎麼大白天的說胡話?」

張術惡狠狠地瞪了黑狼一眼:「你才說胡話!現在我要回家去,正大光明的回家!」

南天林看著張術胸有成竹的模樣,已經知道八成這小子心中有了主意,如果不是如此,一向藏拙的張術絕對不會如此興奮,由此推斷,勝算應該有九成。

南天林揮了揮手:「滾吧!以後來我這裡時別哭喪著個臉,老頭子以後不要相信你了!」

黑狼則是真的為好兄弟擔憂:「南叔……張術他沒事兒吧?」

南天林看著黑狼一臉的關切,不由得笑罵了一句:「他這個兔崽子,能有什麼事!你沒看他臉上的那一副表情嗎?分明是想著法要禍害人呢!」

就在這時,南天林的別墅之外,又響起了一陣敲門聲。

。 張山用熊貓寶寶勾過來一隊行軍蟻,數量足足有二十多隻。

這些魔化的行軍蟻,好像是不會單獨行動。都是成群結隊的。

他還是盡量找了一隊數量最少的,居然還是有二十多隻。

魔化的行軍的蟻攻擊力是兩千四,以熊貓寶寶十萬的血量和皮糙肉厚的防禦。

二十幾隻應該能扛得住吧。

只要他打得快一點,應該就沒事。

隨便對準一隻行軍蟻,子彈快速射出,傷害1507。

暈哦,張山三千八的攻擊力,加上魔族剋星稱號,才打出一千五的傷害。

傷害差不多被壓制了三分之二了啊。

一隻魔化的行軍蟻,血量有一萬二,殺一隻不得要打八下傷害啊。

張山有點小鬱悶,不過,能刷得動就行,慢慢來吧,等他升到二十六級后。

等級壓制效果應該會減少一些,那時候應該可以刷得更快一點。

而且四十級的怪經驗也更多,一隻魔化的行軍蟻給四百二經驗值。

升級速度會比刷野狼慢一些,但比其它玩家還是要快的。

雖然行軍蟻在等級上壓制了張山,減少了他大量的傷害輸出,但是他的暴擊特效多。

時不時的就能打出暴擊,特別是重擊和神聖一擊,只要出一下就能秒怪。

平均下來的話,殺一隻行軍蟻都不用打七下。

看了下經驗條,還差不到五百萬經驗升到二十六級。

由於是刷四十級的行軍蟻,升級速度要比之前慢一些,一小時最多二十萬多點。

明天應該都升不到二十六級吧,除非能找幾隻大BOSS打打,要不然就只能肝了啊。

今天晚點睡覺,爭取明天晚上八點,在公會戰前升到二十六級。

縱橫四海公會的人大部分還是二十級的,只有部分人達到二十一級。

到時張山等級比他高個五到六級,還有一定的等級壓制效果呢。

他打別人的傷害會高一些,別人打他則傷害減少一些,哪怕只能壓制一丟丟,也是好的啊。

雖然張山一直覺得這次的公會戰,是十拿九穩的事,但是能提高一點是一點嘛。

張山一直在蟻山地圖刷怪,為了多刷點經驗,很晚才睡覺。

第二天起來又繼續,要向肝帝們看齊啊,雖然不能像別人那樣,幾天都不睡覺。

但是少睡一點總是可以的吧。

上線后,張山才發現風雲天下在公會頻道中,發佈了一道公告。

是關於今天晚上公會戰,人員選拔和參與獎勵之類的。

公告內容大致是。

想參加晚上公會戰的成員,找風雲小秘書報名,共選兩百人參戰。

也對,公會戰一方的,參與人數為一到兩百人,風雲公會已經招滿了一千了,而且馬上就升到二公會,可以招一萬人了。

不可能所有人都能參加公會戰,只能用先報名再選人的方式,選取合適的參戰人員了。

找風雲小秘書報名,並將角色屬性和技能面板發給他,就算參戰備選了。

等到下午六點,最後確認所有參戰名單,如果名單上晚上有事,不能上線的,要儘快提出。

以角色屬性和技能強弱,再根據職業搭配,選出最合適的參戰人員。

還有,就是說了一下,參戰人員的獎勵,如果公會戰獲勝,贏取的一百萬金幣挑戰費。

全體參與人員,按公會戰中的戰力榜系統分配。

也就是說,只要贏了的話,每個參戰人員或多或少都能分到一些金幣。

畢竟總數有一百萬的,哪怕戰力榜吊尾巴的人,也能分不少。

另外贏的對方的公會貢獻度,也根據戰力榜排名自動分配。

需要說明一下的是,個人在公會中的貢獻度是很有用的,比如使用公會設施就要消耗一定的貢獻度。

另外個人貢獻度,還可以在公會倉庫中換取物品。

只是現在公會倉庫中的東西還比較少,基本上都是一些常見材料和垃圾裝備。

等以後公會等級升上來,招收的公會成員變多后,公會倉庫自然就會充實起來。

那時候的公會倉庫,就相當於一個另類的商店,使用公會個人貢獻度的內部商店。

總之,多搞點個人公會貢獻度是沒錯的,張山每天都保持向公會捐一個金幣。

材料和垃圾裝備也一直都有在捐,但是過了這麼多天,也才弄兩百多個貢獻。

畢竟好裝備現在還是不能捐的,紫色以上的裝備,現在拍賣行還比較搶手,只要價格正常,基本很快就能賣出去。

等以後他變得更牛披后,可以往公會倉庫中捐點橙裝什麼,也算為公會升等級做點貢獻。

聯繫小秘書,先報名再說。

將角色屬性和技能面板發給小秘書後,呼叫小秘書。

「小秘書,給我報名。」

「神器大佬,你這是在開嘲諷么,你還要報個屁的名啊,打公會戰的時候,就算你在睡覺,我們也得把你拉起來啊。」

「嘿嘿,不是剛看到老大發的公告嘛,就找你報名嘍。」

「過份啊,那你發個屁的角色屬性和技能面板啊,你是要打擊我嗎?近四千的攻擊力,十多個技能,還讓不讓別人活啊。」

「哥們,別激動,要低調,低調啊。」

「你還低調個毛線,信不信,晚上公會戰的時候,東海龍王肯定會安排幾十個大漢,一直盯死你。」

「怕什麼,又不是只有我一個人,不是還有你們在的嘛。」

「也不能大意啊,聽說東海龍王搞到了兩個牛披的捲軸,就是不知道是哪種類型的,反正要認真對待就是了。」

「握草,兩個捲軸?消息可靠嗎?他們哪弄來的啊。」

「線下收購的,他們一直有人,在論壇和其它地方,高價收購遊戲物品,所以能收到兩個捲軸,並不奇怪。」

「還好我們公會馬上就要升到二級了,兩級戰旗能提高我們不少的戰力,旗子的血量也更多。」

「嗯,是快了,你要是有不用的裝備,也趕緊去捐點,儘早把公會等級搞到二級。「

張山有點尷尬,他現在什麼都沒有,垃圾裝備早捐完了,要麼就丟商店了,至於材料,他倉庫中的都是有用的。

現在他除了捐一個金幣外,什麼也沒得捐。

「現在沒有,今天刷一天怪就有了,先靠你們了。」

「好吧,晚上八點前把公會搞到二級,問題不大。」 在秦棟樑的帶路下,趙汗青一行人很快就來到了汝州城內的刺史府大門口。

「哼,整個汝州城如此殘敗的景象,他汝州刺史府竟然如此豪華,真是過分!」

李令月看到刺史府內一片繁華的景象,不由得冷哼一聲。

「來者何人!報上名來!」

刺史府門口,兩個府衛一臉警惕的看着趙汗青一行人。

「瞎了你們的狗眼!本宮乃太平公主!快讓刺史府的官員出來迎接本宮!」

李令月對於這兩個狗腿子絲毫沒有好態度,出言就是一聲怒斥,隨後從自己的腰間掏出來太平公主的金印舉在了半空中。

兩個府衛不由得面面相覷,雖然不太願意相信堂堂太平公主會出現在汝州刺史府外面,但是看到李令月囂張跋扈的樣子,外加手中確實握著一個金印。

一時之間,兩個府衛心中已經有了幾分相信李令月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