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千年的封印,加上魔源的缺失,天衢羅現在能夠恢復到七級魔皇,已經是上天的眷顧。

感受到徐真等人強橫的氣息,天衢羅臉上的笑意戛然而止。

不說徐真,單是若水三秋,就足夠收拾天衢羅的。

看着面色逐漸難看起來的天衢羅,徐真撫摸著下巴,問道:「你覺得你的魔皇境界很可怕嗎?」

天衢羅覺得不可思議,對於徐真的問話,他連回答的勇氣都沒有了。

「徐真,我開始明白徐天說的是什麼意思了。」

「他說什麼,跟我沒有太大的關係。總之,今天你死不了,不是我殺不了你,而是我不想殺。徐天既然沒有選擇第一時間帶走你,想必也是因為你失去了魔源的緣故。但是現在,你已經重回魔皇,相信要不了多久,徐天還會找上你。」

天衢羅嘆了口氣,道:「有一句話我沒有騙你,徐天要做的事情,我很贊同。所以,無論他需要我做什麼,我除了可以默默付出,甚至他想吃我的肉,我都可以給他。」

徐真聽完,想不通為什麼。

只覺得自己似乎跟徐天相比,差了太多。

雖然自己有妹子軍團,有兄弟軍團。但是這些人中,很多人都是貌合神離,大多受着戰團系統的約束,成為徐真忠誠的屬下。

如果有一天,無限系統不在了,徐真不知道,還會有多少,跟隨在自己身邊···

「天衢羅,接下來的幾天,你跟着我吧!」

突兀地徐真開口說道。

天衢羅一愣,不明白徐真此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答應了徐天一件事情,你們被封印的魔罡三十六魔皇,我會幫助他將你們釋放出來。目前我知道的,加上你,已經有五名魔皇離開了封印。剩下的三十一名魔皇,我想在接下來的三天內,盡數將之釋放。」

天衢羅不知道徐真話里的真假。

「盡數釋放?你知道他們都被封印在什麼地方?就算你知道,三天時間你能輾轉這些地方?」

「我既然說了,就有我能做到的方法,你需要跟着我就可以了。」

天衢羅不明白,也不懂。

他以為如此優勢的徐真,會在第一時間將自己擊殺。

「你為什麼這樣做?」

徐真想了想,突然笑道:「我是在幫我自己。具體原因,你不需要問。」

天衢羅沉默片刻。

「三天時間,你根本做不到。據我所知,當年昊陽星辰、拓跋山王等人可是將我們三十六人以及魔耀十二位大人封印在不同的地方···」

「距離對我而言,不是問題。以我如今的力量,強行破解一些東西比你想像的要簡單的多。之所以帶上你,也是因為我不想與其他人發生摩擦。」

天衢羅深吸一口氣,謹慎地問道:「我如何信你?」

「哼哼!你覺得你現在有選擇的資格嗎?你若是覺得我沒有實力說出這些話,你大可親自體驗一下。」

親自體驗?

天衢羅還是有着自知之明的。

徐真的境界的確很弱,但是連徐天都說過,現在的徐真已經足以和他抗衡。

「好!我信你。」

徐真點了點頭。

「距離對我來說雖然不是問題,但是時間終究是有些緊張的。」

徐真說着,望向若水三秋與楚鈺:「接下來的三天我要離開這裏,林陽郡這邊交給你們了。想要參加七靈域大會,我們必須要讓羅浮門認可真武門的實力。現在我們唯一要做的,就是整合所有勢力,聯名推舉真武門,這件事就交給你們了。」

楚鈺苦着臉:「唉!原以為跟着你可以過些自由自在地日子。想不到最後,還是被你拿來當勞工使。」

「呵呵!管理這塊,你比較有經驗,我相信你們能做的很完美。」

「徐真,你放心吧!三天後,你儘管回來,林陽郡內不會再有其他宗門。」

若水三秋淡淡地說道,語氣中有着不容置疑的肯定。

「三秋,做的也別太過。畢竟咱們只是借用林陽郡這塊跳板。」

「既然交給我們,你就不用多問了。」

徐真尷尬一笑,自討了個沒趣。

「那好!我儘快趕回來。」

「老大,不能帶着我嗎?」

老牛逼一臉懇求。

「誰也不帶!這段時間我們的動作太快也太大了,或許得罪了什麼人我們自己也不知道。我把你們留在這裏,可不是為了讓你們享福的。」

眾人明白徐真的意思。

「團長,一路順風。」

孫吉帶着一張依依不捨的神情說道。

「你妹!我就出去三天啊!被把那副生離死別的樣子拿出來!」

眾人聞言,均是哈哈一笑。

徐真嘆了口氣,立即招呼時梭出來。

當時空穿梭飛船橫亘在虛空,天衢羅明顯愣了一下,似乎認得此靈寶。

「走吧!」

徐真一步跳上飛船,招呼天衢羅踏上甲板。

「徐真,我真的看不懂你,你竟然能夠獲得當年時空之皇牧野琉璃的造化靈寶!」

天衢羅的話,沒有讓徐真在意,卻是讓時梭突然一怔,那個名字太久太久沒有出現了。

然後,當時梭顯現在天衢羅的面前之時,二人之間開始散發出一種奇怪的氛圍。

舊識的敵人。

時梭眉宇微蹙:「天衢羅,我真是沒想到你竟然還沒死?」

「時梭。」

天衢羅同樣震驚。

「你···你怎麼可能相安無事?當年你應該被金牛星大人擊碎了才對!」

「哼!金牛星也想毀了我,但他還沒有那個資格。」

「資格?你不過一個器靈,若是沒有牧野琉璃,你算什麼?」

「我算什麼?再怎麼說,我也是當年主力之戰的核心靈寶。而你呢,區區魔皇,估計當初跟隨其他魔罡星連戰場都不敢靠近吧?」

「你···」

二人越說越激昂,情緒也是越來越激動,彷彿隨時都可能打起來。

「兩位,都請閉上嘴巴!我來這裏,可不是為了聽你們打嘴仗的。」

時梭一聽徐真發話了,即便是看着天衢羅再不爽,也老實地閉上了嘴巴。而天衢羅同樣感受到徐真體內強烈的殺意,乖乖地閉上了嘴。

「時梭,準備前往雷炎島。」

時梭深吸了一口氣,瞥了天衢羅一眼,再不理會。

隨即。

開始設定此次行程的目的地。

「絕北東北方,亂妖海中雷炎島,出發。」

嗡嗡嗡。

隨着一陣嗡鳴之聲,飛船整個船身靈光大放。

而後,在眾目睽睽之下,憑空消失了。

也是在徐真離去之際,林家議事大廳屋頂,緩緩站起一道慵懶的身影。

「嗯~·~」

「這個懶腰伸的可真舒服!」

「誰?」

若水三秋陡然凝望那人,喝問道。

眾人隨聲望去,但見那人三十多歲,紫發白眉,身着一身青灰色長袍,懶散地坐在屋頂邊緣。

最讓眾人在意的是,此人似乎早就在那裏,卻是沒有任何人發現他的存在。

聞聽若水三秋的喝問,那人連忙擺了擺手:「諸位,別激動!我們可不是敵人哦!」

「不是敵人?」

那人笑着道:「我在這裏只是幫老朋友打探一下消息罷了,如今徐真既然離去,那我的任務也算完成了。」

許是感受到了真武門眾人的氣息鎖定,那人又補充道:「因為答應了老朋友,不能傷人。所以,這次你們的無禮,我可以當做不知道。若是下次,再敢鎖定我,可就沒那麼簡單了。」

那人說完,只是屈指一彈,一股強橫到讓所有人目光一凜的力量,直接將眾人無形間散發的氣息震蕩的潰散。

「放心!我們還會有見面的機會。這一次雖然不是敵人,但下一次或許就要兵戎相見了。替我告訴徐真一句話,三個月後,他若無法步入戰王,我會親手殺了他。」

老牛逼一聽,怎麼着?威脅我家老大?

「王八蛋,你以為你是誰?」

一聲暴喝,提着戰斧就沖向那人。

「老牛逼,給我回來。」

若水三秋突然一驚,海神之力瞬間包裹住老牛逼,將其生生從空中拉了下來。

那人見狀。

「哈哈哈!不愧是第四任海神,你比他們看的清楚。」

那人說罷,只一步踏在空中,頓時空間波動扭曲起來,眾人都是不知道此人如何離開的。

「三秋,你攔着我作甚?」

老牛逼還一臉的不高興。

「攔着你做什麼?你可知道,剛才你若是動手,頃刻間就會死在他的手中。」

「那人是大戰皇。」

老牛逼頓時覺得自己賺大了,又撿了條命回來。

「三秋,是我魯莽了。」

若水三秋嘆了口氣:「徐真要去做的事情肯定有他的原因,他既然把林陽郡交給我們了,那我們必須在他回來之前,把這裏安排妥當。」

若水三秋看了看眾人,目光落在徐婉兒身上:「婉兒,雖然你是真武門的門主,但徐真安排了我和楚鈺處理林陽郡,希望你不要在意。」

徐婉兒微微一笑:「三秋姐姐,婉兒怎麼會在意這種事情?更何況,我這門主怎麼來的,我自己清楚的很。」

「好,你沒有意見的話。接下來我們需要好好商量一下,我想要這林陽郡除了真武門,再無其他的宗門。」

若水三秋此言一出,其他人有的贊成,有的則是覺得不妥。

林陽郡很大,真武門挑戰的也不過是明面上數得上號的大宗大派。對於那些小宗門,徐真等人根本未曾在意過。

三天時間,要肅清這些勢力,非常非常難。

但若水三秋既然決定做了,就沒人能夠阻止她。

想必接下來三天時間內,林陽郡要經歷一場可怕的大換血了。

絕北靈域東北方。

亂妖海域。

萬裏海面,一望無際。

唯有一座獨島坐落在海域中間,在那四周隱隱有着一層淡薄的光罩。

正如當初的靈蛇島一樣,這座叫做未虎島的島嶼同樣是四大宗門豢養的人類島嶼,用以獲取血精的所在。

只不過此處封印魔皇之地,並沒有衍生出入老牛逼等人的魔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