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把手伸到袋子裏數錢時,突然一個人從另一條道里冒了出來,撞了一下小蛾,手中的銀子也撒了出來。 公孫喆完全沒想到秦楓會這麼快破解了魑妖大陣。

要知道這些魑妖可都是他費盡千辛萬苦才從幽泉帶回來的。而且,為了飼養這些傢伙,他殺了不計其數的人。

不過,這些魑妖也沒有讓他失望,為他殺了許多攔路之人。

可現在,魑妖大陣破了!

公孫喆眼中不免閃過一抹驚慌神色,隱約覺得秦楓的實力已經超過了自己的預料。若是再打下去,自己只怕是凶多吉少。

但是,他又很不甘心。

為了皇朝氣運,他蟄伏於南周皇朝幾十年,精心策劃,低聲下氣,吃了多少苦,結果現在皇朝氣運卻落入他人之手!

不行!

絕對不行!

公孫喆想到這裏,只覺得一股怒火衝上了頭頂,瞬間淹沒了理智。

他聲嘶力竭地吼道:「沒有人能奪走老夫的皇朝氣運,沒有人!」

轟!

周身涌動着狂暴的紫黑色妖氣,身形衝天而起,速度之快,爆發出刺耳的爆鳴聲。恢弘的氣勢遮天蔽月,令人炫目,致命的殺機籠罩四方!

而秦楓卻不以為意地搖搖頭,嗤笑道:「公孫喆,這就黔驢技窮了嗎?」

「那就結束吧!」

帝王之氣迸發,一刀之力從天而降。

鴻蒙絕命斬,出!

狂暴的血氣與帝王之氣交織,營造出厚重的壓迫感,硬生生將公孫喆從半空逼落。

刀氣一往無前,大有將其吞噬的架勢。

轟!

紫黑色妖氣被轟散,公孫喆披頭散髮地跪在地上。

血水吧嗒吧嗒地滴落,染紅了地面。

湧泉道人暗自搖搖頭。

而衛延則是冷哼一聲,怒氣沖沖,恨不得衝上前去,給他一錘。

「老夫本不該如此!」

公孫喆嘶啞的聲音響起,目光變得哀婉,祈求地看向秦楓,「梁王殿下,只要你願意將皇朝氣運交給老夫。老夫願意窮盡畢生精力,幫你再造一個皇朝!」

秦楓笑了。

這又是玩哪一出,開始走溫情路線了?

「呵呵呵,想要皇朝氣運,先回答本王幾個問題吧。」他突然想到周暴虎之前的話,問道,「你怎麼會出現在南域?」

公孫喆身形微微一震,聲音有些苦澀。

「老夫本是蒼域的世家子弟,奈何家族被歹人陷害,滿門皆死。老夫也被歹人追殺,身負重傷,一路逃亡,最後陰差陽錯地走進傳送陣法,來到南域。

老夫原來打算傷愈之後就重回蒼域,但誰想到那傳送陣已經損壞,無路可走。絕境之下,幸好遇到了先皇。他命人為老夫療傷,老夫便竭力輔佐他,替他剷除異己,助他登上皇位。」

說到這裏,公孫喆眼中似有光芒閃爍。

那段時間應該是他最為輝煌的時刻。

「但是,先皇性格太過柔軟,痴迷於文弱的儒道,難成大業!」

很快,他話鋒一轉,聲音驟然變得凌厲:「他讓老夫看不到報仇的希望。所以,老夫便暗中策劃,想要顛覆南周皇朝!」

「只可惜,周龍贇也是個不成器的貨色,胸無大志!哈哈哈,這兩個愚蠢的蠻夷之人徹底讓老夫失望了。所以,老夫不再將希望放在他們身上。

老夫要自己掌握這股氣運力量,變得強大!只要突破合道境,成為化境高手,就能跨越地域屏障,離開這裏,重返蒼域,報仇雪恨!」

說着說着,公孫喆不知不覺地握緊了拳頭,眼神變得陰鷙可怖。

猛然之間,他抬起頭,目光直逼秦楓。

嗡!

秦楓驟然感覺如遭雷擊,腦海一片空白。

「哈哈哈,愚蠢的蠻夷之人,你們以為老夫沒有留下後手嗎?」公孫喆歇斯底里地咆哮起來,身形激射而出,再次殺向秦楓。

「瞳術!」湧泉道人臉色大變。

然而,秦楓被公孫喆的瞳術干擾,短時間內失去了意識。

在高手交鋒中,這是極為致命的錯誤!

「老匹夫,你敢動王上一根汗毛,老子就跟你拚命!」衛延大喝一聲,拖着重傷之軀,悍然拔地而起。

但是,他身負重傷,加之本來實力就跟公孫喆有差距,所以根本趕不上公孫喆出手的速度。

眼看着秦楓就要死於公孫喆手下,衛延雙眸爆射兩道怒火。

轟!

一瞬間,土魔之體燃燒起來,狂暴的力量悍然鎖定了公孫喆。

什麼?

靈體之力能通天地之威,浩蕩而霸道!

此刻,土魔之體被衛延亡命催動起來,力量激增數十倍。

公孫喆臉色驟變,厲聲道:「該死的混賬東西,你不要命了嗎?」

沒等他說完,如潮的氣浪激涌,直接將他沖飛出去,撞倒在秦楓數百丈開外。

而燃燒了土魔之體的衛延像是泄了氣的皮球一樣,從高空墜落,徑直砸在了皇宮的廢墟上。

碎石飛濺,血水染紅了地面。

「大塊頭!」

小道童臉色一變,驚呼起來。

湧泉道人急忙沖了過去。

衛延看着半空中的秦楓,嘴唇動了動:「保護……王上……」

話音未落,他的瞳孔逐漸渙散。

衛延,死!

小道童身形劇震,抓着他的胳膊,喊道:「大塊頭,你怎麼了?你不要死啊!」

「師父,你快救救他啊。」

他央求地看向湧泉道人。

湧泉道人嘆了口氣,緩緩閉上眼睛。

一縷清風不知從何吹來,掀起一片黃葉,落在衛延身上。

……

「吾乃梁國一介草民衛延,願為王上盡忠!」

……

「王上,且退後,待吾屠盡此等不開眼的賊寇!」

……

「老道,你這是什麼意思?若是此行危險,剛才為什麼不多帶點人手?你這是想陷害王上嗎?」

……

腦海中電光火石般浮現出很多畫面。

秦楓閉上眼睛,一滴淚水從眼角滑落。

咳咳咳!

這時,公孫喆劇烈地咳嗽著,顯然被土魔之體自爆傷得不輕。

可沒等他站起來,一道血色刀芒高懸在他頭頂上空。

公孫喆如墜冰窖,渾身劇震,瑟瑟發抖地說道:「梁王殿下饒命,殿下饒命!」

他頭如搗蒜,聲音顫抖。

「你已經沒有機會了。」秦楓幽幽的聲音響起。

一縷血光飄起,公孫喆人頭落地。

肆意的紫黑色妖氣從他體內溢出,瞬間蔓延開來,擴散向四面八方。

秦楓沒有理會,徑直走向衛延。

湧泉道人張了張嘴,輕嘆一聲。

「走,本王帶你回去!」

秦楓將衛延托起,大步流星地走出南周皇宮。

。 秦君臨得意洋洋,拿走幾瓶妙勁丹,收進自己的貼身衣物里。

之後,秦君臨又差人,把這些靈丹妙藥,全部運走。

鐵鷹劍士一派的喜氣洋洋。

畢竟,秦君臨現在最想的,就是能夠培養一支屬於自己的,強悍的精兵,能帶到北境去的。

而鐵鷹劍士,就是不二的選擇!

秦君臨的親兵,他自然會想盡一切辦法,讓大家的實力提升!

到時候,這些靈丹妙藥,天材地寶,一定少不了他們的!

秦君臨也是一臉的喜不自勝,連帶著對待周通的態度,都好了不少。

「周通,帶我們去下一個寶庫吧。」

「是。」

周通態度殷勤地點了點頭,然後開始帶路。

早在眾人的搬運工作收尾的時候,周通就已經提前表現,拿著羅盤和指南針,搜尋起下一個寶庫的下落。

周通這一次的測路,成果非常,直接測出了兩個寶庫!

但周通為了保穩,還是再測試了一次。

測路結束之後,周通向秦君臨彙報成果。

「少爺,我這次測出了兩個寶庫,一個離咱們比較近,另一個,就比較遠了,而且依我看,那個寶庫的寶物更珍貴,層層防守也……」

周通的話猶猶豫豫,秦君臨大大咧咧的揮揮手:「先去近的那個寶庫,把寶貝拿了!」

「是!」

周通領命,帶領著眾人前往下一個寶庫。

和前面所有的寶庫一樣,大門輕而易舉的就開了。

打開大門之後,和前面那個裝滿靈丹妙藥的寶庫,有些類似,也是一個個架子。

不過上面擺的,可不是什麼靈丹妙藥,而是一本本古籍。

秦君臨眉頭一皺,走上前去,隨意翻了翻。

「這些古籍能有什麼用……」

秦君臨口中嘀咕,南霸天見他好像不太稀罕這些古籍一類的,立馬走了上去。

「君臨少爺,是對這些書本什麼的,不感興趣?」

秦君臨看都沒看南霸天一眼,從鼻孔里嗯了一聲。

「那……您看……」

南霸天搓著手:「咱們一路走來,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秦君臨少爺心善,能不能把這些古籍,留給我們?」

南霸天心裡想的,是能拿到一分算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