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對攬功勞的興趣不大,相較之下,他更關心自己的商業建設。

促進國內的經濟發展,到時候,他也能吃到紅利,而且還是最大的紅利。

這種互惠共贏的事,何樂而不為呢。

「總之啊,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儘管開口,以你的功績,我們都會滿足你的。」

孫德林在電話里說道。

他們這些管理高層都很清楚,要想讓人做事,好處必須得給到位,這樣也能刺激積極性。

人家可以不要,要或不要,那都是人家的選擇,但不能不給。

「好,就一塊兒攢著吧。」

江山也沒客氣,之所以付出,就是想得到回報,這很正常。

但他現在還沒有需要的,等需要的時候再提。

掛斷電話,江山坐在沙發上閉目養神。

這個時候,陳霜兒推門進來了。

公司裏面,兩人是上下級關係,但私底下,陳霜兒就不講究那麼多了。

很是自然的,一屁股在江山身邊坐下,然後把腿放在了茶几上。

「聽說,你在大毛那邊,又做成了一件大事?」

陳霜兒說道。

她對江山在大毛那邊的所作所為並不清楚,也只是道聽途說,聽到了一些風聲。

江山也不跟她謙虛,點了點頭。

「跟我詳細說說,我倒是要聽聽,你做成的是什麼大事。」

江山看着陳霜兒,「想讓我說可以,但得先把我伺候舒服了。」

陳霜兒白了江山一眼,俏臉一斜。

「不說就算了,瞧把你能的。」

嘴上雖然這麼說,但心裏還是好奇,沒一會兒,陳霜兒就服軟了。

給江山倒茶倒水,捏肩捶背。

「現在可以說了吧。」

要是別人的大事,她根本就不感興趣,但江山的不一樣,她很清楚,江山做的大事,那可是真的大事。

甚至還能從中學到不少東西。

見陳霜兒這麼聽話,江山就粗略的說了一遍。

關於大毛的這一系列事情,牽扯過多,也較為敏感,不宜細說。

他都是挑不要緊的說,讓陳霜兒了解個來龍去脈即可。

「這麼說,你在那邊又搞起了一個大公司?」

「照你這麼搞下去,那全世界,不都成你的後花園了嘛。」

陳霜兒羨慕嫉妒恨,卻又很是疑惑不解。

為什麼她們自己賺錢就那麼難,而江山賺錢,就那麼容易呢。

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瘋狂擴張,短時間之內,在多個國家和地區,都建立了公司。

照這樣下去,可不全世界都成江山的後花園了嘛,到處都有他的公司。

「咱們都是一個城市的人,年紀相差也不大,而且我學歷還比你高那麼多,為什麼差距就那麼大,你就那麼強呢。」

「難不成,你和我們不是一類人?」

陳霜兒一語道破天機。

確實,江山和他們,還真不是一類人。 汝南,袁氏祖宅。

「主公,剛剛此舉會不會刺激到黃忠將軍,屬下觀黃忠將軍乃是性格剛烈之人,同時一身傲骨極硬,此番被鞠義如此頂撞瞧不起,恐怕會心生怨忿之情。而且,鞠義此人太過急於表現自己,又恃才傲物,將來恐有禍端。」

等所有人走後,沮授對著袁基小聲說道。

袁基笑著說道:「無妨,我心裡有數,如今軍中呂布不在,只有黃忠一人威壓諸將,讓鞠義跳出來也好,而且鞠義此人確是頗具才能,至於以後鞠義會不會生出禍端,只要有本候在,他鞠義就不敢。」

看到袁基心中如明鏡一般,沮授也就不再多說,畢竟他們這些謀士的職責,主要是為了提醒主公,至於決定和選擇還是要袁基自己拿主意。

「公與,事情安排的怎麼樣了?」

袁基突然面色陰沉的,對著沮授問道。

「啟稟主公,人手都已經散了出去,只待明日一早,消息就會全面散開,到時整個天下都會知道。」

沮授恭敬的說道。

「嗯,如此就好,那就讓我們期待好戲吧。」

袁基神情冰冷的,看著遠方獰笑了一下。

…….

司隸。

「喂,你聽說了嗎?有一個魔門,前不久剛剛截殺了朝廷發往青州的賑災糧,幸好被武安侯查明了真相找了回來,可是這些魔門卻喪心病狂想要刺殺武安侯,結果導致袁太尉當場身亡!」

「啊,還有這等事,袁太尉不是病死的嗎?」

「你不知道,那是武安侯為了大局考慮,才隱瞞了真相,聽說這個魔門中有許多高手,各個都是可以一人滅一城的存在。」

「竟有此事!」

「那當然了,我還能騙你不成。」

兗州。

「最近有個魔門,你聽說了嗎?」

「魔門,什麼魔門?不知道呀。」

「我聽說呀,這個魔門殺人放火,無惡不做,青州賑災糧就是被他們劫走的,我甚至聽說,連北海地動也是他們弄得!」

「啊,天殺的,怎麼有這種人,真該死!」

「誰說不是呀!」

青州。

「大哥,我最近聽到一個秘密,是關於這次北海地動的!」

「哦,什麼秘密,說來聽聽。」

「小弟聽說,此次北海地動,並非天災而是人禍,乃是一個叫魔門的組織搞出來的。」

「無稽之談,如此大規模的地動,怎會是人力搞出來的。」

「大哥,你別不信,你可知道這魔門是何來歷?」

「什麼來歷,你能不能直接了當的全說了。」

「大哥別急,我聽別人說,這個魔門就是春秋戰國時期流傳下來的百家!這百家分為九流十二家,每個學派都曾出過聖人,你說他們厲不厲害,而聖人想要製造一場地動,還不是輕而易舉。」

「此事當真!可若是聖人百家,怎會做出這樣喪盡天良的事?」

「小弟聽說,百家是為了重新出世,故而,才製造出這場事故,將所有人的目光吸引到青州,要知道,咱們青州以前可是稷下學宮的所在,而百家發揚光大之時正是在稷下學宮之中。」

「哼,當真不為人子,這次地動害死多少青州百姓,當真是魔門無疑!」

「大哥勿惱,聽說這魔門還洗劫了咱青州的賑災糧,幸好被武安侯找了回來,如今武安侯就是為了徹查這事,要親自來咱青州調查呢。」

「武安侯?他會是百家,不,是魔門的對手嗎?」

「不知道呀,希望武安侯能將這個魔門消滅吧。」

…….

僅僅十天的時間,大漢十三州就已經傳遍了魔門的消息,所有人都知道了,天下出了一個魔門,而且還是春秋時期的百家演化而來的。

一時間,魔門成了殺人放火,人人喊打的對象,同時,眾多不明真相的官員,也紛紛上書朝廷請求絞殺魔門。

…….

洛陽,楊府。

楊賜和楊彪面面相覷,半晌之後,楊賜才開口說道:「袁基這一手,實在是太狠了,如此一來,百家這些人,永遠都不會得到百姓的支持了。」

楊彪也皺著眉頭說道:「是呀,袁基此舉,可以說是,完全斷了百家想要再出山的心思,而且人言可畏,三人成虎,如今全天下都在討論魔門之事,沒有人會關心真相是什麼的,此事只會愈演愈烈。」

楊賜點了點頭,沉吟了一會,對兒子楊彪說道:「為父曾和袁逢說過,要讓你迎娶袁家女,以加深兩家關係。我兒,等袁基此番回來后,你親自去袁府一趟,求娶他妹妹,告訴他,我楊家願意和袁家永結秦晉之好,休戚與共。」

楊彪聽后,無奈的點了點頭,說道:「好的父親,孩兒明白了。」

同一時間,無數大大小小的士族,也被袁家的能量震驚了,能在僅僅十天時間,將這個消息傳遍天下,袁家當真不可以小覷,如今的袁氏家主也是一個狠人,不能招惹。

一時間,許多人持著拜帖,帶著禮物,紛紛前往汝南登門拜訪,袁氏門外又恢復成以前門庭若市的景象。

…….

一處無名山谷內。

數名頭髮花白的皓首老者,以及無數氣息強大的中年人,紛紛聚在這小小的山谷內。

此時的氣氛極其凝重,沒有一個人有好臉色,他們彷彿在等什麼人一樣。

很快,他們等的人就出現了,一道輕佻且邪意的聲音,從遠方響起。

「呦,今天是什麼風,將我百家諸位魁首都請了過來,小子不勝惶恐呀!」

一襲黑色兜帽的蘇夜,從天際緩緩踱步而來。

此時,一名面容刻板的老者,嚴厲的低喝一聲道:「你還不夠格,讓你爹出來,此事他必須要給老夫一個說法!不然,就休怪我們不念舊情了!」

蘇夜眼中凶光一閃,隨後笑著說道:「韓伯伯,您身為法家魁首,怎麼有如此大的氣性呀,有話好好說嘛,您和諸位叔伯找我爹什麼事呀?不妨和我說說。」

「和你說,你算老幾,滾開,老夫等不下去了,現在就要見到蘇老鬼!」

此時,另一名脾氣暴躁的老者,不想再和蘇夜交談下去,直接向前踏出一步。

這一步踏出,整個山谷都震動了一下,強大的風壓從他身後席捲而來,狂風帶著無盡的嘶吼,化為無數刀兵,朝蘇夜身後襲去。

蘇夜見狀,臉色無比難看,剛準備將狂風攔截下來,就聽到天空中傳來一聲清冷的女聲。

「孫伯伯,為何動如此大的肝火呀,有何事不妨與侄女說說。」

暴躁老者看著呂仙兒的身影,緩緩從天而降,暴躁的脾氣微微有所收斂,但還是厲聲喝道:「仙兒侄女,你可不要告訴老夫你還不知道這件事!如今,全天下都在傳我們百家是魔門,眼看著天變在即,此時傳出這種事,將來我們還怎麼扶持天命之子,還有誰肯信我們!」

「還有,你難道沒有感知到,我百家的氣運削減了很多嗎!此事因雜家和縱橫家而起,你們兩家必須要給我們個說法!」

說道這裡,暴躁老者剛壓下去的脾氣,瞬間又升了起來,狂風化作的刀兵也繼續朝呂仙兒和蘇夜襲去。

呂仙兒看著朝自己襲來的漫天刀兵,清冷的面容上露出一個輕蔑的笑容,嗤笑了一聲,漫天狂風化作的刀兵瞬間崩壞,消失不見。

呂仙兒緩步踏空而上,看向眼前眾人,輕蔑的說道:「一群廢物,我呂仙兒在此,有哪個不怕死的,想找我討說法,儘管上前一步。」。 在破釜酒吧的時候艾達答應了要替韋斯萊先生保密,所以講義氣的艾達沒有出賣他,她說道:「沒有,韋斯萊先生在酒吧接到我后,我們兩個馬上就回來了。酒味應該是在酒吧沾染上的。」

韋斯萊先生偷偷向艾達眨了一下眼睛,他說道:「今天酒吧好多客人,他們都在喝酒,應該就是這麼回事。」

「今天有客人在麻瓜商店見到了哈利·波特,所以酒吧里的客人都很高興,他們喝了很多酒。」艾達繼續幫忙遮掩,爭取將這個謊言說的圓滿一些。

「哈利·波特,他長什麼樣子?」金妮興奮地問道,拉著艾達的手臂問個不停。

「金妮很崇拜哈利·波特。」

「簡直是到了痴迷的程度。」

雙胞胎向艾達解釋道,他們兩個一直安靜地坐在位置上,都沒敢和艾達說活。

「不太清楚,那個人沒說。等下次見到他的時候,我替你問問。」

「嗯嗯!」金妮雖然沒有聽到哈利·波特長什麼樣子,但還是很高興的答應著。有個姐姐就是好,姐姐就是比哥哥心細。金妮默默想著。

韋斯萊夫人將做好的飯菜擺到了桌子上,晚餐其實早就做好了,只是韋斯萊夫人既要等一家之主回來,又要訓雙胞胎,所以才一直沒有招呼大家吃飯。

吃飯的時候韋斯萊夫人一直在給艾達的餐盤裝食物,生怕艾達吃不飽,到最後以艾達的飯量都吃撐了,可想而知韋斯萊夫人到底有多熱情了。

晚餐結束后,韋斯萊夫人上樓收拾金妮的房間,艾達在這個假期要和金妮住在一起,剩下的其他人都圍在沙發旁邊閑聊。

雙胞胎很好奇艾達這幾天都是怎麼過的,在麗痕書店的事他們一點都不好奇,但是他們覺得艾達在破釜酒吧當侍應,還是一件挺酷的事情。

羅恩和金妮同樣對艾達充滿了好奇心,雙胞胎寄回家的信件中總是將艾達誇得和花一樣,所以他們兩個圍在了艾達的身邊,雙胞胎都靠不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