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他雖然真的是大神醫,但也沒有必要到處張揚。

胡天笑著說道:「老人家,你的身體沒事了,我們來說說你之前的病因吧。」

「什麼病因呀?」老人問道。

胡天把桌子上的那半罐蜂蜜拿了過來,說道:「你確定你是喝了這種蜂蜜,才生病的嗎?」

「是啊,也就是前兩天的事。」

老人點了點頭,說道:「當時我感覺我喝完這個蜂蜜水后,就感覺腦袋暈暈的,渾身都提不起力氣了,而且肚子還疼的難受死了。」

「不會吧,那你之前喝這個蜂蜜,有出現什麼問題嗎?」胡天問道。

「沒有啊,這種蜂蜜我一直都在買著喝,之前沒有出現什麼問題的。」老人說道。

胡天驚訝的說道:「那就奇怪了,我看你這次生病是食物中毒的原因啊。」

「食物中毒?我都這麼大年紀了,肯定不會亂吃東西的。」老人笑著說道。

「那你這次服用蜂蜜之前,還吃了其它東西嗎?」胡天問道。

「其它東西?」老人皺著眉頭說道:「我想想啊。」

老人想了一下,然後說道:「我就吃了一碗水豆腐呀,沒有吃別的東西。」

「那就是了。」胡天點了點頭說道。

「蜂蜜是不能跟豆腐一起吃的,雖然身體好的人吃了也沒多大事,但是你的體質有點虛弱,所以才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聽到胡天這麼說,老人才恍然大悟。

他說道:「我平時也沒有其它什麼想吃的,唯一喜歡吃一點磨的水豆腐,原來蜂蜜跟豆腐不能一起吃的呀。」

「是啊,這兩種東西一起吃會導致腹瀉,而且還會損害你的內臟。」胡天笑著說道。

「那怎麼辦呀?」

老人有些害怕的說道:「我的內臟會不會已經被損害了?」

「是啊,不過我已經給你治好了。」胡天笑著說道:「你以後不要蜂蜜跟豆腐一起吃了啊。」

「那我一天三餐都吃豆腐的,是不是以後都不能喝蜂蜜了呀?」老人問道。

「你晚上睡覺的時候,喝點蜂蜜水就可以了,這個沒事的。」

胡天笑著說道:「泡蜂蜜水要用溫水泡,不然會破壞裡面的營養物質的。」

「我看過說明書,這個我知道的。」老人點了點頭說道。

這個時候,老人主動給胡天和劉小瑤泡了茶,讓她們坐到了旁邊的椅子上。

老人笑著說道:「神醫,真是太謝謝你了,我現在感覺自己的身體沒有任何問題了。」 此時,秘密基地中,小雲分身率領眾多小弟,與外界精選出來的研究員,聯網研究量子計算機。

楊金自從入選之後,就被安排到了研究所的核心實驗樓中。

經過一段時間的系統性學習,對於量子計算機,已經有了充分的認知。

他的電腦屏幕中,有一個虛擬的獨特計算機模型。

楊金知道,這台虛擬計算機,實際上在公司的伺服器中,存在於一個叫做虛擬空間的地方。

他所看到的,是虛擬空間中的計算機投影。

「量子計算機與經典計算機存在根本性的區別,如果把經典計算機視作二維運算,那量子計算機就是三維運算,不確定變數,概率出現……」

楊金陷入沉思,同時將想法說出來,整理思維。

這就是他要做的,將自己思考出來的想法,告訴小妍,小妍會記錄他的想法,或者根據他的想法修改投影,並進行實驗。

每一個想法都會被記錄,也許某個想法現在看起來是錯的,可當某些條件改變之後,想法萬一就成了對的呢。

其他研究員要做的事也差不多。

另外,楊金如果想看別人的研究思路,立刻就能看到。

所有研究員的想法都是共享的,不存在誰藏私的問題。

因為小妍會記錄這些信息,誰先提出來,就等於佔了先機,可以得到一定的獎勵。

研究員也經常相互討論看法,思想的火花,往往就是這樣迸發出來的。

小妍忠實的記錄這一切,說不定一個意外的,荒誕的想法,研究員自己沒有注意,可小雲將來查詢到,或許可以解開一些思想上的迷霧。

因為小妍的存在,研究員不用擔心自己的想法被人竊取,成果被上司奪走。

他們暢所欲言,認真聽取他人的思想,結合自己的思想,創作出新的想法。

每天都有新想法,每天都有新靈感,有時候完全像吹牛皮,風馬牛不相及。

但公司非但沒有制止他們,反而很鼓勵他們天馬行空的想像。

這樣的研究生活,楊金非常喜歡,他感覺自己的思維一次次的發生的改變,同事們總能誕生一些讓他耳目一新的觀點。

思維禁錮被一點一點的打開,他的想法越來越大膽,也越來越積極的思考。

星靈科技掌握的量子計算機技術,很快被他們掌握,並提出了許多建設性的想法。

量子計算機的研發進度快的驚人。

他們幾個月的研究進度,比的上同行的幾年。

……

秘密基地中,小雲指揮小弟們組建量子計算機的第26次實物實驗機型。

每當新的研究觀點和模型模擬的相對成熟之後,就會製作出實物,進行真實的模擬測試。

只要將量子計算機做出來,小雲就會親自進入量子計算機中,操控運算。

有她的親自體驗,得出的實驗數據,遠遠超過人類的旁觀測試。

經過前面25次實驗之後,量子計算機的技術已經趨於完善。

秘密基地的製造設備,也越來越完善,不多時,第26台量子計算機,被高效率的製造出來。

一個裸露的精美主板,最中心處是一塊石墨烯量子晶元,呈淡淡的白色。

主板被擺放在實驗台上,連通了電源。下一秒主板各處的指示燈亮起,小雲深入主板中去,驗證量子計算機的功能。

除了指示燈閃爍之外,根本看不到小雲是如何實驗的。

不過很快小雲的分身,露出一絲喜色,顯然實驗的結果很好。

……

星靈科技,離開的小雲再次上線,從唐隱的休息室中出來。

「哥哥~量子計算機的實驗機,成功了。」小雲俏臉上滿臉喜色。

小雲這段時間離開,便是集中全力研究量子計算機。

唐隱激動的站了起來,「太好了,那關於意識轉移的問題,怎麼樣?」

量子計算機不僅關係著計算速度,還有驗證小雲的意識轉移問題。

那日發現的特殊結構,與量子計算機中的量子形態有著相似性,或許可以從量子計算機的研究中找到答案。

小雲說道:「有一定聯繫,但結構中是一顆原子,而不是光量子或電子,其中的差別很大。」

唐隱不由有些失望,難道小雲的意識轉移問題,還不能解決嗎?

看到唐隱的失望,小雲笑著說道:「儘管差別很大,但量子比原子的結果可能更好,我覺得已經可以承載意識轉移了。」

唐隱雖然不懂,可終究覺得原子與量子是本質的不同。

原子的穩定性極強,而量子極其靈活多變。

「除非萬無一失,否則不到萬不得已,就不要輕易那核心意識去驗證!」唐隱堅定的說道。

唐隱內心是萬般不願小雲去冒險,可那主機的老化,也在壓迫著小雲的生命大限。

「那特殊結構,現在我們也已經能夠製作出來了,現在量子計算機研製成功,或許可以結合起來,做成特殊的量子計算機。」

小雲顯然已經有了充分了想法。

結合形態,就類似於原主機的結構模式,應該是最能替代原主機的方案。

這個想法,唐隱考慮良久,才應允:「嗯,可以試一試,驗證成功之後再考慮轉移的事。」

「現在量子計算機的運算能力達到什麼程度了?」

既然量子計算機已經研發成功,唐隱就考慮應用的問題,夏國的九章量子計算機問世已經多年,可到現在也沒有誕生民用量子計算機。

「初步成功,大約相當於一百五十萬台,民用經典計算機。我們還需要在此基礎上,改進量子計算機,算力達到一億台經典計算機級別,再考慮商業化量產問題。」小雲如實說道。

「這個算力,比之其他量子計算機也差不多了,」唐隱沒有太過驚訝,量子計算機的算力本來就和經典計算機不是一個級別的。

一個是半導體邏輯電路的二進位計算,一個是量子比特的可疊加同時計算。正是二維平面與三維立體的區別。

「量產以後考慮,但也要先給我們的數據中心降降負擔,先做幾台出來用著。以後用不著再開數據中心了,直接用量子計算機替代。」唐隱以為小雲研究的初代量子計算機,可能體積較大,造價昂貴,不適合量產,於是同意了小雲的想法。

但他不知道的是,實際製造出來的量子計算機,就是一個主板大小。

一眾研究員的各種神奇想法,被小雲主導濃縮,匯聚成了人類技術的巔峰之一。 林珞第二天就被又換回她之前的單間了,確實打挺嚴重,還有些發燒,管教和醫生給做了處理。

昨晚幫林珞上藥的那女的把錄音筆交給了管教,林珞這個案子在沒有蓋棺定論前,大家都很謹慎的。

盛懷錦確實住在秦簡家二樓辦了一夜的公,害肖北宸和傅斯晟也沒睡。

房子大的好處就是,二樓和地庫幹了一夜驚天動地的大事,除了秦簡和倆司機兼保鏢以外的人員竟然沒有人知道。

一早,大寶二寶依舊開開心心的第一時間就去找嘛嘛了,結果,給他們開門的確是盛懷錦。

「喔!粑粑!」

「叭叭~」

倆小傢伙的發音還有些不一樣,安安相對說話吐字清晰,話多一些,貌似是個小話癆,樂樂話少且說話發音沒有安安那麼標準。

盛懷錦是忙完后在樓上小眯了會兒才下來的。

門口的育兒嫂尷在原地笑笑,說:「盛先生在啊!我不知道,大寶、二寶,走,阿姨帶你們去喂兔子好不好?」

倆娃已經從門和盛懷錦之間擠了進去,「不好……嘛嘛,玩,好!」

盛懷錦不由就彎起了唇,而後,對育兒嫂說:「沒事,不想打擾你們休息。讓進來看看就帶走吧!

秦簡受傷了。」

倆育兒嫂一驚,「秦簡受傷了?怎麼傷的?嚴重嗎?」

盛懷錦說:「臉上有傷。」之後,便轉身進去了。

秦簡醒醒沉沉的也沒睡好,這會兒頭悶腦子脹,耳朵還是不舒服有輕微的耳鳴,被倆小傢伙一鬧騰,腦子倒是清醒了不少,頭也不那麼悶脹了。

可別說,養這倆小東西確實費人,可也是真的很治癒,幾乎治癒百病的那種!

盛懷錦坐在床邊,黑眼圈很嚴重,下巴下一圈青茬兒。揉著倆娃的大腦袋,「今天只能玩嘛嘛的手,臉不能親了,嘛嘛臉受傷了,聽到沒?」

此時,倆娃趴秦簡兩側,左側沒有受傷,樂樂還是要啃嘛嘛的臉,哈喇子流了個不像樣子。

安安趴右側,在秦簡的臉上「呼呼」的吹著奶味兒的熱氣,脆生生道:「寶寶,吹吹,嘛嘛不哭噠!」

秦簡大呼小叫,反而是在跟倆寶貝撒嬌。

盛懷錦拎著倆娃,「好了,麻麻今天不能和你倆玩太久,和爸爸玩兒。」

樂樂,「嘛嘛是甜噠!」

盛懷錦找虐,「那粑粑呢?粑粑什麼味兒?」

安安抬頭,「粑粑,baba味兒!」

樂樂,「粑粑,臭味兒~」

盛懷錦氣的咆哮,「臭小子,欠打是不是?」

倆小崽子似乎特喜歡看盛懷錦被氣跳腳的樣子一般,笑著合力去撕扯盛懷錦,秦簡本是要生氣盛懷錦吼她兒子的,可見這倆傢伙根本就不是省油的燈,也就躺著看起了熱鬧。

盛懷錦此時坐在床邊上,前後都趴著娃,倆傢伙覺著還不夠好玩兒,要往盛懷錦肩膀上趴,爬上肩膀了,還要上頭。

秦簡實在擔心倆娃從盛懷錦頭上摔下來,這才出聲制止,「大寶二寶?」

倆崽子互看彼此一眼,見秦簡沒了後續,繼續上頭。

秦簡嘆氣,「盛懷錦,你不要縱容他倆行嗎?摔下來你負責的起嗎?」

盛懷錦,「我摁著的,摔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