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畫抖得跟篩子一樣,她從沒見過這樣的小姐,這樣的小姐就像是瘋了一樣。

。 趙子翔再也沒有心思去看他沉迷已久的《楊家將》。

趙子翔不時回頭看楊晨軒和柳依琴,不僅僅連電視變得索然無味,就連眼前這些平時他吃不到的零食、水果似乎也變得不是那麼吸引人。

趙子翔還是比較上進的,就算在一中,他的成績也穩定在前二十,他一直是村裡的學霸,村裡孩子只要不聽話,家長都會拿他來做榜樣。

他一直自我認為,他對時間的管理是非常好的,可看到楊晨軒和柳依琴白天才期末考試,晚上就已經開始預習下學期的課程,他第一感覺到,自己其實很懶惰。

如果楊晨軒和柳依琴的成績比他差,他也可以理解,可柳依琴幾次測試,都是年級前五,楊晨軒一直保持年級前三的成績。

現在兩個名利前茅人的學習態度,有帶你刺激到他了。

楊晨軒並沒有想那麼多,按例教了柳依琴一到兩個小時,然後送她回家。

出門的時候,楊晨軒問趙子翔:「子翔,我送依琴回去,你要不要一起出去走走?」

趙子翔趕緊搖頭:「算了,不了,我再看會電視。」

說是看電視,但現在電視上放的卻是廣告。

楊晨軒也沒在乎,轉身出門去送柳依琴。

等楊晨軒回來的時候,已經八點多,如果平常沒有別的事,楊晨軒就會看會新聞或者去看出。

但今天趙子翔在這,總不能一直忙自己的。

和趙子翔聊了一會,九點半的時候楊晨軒給趙子翔安排了床鋪,隔壁房間一直都是空著的,也有床,以前楊晨軒父親來的時候,就在那裡睡過。

兩人各自洗完澡,各自回房休息。

楊晨軒已經照了高二下學期所有的課本,剛好可以趁著寒假可以把下學期的課程全部學了,他學的速度還是很快的,數理化這三門課程,基本上一個月的寒假差不多可以學完了。

而與此同時,隔壁房間趙子翔怎麼也睡不著,翻來覆去已經到了十一點,因為晚上喝了太多飲料,趙子翔起床上洗手間的時候,發現楊晨軒房間的燈還是開著的。

趙子翔猶豫著去敲了一下門。

很快,楊晨軒打開了門,看到趙子翔,疑惑的問道:「子翔,有事?」

趙子翔搖頭:「沒事,我起來上廁所,看你房間的燈還是亮,看你是不是睡著了。」

「還沒,在看書,等會就睡了。」楊晨軒隨口說道。

趙子翔「哦」了一聲:「那你繼續看,我去上洗手間!」

趙子翔上完洗手間回來,躺倒床上,沒到十分鐘爬起來看一下隔壁楊晨軒房間的燈,還是亮著的。

一直快到十二點的時候,楊晨軒房間才關燈睡覺。

趙子翔不知道楊晨軒是不是天天如此,但他今天終於知道,楊晨軒是憑什麼保持他那優異成績的。

只有努力!

在這個世界上,天才很多,但這些天才無論多麼厲害,都必須要付出足夠的努力,才會有璀璨的成績。

而那些不足夠努力的天才,最終也只是被蒙上塵埃,最終化為塵埃。

趙子翔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睡著,等他被一陣敲門聲吵醒的時候,已經是早上八點多,楊晨軒和柳依琴兩個人似乎剛跑完步回來,還帶了早餐。

「洗漱一下,吃早飯了!」楊晨軒對房間里的趙子翔說道。

趙子翔趕緊起床。

吃過早餐,時間已經不早,楊晨軒要去學校,因為張俊東讓他今天去,肯定挨訓。

趙子翔也要去拿行李,剛好一起去了。

楊晨軒到學校的時候,九點半,趙子翔去拿東西,柳依琴也順便去幫忙,楊晨軒則去了張俊東的辦公室。

敲了敲門,辦公室的門開了,張俊東看到楊晨軒的時候,氣的都快要吐血。

「進來吧!」

楊晨軒進了辦公室,坐下的時候,尷尬的笑道:「張老師,昨天考試的事情,確實是我不對,我給您道歉!」

張俊東的拿出煙,丟給楊晨軒一根,沒好氣的說道:「你別給我來這一套,我也知道,你其實不是很在乎考試成績,你現在有工廠,我昨天打聽了以下,你市裡和縣裡的領導都來參加你那個什麼動工儀式,都已經上報紙了。」

楊晨軒還是非常尊敬張俊東的:「張老師,我這也就是瞎折騰。」

張俊東看了楊晨軒半響說道:「其實,你和別的學生不一樣,別的學生讀書,就是為了考上大學,將來出人頭地,你這是不是考上大學,對你來說,考上大學其實沒有那麼大的意義。」

「我今天叫你來的目的其實很簡單,就是希望你,還在學校的時候,就認真對待學習這件事情,期末考試不敢說是學校最重要的事情,但也是一學期最重要的學習檢驗,你卻跑了,這叫什麼事?」

「如果你對學習是這個態度,我覺得你不如退學,你學習基本都是自學的,你學習的進度一向都比老師的進度快,對你的影響基本都不大。」

楊晨軒也知道,張俊東說的其實也沒有錯,而且張俊東也是為了自己好。

楊晨軒說道:「張老師,我這一年其實也遇不到一次這樣的情況,那個動工儀式和期末考試,確實是撞上了,以後保證不會有這樣的事情!」

張俊東看了楊晨軒半響,嘆了一口氣,說道:「我就是跟你說說,你現在的成就已經是很多人一輩子也無法企及的。」

「但我覺得你現在對學習的態度是絕對有問題的,我知道你想要兩頭兼顧有一些困難,但你不能把期末考試這麼重要的事情也兒戲化。」

「你們開工儀式就一定要在這一天嗎?不能提前或者推遲?這都是你能決定的嘛!又不是市裡領導決定的。」

張俊東與楊晨軒足足說了一個多小時,但張俊東說的話,整體上來說,其實還是勸楊晨軒不要因為的事業徹底放棄了學業。

不過張俊東也不敢說的太直接,或者說太過火,他怕一下真激怒了楊晨軒,導致楊晨軒不讀了。

張俊東覺得楊晨軒確實是一個好苗子,但讀書還是有好處的,他希望楊晨軒一直能讀下去。

。 精英班的子弟則是在那幾百道台階的不遠處。

普通班的子弟則是在距離這些精英班子弟百米開外。

宋思雨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哦,原來是這樣啊!我還以為你和火長老又狼狽為奸呢!」

這個時候火長老恰巧走了過來,林天成趕忙輕咳了一聲,示意思雨不要再說下去了。

思雨這丫頭的性子確實夠直爽的,在被林天成提醒之後,也注意到了火長老,但卻並沒有把他放在眼裏。

而是對林天成說道,「我們就坐那裏吧!」

林天成點了點頭,他醉翁之意不在酒,只要是坐在宋思雨的旁邊坐哪裏都無所謂。

余念這傢伙竟然也恬不知恥的盤腿坐在了宋思雨的另外一側。

老院長從林天成的身旁走過,徑直朝着第一個台階走了過去。

此刻他的心裏在想,「林天成,宋思雨,我們可還真是有緣啊!你們既然自個來到我的班級,明面上我不能動你們,背地裏我不整死你們!」

在這個魔法火系班裏,除了林天成等四個新生弟子之外,還有不少往屆的老生。

像這種魔法系的修真者並不多,天元學院內一下子就佔了七個。

所以,學院只能夠安排新生和老生在同一個班級。

除非那些老生出師了,可以選擇修鍊其他的魔法系,否則就只能一直呆在他原來的班級。

這裏的老生都知道余念和老火長老之間的關係,平日裏就算是他們也要對余念客客氣氣的。

林天成這傢伙還真算是倒霉,把余念給得罪死了,沒想到最後竟然還來到了火長老的班級里。

這不是往火坑裏跳嗎?

肖塵擔心火長老針對林天成,將此事告知了他的師父。

「師父,要不要給林天成和宋思雨重新安排過班級,我擔心火長老對他們不利!」

老院長取白了擺手說道,「不必,這對林天成來說正好是一個考驗,他的實力亟待提升。」

作為一個人族,林天成這個年紀就已經有了中階一星道祖境界的實力,這是非常了不起的。

不過,他作為八神小將的領頭羊,這點實力就有些不夠了。

因為這樣他是沒辦法保護好其他神將的後人也沒辦法保護好道元碑的。

肖塵想了想,既然師父早就想到了這一點,他也就不說什麼了。

「那師父,達倫老護法那邊怎麼辦?」

老院長淡然一笑,「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要是死在了他的手裏,你第一時間帶林天成離開這裏,切莫管我。」

廣場上,七大魔法導師已經開始在核學院裏來的新生弟子講授關於魔法師的知識。

火長老所講的真是給林天成打開了一個全新的世界。

魔法師只是一個統稱,它還包括元素師、戰鬥法師、大召喚師、煉金大師,全系魔法師。

元素師的話也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能夠施展七大元素的力量。

戰鬥法師是一種較為罕見的修真者。

一般的魔法師都不能夠近身作戰,但是戰鬥法師卻是個例外,配合著他們本身強大的體制,近身作戰的話,反倒能激發他們更強大的力量。

大召喚師的話則是和一重天的御獸師類似,不過,這裏的大召喚師所召喚出來的可不是自然界中所存在的神獸。

而是這天地之間所有遊離的殘魂,可以是修真者的魂魄,也可以是神獸的魂魄。

這可比林天成的招魂術還更加強大。

而且,林天成所不知道的是,一脈單傳的魂師追本溯源的話,可以發現他和大召喚師之間有莫大的聯繫。

不過能夠召喚出何等強大的魂魄,就要看大召喚師自身的實力了。

倘若他召喚出來的魂魄比他自身的實力還要強大,將有可能遭到反噬,被魂魄搶奪了肉身。

一般情況下,沒有哪個大召喚師敢這麼做。

煉金大師的話,正如它的名字所說的那般就是煉金。

相比於一重天,另外八重天得天地靈材確實少了很多很多,而且功效對於修真者而言也是微乎其微。

但是,從二重天開始,這裏的礦脈是非常豐富的,而且所蘊含的能量也異常強大。

這些礦脈一旦煉化出來,不但可以煉製神器,同時也可以被修真者直接吸收裏面的能量。

這能量當然不能像道果一樣直接幫助修真者提升實力,但它卻像一顆重磅炸彈一樣,在和對手交手的時候,可以瞬間摧毀對方。

不過話說回來,雖有礦脈,但是識礦之人以及能夠煉化礦脈之人,也就是煉金大師少之又少。

所以,很多強大的勢力都費盡心思絞盡腦汁想要拉攏煉金大師。

魔法師中的這一職業在二重天之上的世界是非常吃香的。

最後就是全系魔法師了。

當然,這種人迄今為止還是不存在的。

其他幾種職業的結合體或許有可能出現,但是全系魔法師至今為止還未曾出現過一個。

畢竟這對於修真者自身的要求實在太高了。

其實說到這些東西的時候,整個魔法火系班裏,也就只有林天成感到震驚。

因為其他二重天的人在很小的時候對這些就已經耳濡目染了。

他們之中甚至有人都已經開始在修鍊某種魔法系的功法了。

余念一臉嫌棄的看着林天成,「真是鄉巴佬進城!」

林天成不想和他爭口舌之利,可宋思雨卻為林天成打抱不平道,「要你管!」

被自己心愛之人懟來懟去,余念鬱悶到了極點。

他把所有的罪都扣到了林天成的頭上,就因為是林天成的存在,思雨才如此疏遠自己。

在林天成來到天元學院之前,她是不會這樣對自己的。

就在這個時候,火長老忽然把林天成點了起來,「你來說說,要想成為一名魔法師需要哪些資質?」

林天成對這些根本就未曾了解過,他哪裏說的出來?

火長老剛剛也未曾提起過這些,他分明就是在故意刁難自己。

宋思雨站起來替林天成答道,「火長老這是故意刁難人吧!林天成是從一重天來的,你未曾提起他又怎會知曉這些……」

宋思雨想要繼續說下去,火長老卻打斷了她的話語,「你是林天成嗎?我有讓你站起來說話嗎?現在是授課時間,你竟敢質疑我的教學方式,還敢對我如此不敬……」

余念那小子趕忙站起來說道,「火長老切莫生氣,思雨就是這樣的性子,她不是有意的!」

火長老憤然甩袖,雙手後背道,「看在余念的面子上,我姑且饒你一回,下不為例。」

林天成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他直接沖着火長老搖了搖頭,「弟子涉獵有限,並不知曉這些。」 今天是除夕夜,祝大家新的一年身體健康,全家歡樂,財源廣進,事業順利。

今年對於老城來說,是神奇的一年,做為一個看了15年書的書蟲,沒想到會在這一年自己動筆寫下了人生中的第一本書。

承蒙主編看的起,在老城寫了3萬字的時候就簽約了,這是老城從來本想到過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