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後他又朝着林楓說到。

「家庭主夫?挺有意思的,你這樣的人配的上蘇雅芳嗎?」

說完便笑了起來。

蘇雅芳臉上表情愈加的凝重起來。

剛要罵出來,林楓將她攔住了。

「這樣的人,沒必要。」

的確,在林楓眼裏,這種混吃等死的富二代能有什麼腦子。

說出這種不過腦子的話也很正常,全當看戲了。

江少挽著女伴,女子實際上是他的妹妹。

「哥,那個女的就是蘇雅芳?」

江少點了點頭。

「他身邊那個是他的丈夫吧。」

江少瞥了一眼自己的女伴。

「你不說話是會死嗎?」

現在的江少覺得自己收到了莫大的侮辱。

蘇雅芳拒絕了他,居然是為了一個這種沒錢沒權的小白臉。

這是他接受不了的。

林楓和蘇雅芳身邊走過數人。

有人上來碰杯,有人只是着眼打量著林楓。

「就是這個男的啊,長得不錯,但也僅此而已了。」

「你說他們真的是夫妻嗎?該不會男的被包養了吧。」

眾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議論著。

此次的來了很多業內知名人士。

都是為了看看蘇雅芳的身後男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畢竟一個女人白手起家,在京城將自己的公司做到這個地步。

他們相信背後一定有人支持。

說不定就是蘇雅芳一隻只存在於口頭上的老公。

但今日一見林楓,圈內人根本就沒見過。

再加上林楓身材和模樣,讓人覺得蘇雅芳好像保養了一個小白臉一般。

蘇雅芳看着林楓。

「老公,要不我」

林楓笑了笑,搖了搖頭。

他知道蘇雅芳想要替他解釋一下,但林楓可不想逞這一時之快。

林楓反倒是更加關心另一個問題。

這次的酒會是為了什麼。

這麼多商界知名人士都來了。

他問道。

「老婆,這次這個酒會是幹什麼的。」

蘇雅芳一臉無語,看來林楓的確不是很情願來。

這次酒會是為了什麼都沒了解。

「這次是一個葯業公司的新品發佈,據說是江南文家文老先生研發的。」

林楓點了點頭。

想來也是巧,文生文老先生,也有些日子沒見了。

林楓對文生的印象很是不錯,二人足以稱得上是老友了。

蘇雅芳又說道。

「據說這次文老先生會親自前來。」

林楓算是懂了。

文老先生在華夏醫道世家的地位不言而喻,誰見了不得問候一句文老先生。

能夠把文老先生請來也算是有本事。

自然如此多的商界大佬都來此地,也是為了一睹文老先生的風采。

這時,有人聲傳來。

「文老先生來了。」

文生面容和煦,帶着光彩走了進來。

他向眾人招手,而後走向了最上方,站在眾人視線最顯眼處。

「感謝諸位在百忙之中來參加此次的酒會。」

而後便是對研發藥物的介紹。

良久過後,宴會廳中響起一股雷鳴般的掌聲。

林楓看着這個老頭子春風得意的樣子笑了起來。

對身旁的蘇雅芳說道。

「我去找文老先生敘敘舊。」

蘇雅芳當時也在江南見過文生,知道二人有些情誼。

臉上掛着笑容說到。

「那你趕緊去吧。」

此時,文老先生身旁正圍了一堆人。

「文老先生,您可以考慮下跟我們公司合作。」

緊接着。

數人上前。

「文老先生,這是我的名片。」

數家大公司向文生拋出了橄欖枝。

但文老先生都笑着一一拒絕了。

江少也在其中。

「文老先生,我們江氏集團擁有雄厚的財力..」

還沒說完文生便急忙想要逃離。

眾人的簇擁讓他實在是不舒服。

這時,林楓走了上來。

對着文生招手。

江少看見林楓這個舉動不禁嗤笑起來。

身後的助理見狀也說着。

「他不會以為文老先生會理他吧,也不看看他自己什麼身份,一個一無所有的小白臉。」

江少冷哼一聲。

「這小子真是沒腦子,我江氏集團的條件那文生看都不看我一眼,就他?可笑。」

但下一刻,二人傻眼了。

因為文生在看見林楓的瞬間開懷大笑起來。

朝林楓走來。

「林大師,你怎麼在這兒啊。」

此話一出,二人更是目瞪口呆。

宴會眾人更是如此,一個個都滿臉的不可置信。

他們高攀不上的文老先生居然跟這個他們看不上的小白臉是朋友。

而且文生居然還管林楓叫林大師。

能被文生這樣的醫學大家稱之為大師的人那是何等學識身份。

林楓在眾目睽睽這下和文生擁抱。

「好久不見了,林大師最近在哪裏高就?」

林楓笑了笑。

「我啊,我在當家庭主夫。」

文生笑了起來,在他眼裏,林楓這樣的人怎麼可能真的去當家庭主夫。

「那我就當林大師跟我開玩笑了。」

接着,在眾人的目光下,二人走進了包間。

而後,宴會廳沸騰了起來。

眾多商業大佬竟然將蘇雅芳圍了起來。

。 「殺、殺怪物的方式有很多種,你幹嘛總用那種齷齪的方式?」沐愉心有些理虧,底氣有些不足。

「我……」魏萬正要開口。

「魏……魏萬……」不遠處再次傳來令人作嘔的喊叫。

「我靠,這都還沒死透!!」魏萬臉色大變,簡直無法接受。

「這次我明明戳准了啊!!!」他有些崩潰抓了抓頭髮。

他可不想再來第三次了!

「哇!!妹子,救命啊!救命啊!快幫我解決那噁心的傢伙,老哥我下半輩子願意為你做牛做馬!」

他猛地一跳竄到沐白裔身後,扒拉着她后衣擺,將趙剛投來過來的視線全部擋住。

「你、你你你自己招惹的,幹嘛要交給小木頭!你別連累她,你給我出來!」

見趙剛那噁心的怪物開始盯上了沐白裔,沐愉心心驚肉跳,連忙拽著魏萬,想將他拉出來。

「妹子啊!你可不能見是不救啊!」魏萬死死地拽著沐白裔。

「臭女人,給我讓開!」伏在地面,抬起頭,見沐白裔擋住了他『心心念念』的魏萬,怒火橫飛。

周圍像他靠攏的變異鼠紛紛爬到他身上,不停地啃食他的血肉,他卻毫無所感。

隨手抓起幾隻變異鼠塞進嘴裏吞咽,不過一會兒,他便吃掉了十幾隻變異鼠。

他的身體再次修復,斷骨的尾巴快速復原,高高撐起尖端,作準備攻擊狀。

「小木頭,小心!!」沐愉心驚懼地大叫一聲。

只見那尖銳無比的尾勾竟然超越原身的長度,飛快朝沐白裔直襲而來。

「我去!這麼猛的嗎!」她背後的魏萬一驚,連連朝後退。

沐白裔拉着沐愉心迅速後退,一腳甚至『不小心』狠狠地從魏萬腳上踩過。

「嗷!妹子!妹子!你……你你踩到我了,你小心點,你腳下輕、輕點啊。」魏萬疼得微彎下腰,他感覺一塊巨石正壓在自己腳上。

沐白裔沒有理會他,她揚手一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