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塵緩緩吐出幾個字,驚人的氣勢和戰意慢慢的似漣漪波紋延伸開來。

以葉塵為周圍,只看到他站立的地方,水面開始沸騰,似煮沸的開水一樣。

變態,真是變態啊。

站在不遠處的洪震臉上露出一種很奇怪的神色,震驚至極,他和葉塵明明都是三花聚頂的境界,為什麼葉塵的功力如此的強大。

葉塵右手緩緩伸出去,瞬間,擒龍手似在虛空一抓。

湖面的水被葉塵手吸上去,形成一把水刀。

真正的水刀,透著一股殺氣,彌散四周。

「葉塵,你,你這是什麼手法、」

洪震剛才本以為露出牛逼的一手之後,葉塵把自己當個人,現在看起來,葉塵根本就沒把他當人。

「我剛才不是說了嘛,我也是會道術的,你不會,那就很吃虧了。」

葉塵單手握住刀柄。

「開始了。」

嗖的一聲。

葉塵原地消失。

虛空中,呼呼的聲音。

洪震感受到一股滔天的殺氣從上空傳來。抬頭,就看到了葉塵的身影出現在虛空中。

水刀發出一道驚人的白色光芒。

洪震臉都白了。

逼人的刀氣從天而降。

「尼瑪。」

洪震直接迸出兩個字。

身子一個驢打滾滾出了五米遠。

轟的一聲。

地面,炸出一個巨大的洞口。

「洪先生,你這一招驢打滾很快的啊,不過,你作為一代武學宗師,這種驢打滾的招式,不合符你的身份吧。」

葉塵輕蔑調侃的問道。

洪震老臉一紅,王八蛋,你以為我想用了驢打滾這一招啊,剛才實在是迫不得已,才用這麼一招。

「你身上又沒槍,沒劍,沒刀,是吃虧了一點啊。」葉塵有點可惜的說道,「那我真是不客氣了。」

洪震以為葉塵會裝逼說要赤手空拳呢,沒想到葉塵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

「行了,你這個人的武力情況呢,我基本摸透了,不和你玩了。」葉塵有點失望的說道,「我本以為剛才我從天一刀,你會直接抵擋住呢,你居然避開了。」

洪震:「····」我不閃避,等這一把刀劈成兩半啊。

「那我接著開始了哦。」

葉塵又是調侃說道,身子驚鴻而過。

這一次,比上次的速度更快,近乎是白光一閃。

洪震雙眼死死盯著葉塵,他在葉塵說完話之後,洪震也是沖向葉塵,他需要來一個回馬槍,做出要一起死同歸於盡的神色,這樣一來,只要葉塵閃避,他馬上抽身逃離這裡,葉塵的實力太過恐怖了,上一次在白龍寺廟,葉塵的實力被壓制了,現在,這才是葉塵的實力吧。

「喲呵。」

葉塵輕輕的聲音。

手中水刀接連在虛空中劃了三下。

葉塵腳踩的地面,似蓮花的圖案。

步步生蓮花。

三花聚頂境界高手才走出的步伐。

虛幻之間,葉塵的人影一閃。穿梭而過。

洪震怒喝一聲,全身爆發出驚人的戰鬥力,一拳轟出葉塵手中的水刀。

砰的一聲。

水的冰涼。

洪震微微一陣,他的拳頭居然一拳打碎了葉塵的水刀。

這不可能吧?

洪震都覺得不可思議!

下一秒,

葉塵面帶微笑,雙手突然向前一甩。

將要落在地面的水滴子利箭一般,迸射進去洪震的身子中。

「你····」

洪震的胸口處,全都是一顆顆水滴的洞口。

血液滲流衣服。

「你的力量,還是弱了一點啊。」

葉塵走到了洪震的前面。

「還想和我同歸於盡,想什麼呢?」

『「剛才,你也是想跑了,對吧,我能感覺到。」

「高手對戰,狹路相逢勇者勝,我們需要亮劍的精神,你怎麼想跑呢?」

洪震低頭看著胸口這些血液。

「葉塵,你,你怎麼做到的?」

「以你的現在的認識,我說了你也不懂。」葉塵道。「我只能告訴你,我是穿梭陰陽兩界的九品道士。」

洪震感覺生命力正在慢慢的消失。

「葉塵,你殺我,無論你去到哪裡,哪怕是神州國,你跑不掉的。」

「我們的族長和族人一定會殺了你。」

「族長?」

葉塵好像發現新大陸「洪震,你們是一個組織的?什麼族長?是什麼人?趕緊說一下,你死了,我帶你回神州,落葉歸根。」

「你是鬥不過我們族長的,哈哈哈。」

洪震仰天大笑,身子往後倒去。

雙眼瞪大,死不瞑目。

「族長?」葉塵呵呵一笑,看了一眼死不瞑目的洪震,輕蔑道,「等你們族長真出現了,老子照樣幹掉他。」

葉塵拿出一張靈符。

把洪震的身體收進靈符中。

葉塵本以為洪震的死去的魂魄,也會被收進靈符,不想,洪震的魂魄不受控制的掙扎出靈符,飄去另外之地。

「我明白了,這個已經是泰國人了,也就是說,他的魂魄我管不到了,是泰國這邊的地府管。」

葉塵罵道;「老東西,死了,就死了,還他娘都是泰國人,草你大爺。」

葉塵手機響起。

是陌生的號碼。

葉塵猶豫片刻,接過來。

「葉塵先生,是我。」

「是卓領事啊。」葉塵以為是是哪個大佬呢,這卓令肯定是打探他和洪震的事情,「洪震已經掛了。」

卓令在那邊沉默片刻:「葉先生,真是很厲害,沒想到這麼快殺了洪先生。」

洪先生一死,只怕泰國這邊要亂上一亂了。

洪先生留下的產業和財富,也會被其他人盯上吧。

「快?」

葉塵有點對自己不滿:「一點都不快,我以為能秒殺了洪震呢,讓他多苟活了幾秒鐘。」

卓令:「····」

「好了,洪震死了,你估計也不會明哲保身,你自己看著辦。」

卓令:「是的,葉先生。」

「以後不要聯繫了啊。」葉塵說道。「我怕我會打死你的。」

卓令:「····」葉塵此人,真是說殺人就殺人。

葉塵掛了電話。

華燈初上。

白龍寺廟。

葉塵再一次來到了大門前。

「站住,什麼人?」

「是你、」

兩個寺廟的泰國人看到葉塵的那一張臉,一愣一愣的。

這個傢伙怎麼又來了,不是說這裡禁止神州人進裡面燒香拜佛的。

還有,這個傢伙今晚上穿道服來這裡是什麼意思?

「又是我。」

葉塵微微一笑,沒有再逼逼,一拳一個打飛兩人。

兩人連救命的聲音都沒有來得及叫出來,就倒地不起,生死不明!

「神州人,不得進入。」

葉塵來到了那一顆巨石前面冷笑一聲,右手掌,按在石頭上。

咔嚓咔嚓的聲音,石頭龜裂開來,而後,四分五裂。

葉塵大步走進大門。

「什麼人、」

「你是哪國人?」

寺廟的僧人看到葉塵穿著道服進來后,驚訝問道。

回答他們葉塵的拳頭,全都是打中咽喉部位,兩個僧人飛出去。

「忘記了。」

葉塵咧嘴一笑,然後轉身把寺廟大門關上。

「還是多上點保險,萬一有人跑出去呢。」

葉塵把一張靈符貼在門口。

這樣就好了,哪怕是一頭牛都撞不進來。

「白龍寺廟的人,我葉塵來哦,歡迎我吧。」

葉塵的聲音,悠揚的傳出去,響徹在寺廟每一個角落。

「快,有敵人入侵。」

「快,拿傢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