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宇:這已經是人少的時候了,要是在飯點的時候過來人只會更多。

龐俊:我們已經調查過了,只有這個時間點人才是最少的,我們只有一個小時的時間,一個小時後人會逐漸多起來。

葉宇:大家努力,爭取一次過,我們可沒有再來一次的機會。

李洋:放心,交給我吧,經過這一整天的演技磨練,我的演技已經不輸當紅小鮮肉了。(得意.jpg)

喬安:趕緊給我滾進來!

喬安面上裝出無事的樣子,手上拚命在手機上點來點去,手指都快舞出殘影來了。

終於,在喬安的千呼萬喚之下,一名身穿西裝,一副職場精英模樣的男人,走了進來。

男人看着十分年輕,鼻樑上還架著一副金框眼鏡,一副精英的派頭。

「歡迎光臨。」小姐姐上前招呼道。

「不用招呼我,我找人。」男人說完這句話,直直的走到喬安面前。

「親愛的,不好意思久等了,剛才老闆讓我去幫忙送了一份文件,這才來晚了,你沒有等太久吧?」男人一臉歉意的說。

「我也才剛到五分鐘而已,親愛的你想吃點什麼,我幫你點餐。」喬安露出甜蜜的笑。

「隨便你點什麼,我都愛吃。」男人看着喬安,眼中滿是深情。

「那我幫你點一份牛排吧,我知道你最愛吃牛排了,這家的惠靈頓牛排聽說很好吃,我幫你點一份哦~」喬安一臉體貼的說。

「謝謝親愛的。」李洋臉上是幸福深情的笑。

沒人看到他的一隻手暗戳戳的藏在桌下,偷偷的發着信息。

李洋:喬安師妹,你太過份了,你明知道我不愛吃牛肉的!

喬安:是嗎?我沒有注意,你又不早說。(無辜.jpg)

。 「吼」

屍堆重新擋住了,牆上的洞口,突變體被再次阻攔在內,再堅持一會外面的突變體就可以被全部解決,但就在這個時候,宋成文和趙天突然感覺腳下的地面一陣晃動。

整個身體的平衡瞬間被打破,揮出去的刀也失去了目標,而周圍的突變體也在這個時候朝他們,撲了過來,慘白的皮膚,有些地方還有潰爛的現象。

張開雙手向兩人抓來,猛地張開口向兩人咬了過去。兩個人已經沒有辦法再次調整身體,去解決現在的情況。

「咔嚓」

一道銀白色的光芒閃過,緊接着一道雷霆的聲音響起,下一刻,圍在兩周圍的突變體都劇烈的顫抖起來。

眾人再次看去,就看到一道巨大的閃電轟擊在突變體身上,那閃電彷彿一條鎖鏈一般纏繞着所有的突變體。

不一會,剛剛還兇猛異常的突變體已經摔倒在地,變成了一個個焦炭。而宋成文和趙天也半跪在地上扶着地面,穩住了要摔倒的身體。

眾人被這一下給驚的說不出話來,正在想着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的時候。宋成文和趙天已經來到了孫岩身邊。

「謝謝,隊長出手。」

孫岩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早跟你們說過,身邊的不一定都是隊友。不能有下次了。」

兩人重重的點了點頭,重新回到了隊里坐了下來,開始恢復力量。剛剛的戰鬥也讓兩人消耗了不少內力。

「孫隊長,既然你有這份實力,還望你出手儘早解決這裏的事情。」一邊的五爺眼睛微微眯起,冷笑着對孫岩說道。

「不好意思,之前受了點傷,現在不太方便啊。」孫岩目光銳利的看向五爺,冷冷地說道,「話說,我這面這一戰已經完事了,該五爺了吧。」

趙校長這時也點了點頭說道:「嗯,這個我知道,孫隊確實是受了傷。」

「我這面還沒準備好,這一波你們來吧,下一波我來。」說着五爺轉身帶人離開了這裏。

張連長看着離開的五爺,對孫岩說道:「剛剛應該是有人……」

「嗯,我知道,但現在不是時候。」

「我讓人跟着吧。」

「不用,咱們還是應付眼前的事吧。」孫岩搖了搖頭說道,讓人跟着哪有自己的掃描能力看的清楚啊。

但是,讓孫岩還算欣慰的是,這個五爺雖然回去之後發了一頓脾氣,不過還是安排了一些人來進行下一波的戰鬥。

就這樣,幾波人輪番進行戰鬥,院子裏的突變體正迅速的減少。

「孫隊,再有兩次,咱們就能進入院內進行清理了。」張連長笑着對孫岩說道。

五爺站在旁邊,滿臉的不悅:「時間耽誤的太長了,咱們得加快速度了。」

半晌,眾人圍在牆洞處,現在院裏的突變體已經非常少了,基本上沒有聲音的話這些突變體不會發現這個牆洞。

「走咱們進去。」五爺一臉的殺氣,大手一揮率先走了進去。

進入廠區的人向著大門跑去,很快大門被打開了,眾人蜂擁而入,迅速的解決了周圍這些普通的突變體。

「哈哈,這次還不錯,沒有人受傷。」趙校長笑着對孫岩說道,「之前光是進入這裏都死傷了好多人。」

「哈哈,孫隊長真是個能人啊,向我們這樣頭腦簡單的就不行了,看來我們以後要多用一些別的辦法,這次真的是零傷亡啊。」五爺大步流星的走了過來,大笑道「外面已經清乾淨了,就剩這幾個廠房了。」

五爺雖然看上去是在說孫岩的方法好,但是也在隱喻著孫岩的心機太大,孫岩對五爺的話沒什麼反應,因為五爺在剛剛已經被他劃到了,必殺人員的名單當中。

張連長點了點頭說道:「上次我們就開了一個廠房,找了一寫東西就走了。」

孫岩看着張連長指的一個廠房,他掃描了一下,裏面沒有任何危險,點了點頭說道:「那個廠房沒什麼危險,直接進去搬就行,但是其他的先別動。」

「不一起打開嗎?」趙校長看着現在天色已經不早了,如果不快點的話,這些廠房打開,再加上搬運貨物,估計完事就得天黑了。

孫岩搖了搖頭:「如果打開有危險的話咱們跑都來不及。」

十幾個人在廠內清理屍體,而其他人則一起在搬運著倉庫里的物資,不一會一輛自卸卡車就被裝滿了,而這個倉庫也被搬空了。

領着小隊的成員,後面還跟着張連長和趙校長,他們現在已經確定了跟着孫岩肯定沒有錯的。

其實孫岩一點也沒閑着,一邊走着,一邊掃描著裏面的情況。掃描完孫岩不由得皺起了眉頭,這裏面裝滿了糧食物資,但是有一個廠房裏居然有三隻屍化獸。

而另一個廠房裏,孫岩沒有掃描出有危險,但是有一個巨大的區域孫岩無法掃描出來。這個感覺跟當初見到進化的屍化獸,暴君的時候一模一樣。

孫岩指著旁邊一個廠房說道:「開這個吧。」

王路幾人連忙向門口跑了過去,開始準備打開這個廠房。

「小心一點。」孫岩看着幾人離開,囑咐了一句,這裏面其實沒有什麼危險。

而孫岩則一縱身竄到了旁邊一個長方的換氣扇處,黑刃抽出兩下就打開了換氣扇,翻身鑽了進去。

進到廠房裏面,廠房沒有窗子,裏面漆黑一片,孫岩開啟了掃描,無數的編織袋裝的滿滿地,裝滿的編織袋沿着牆壁碼的整整齊齊,最頂上編織袋離地面最少有五六米,從門口一直到最裏面全被米袋佔滿。

而在一個角落裏,有三隻屍化獸靜靜地趴在那裏。孫岩看着三隻屍化獸的體型,已經知道這幾個應該是三隻猴系的屍化獸。

孫岩走在糧堆之間的空道上,向著那三隻屍化獸的方向走去,揮手搭在了旁邊的糧食袋子上面,轉瞬間幾袋糧食就被孫岩收到了空間里。但是並沒有全部收走,還留了一些,等一會讓隊伍拉回去,要不然其他人就會懷疑的。

「孫隊去哪裏了?」

突然外面傳來一陣說話的聲音,孫岩猛地停了下來,角落裏的那三頭屍化獸也有了動靜。

慢慢的孫岩只能後退回去,這幾隻屍化獸,孫岩準備給小隊的人練練手,自己本來就是進來查看一下,有沒有其他的危險,順便再收一些糧食。

「嗖」

孫岩再次從換氣扇翻了出來。

「哎?孫隊,你怎麼進去了?」五爺幾人看到孫岩翻了出來,連忙問道。

孫岩指著這裏面說道:「我進去查看了一下,裏面有三隻猴系的屍化獸,打開的時候要小心一些。」

「這一個裏面太危險,放棄掉。」

五爺聽到了孫岩的提醒,雖然嘴上答應着,但是心裏卻極為的不在意,都已經到這個程度了,怎麼可能放棄吶?

不過他也是比較擔心孫岩直接離開,那樣的話就少了一個強大的戰力,隨即連忙滿口答應起來。

「其他人準備迎戰,李龍,開門。」孫岩大聲喊道。

「嘭」

巨大的金屬門,被李龍使用異能硬生生的打開了一個大洞。一眾人馬在外面嚴陣以待,緊張的看着打開的洞口。

半晌,沒有任何動靜,外面的人開始交頭接耳起來。

「沒有東西啊。」

「這不是沒事嗎?」

「……」

孫岩冷靜的看着洞口,沒有說話,他可以清晰的感覺到,裏面的屍化獸已經湊到了洞口處,但是一直沒有動作。

「傻柱,上去看看。」五爺皺着眉向裏面張望着,隨即喊過來身後的一個人,讓幾人上去查看。

幾個人端著槍,慢慢的向洞口靠近,孫岩明顯的感覺到裏面的屍化獸已經蠢蠢欲動了。

「五爺,讓你的人回來吧,有危險。」孫岩皺着眉頭提醒了一句,雖然不願意提醒,但還是說了一句。

而那幾人也停下了腳步,回頭看向五爺,可是五爺卻沒有說話,幾人一看只能再次硬著頭皮繼續向前。

知道最後幾人已經到了洞口,都沒有人很事情發生,五爺嘴角不由得翹起,瞥了一眼孫岩,眼中不禁有些鄙視。

「哼。」孫岩冷哼一聲,不屑的搖了搖頭。

而這個時候,那個叫傻柱的人已經到了洞口跟前,向裏面張望着。

「啊!」

猛然間,那個叫傻柱的人突然一聲慘叫,一隻利爪從他的後背穿了出來,血液噴射而出,緊接着一道身影竄了出來,跟着他一起查看洞口的兩人,直接就被這道身影撲到。

胸口被抓出了一個巨大的口子,眼瞅著就活不了了。

「開火,快開火。」五爺被這一幕驚醒,大叫着讓人開始射擊。

「噠噠噠」

眾人紛紛開槍射擊,但是讓眾人心寒的一幕出現了,子彈擊打在這屍化獸身上的時候,居然沒有想像當中的打出一個個血洞。

只是將這屍化獸的身體大的連連倒退,就在這隻屍化獸被眾人攻擊的時候,猛然間從洞口處竄了出來。

而那隻被打的後退的屍化獸,也停下了後退的腳步,身體向旁邊躍去。眾人連忙舉槍射擊,但是這屍化獸的速度太快,可以擊中的子彈也越來越少。

這時候,各個隊里的覺醒者也紛紛出手了。孫岩其實就是要看這個,大家把自己手裏的覺醒者藏得太深了。

而現在大家被這突然出現的屍化獸弄個措手不及,倖存者也沒有繼續隱藏的心思,紛紛出手。

看到周圍出手的人,孫岩微微笑了起來,五爺這面的覺醒者最多,一共有十幾個,大多是火系的,有幾個水系的,土系的只有一個。

其次是校長和張連長那邊,都有十個人。張連長那邊比較均衡,每系都是兩人,看來是張連長有意的安排。校長那邊則有五個水系、五個火系的人。

雖然自己這些人裏面的覺醒者很多,但是有實戰經驗的卻沒有幾個,更別說跟屍化獸這種怪物戰鬥過的,整個隊伍愣是讓這三隻屍化獸給沖亂了。 第五百三十一節壽慶寺

大明永樂二十年(公元1422年),九月十九日,京師,正午,漢王府。

蒙禹正孤身坐在屋中,小院內外一片清凈,蒙禹的面前只放著一壺酒,他好像是在等什麼什麼,又像是忙裡偷閒的自斟自飲,沉靜如水的面上看不出什麼波動,也看不出任何的悲喜,只有一雙明亮的眼睛宛如秋水一般泛著光華。

終於,門外的腳步聲響起,一個天狼幫的高手匆匆進來稟報道:「蒙先生,杜幫主說這次的機會非常好。」蒙禹緩緩的喝盡杯中酒又輕輕放下酒杯起身道:「好,杜大哥說好就一定好,那我們這就走吧。」來人卻再度抱拳道:「杜幫主還讓蒙先生三思,真沒有必要親身涉險。」

蒙禹微微一笑道:「杜大哥怎麼也變得婆婆媽媽起來了,沒事的,走吧。」來人無奈的點點頭便轉身前頭帶路,蒙禹就跟在後面出了小院又出了漢王府,門外,三百天策衛已經整裝待發,暗處四下散布著天狼幫的血衛高手。

當然,還有那些看不見的地方有著許多看不見的人,錦衣衛,內衛,東廠番子,刑部暗探,各方勢力的眼睛都盯著漢王府里這個布衣文士的一舉一動,蒙禹出府了,這個消息對於久候的人來說無異於驚雷炸響。

京師壽慶寺,這是上一代鬼才姚廣孝當初輔佐燕王靖難時所在的寺廟,如今也成了京師的皇家寺院之一,經過擴建翻修,壽慶寺的規模已經是當初的幾倍,因為有著道衍禪師靈骨塔的加持,壽慶寺也比其他寺院更受世人矚目。

九月十九日是觀世音菩薩出家日,上香祈願的善男信女們已經是紛至沓來,壽慶寺內外好不熱鬧,蒙禹選在這樣的日子行事,其實就和漢王在南京洗象節危機中砸毀佛像一樣的已經做好了身負罵名的準備。

來到寺院門前,蒙禹下了馬先躬身行禮后才進入寺院大門一路緩緩而行,他首先去了道衍禪師姚廣孝的靈骨塔前祭拜,點上香之後,蒙禹以師禮拜伏於地鄭重的磕了三個頭,面對這位惺惺相惜的前輩,蒙禹的心中滿是尊敬和感慨。

叩完頭,蒙禹依然跪著直起身喃喃說道:「前輩,晚生又遇到棘手的麻煩了,這一次的兇險不比上一次在南京時小,而晚生的對手也遠比上一次強大,晚生之所以選在壽慶寺並非是對前輩不敬,恰恰是想和前輩再度聯手破局。」

蒙禹說完再次躬身施禮后便起身決然離去,眼神中滿是絕決的的意味,來到大殿前的廣場上,蒙禹手持義女杜小禹送的烏木摺扇負手而立,他收到這禮物后一直沒捨得用,今日卻專門拿了出來握在手中。

不一會,杜宇就出現在了他的身邊小聲埋怨道:「你這傢伙,就是這麼不愛惜自己的,你那點三腳貓功夫自己心裡沒點數么?還說什麼讓老子去做自己該做的事,我呸,告訴你,老子現在最該做的事就是守在你身邊保你安全,你少跟老子說什麼大道理,老子一概都當放屁!」

聽著杜宇的數落,蒙禹卻會心一笑,這麼些年過去了,杜宇還是這般的心性,對他也還是這般的至情,哪怕什麼功勞名利都不要都要親自過來護他周全,哪怕是死也要死在他前面,這分情義還有什麼言語需要表達的?

站立片刻,看著天狼幫的人不斷的傳來手語和旗語的消息。杜宇微微一笑道:「該來不該來的基本都到齊了,可以開始了吧?」蒙禹點點頭卻旋即又說道:「無論如何,一定要保證鼎兒的安全,小禹可還等著他的!」

杜宇面色凝重的點點頭道:「好,鼎兒可是我們的女婿,也是我天狼幫未來的希望,我會看好他的,不過蒙先生放心好了,我這兩日也試過了,這小子要是想跑現在可是連我都追不上,若是情況不妙我護著他跑了就是。」

蒙禹微微點點頭,杜宇則眼神一凝悠悠說道:「再說了,也該讓他經歷些這樣的磨練才是,想我們當年哪個不是經歷了幾次生死考驗在鬼門關走過幾遭的人?我知道你的心思,可有些事情還是交給天意去吧。」

蒙禹也會心的洒脫一笑,是啊,他都快成護崽的老母雞了,這可不對,確實,後輩也該有後輩必須走的路,張鼎能走過這一程那他未來的人生之路也絕對就會不一樣了,至於其他的,就交給天意吧。

隨著蒙禹的摺扇啪的一聲打開置於胸前,整個壽慶寺都開始有了變化,似乎連空氣都變得凝重了些。蒙禹微笑著剛向前走了兩步,就聽得樹上有人怪笑著大喝道:「哈哈哈,,,,,,你這腐儒也終於肯出來見光了啊,還我聖教弟子的命來!」

隨著生硬出現的便是幾日內就名震京師的白蓮教夜叉護法神將,甫一出現就拔劍直刺向蒙禹,而杜宇則眉頭一皺立刻拔刀迎上前去,嘴裡也適時的大喝道:「保護好蒙先生,合圍抓住賊人!」

在周遭善男信女們驚呼聲中,周遭埋伏的天狼幫高手紛紛現身合圍,而原本駐守門外的天策衛們也立刻開拔進來摘下弓箭張弓搭箭的對準了場中正在纏鬥的二人。而百姓中有見過夜叉展現神跡的人也開始驚呼道:」那是夜叉神將現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