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青倒要看看,火麒麟的肉身硬,還是他的肉身硬。

看到葉青衝過來,火麒麟的眼神之中,明顯露出了一抹輕蔑之色。

他當然看不起葉青,畢竟葉青只是區區的真武三重境,跟他的差距不是一星半點。

火麒麟真正忌憚的,是葉青身邊的金身麒麟。

顯然,火麒麟是認識金身麒麟的。

大家都是麒麟。

彼此之間,肯定有不少聯繫。

「金身老弟,你怎麼回事?怎麼甘願跟在一個人類的身邊?」火麒麟冷笑道。

「跟你有關係嗎?快點讓路,不然我主人會把你撞飛的!」

金身麒麟冷笑道。

以前,他就跟火麒麟打過交道。

兩隻麒麟有過很多摩擦。

這一座葯田,兩位麒麟就爭奪過。

最終落入到了火麒麟的手裏。

「笑話,你堂堂武聖境的太古遺種,竟然跟隨一位人類,簡直是天大的笑話!」

「金身麒麟,你在丟我們麒麟一族的臉!」

火麒麟肆意嘲諷。

眼看着葉青衝過來,火麒麟沒有施展任何的防禦手段。

就那麼站着。

火麒麟對自己的肉身防禦能力,有着極大的自信。

他就不相信了,葉青還真能把他給撞飛出去?

「轟隆!」

很快,便是響起了一道劇烈的轟鳴聲,響徹天地。

震耳欲聾。

火麒麟的身影,當場就被撞飛,一直飛出了數千丈遠。

在半空之中,還在噴著鮮血。

火麒麟驚駭無比。

沒有想到,葉青的肉身衝撞之力,如此的恐怖。

就連火麒麟的強橫肉身,都完全無法抵擋。

「這……這不可能!」

火麒麟叫囂著。

葉青無語。

心說,難道你們麒麟一族,就只會說這不可能嗎?

明明都已經發生了,還不可能個毛線呀!

撞飛了火麒麟,葉青直接闖入到了葯田之中。

開始肆虐。

葯田裏面到底栽種了什麼靈藥,葉青看都不看的。

直接全部打包帶走就是了。

一個超級大的麻袋,被葉青拿了出來。

二話不說,就把一堆堆的靈藥,放到了麻袋當中。

葉青的動作,超級嫻熟。

顯然經常做這種事情。

在葉青的背後,王家的王人傑,還有藥王谷的穆靜秋,全都驚呆了。

「快衝啊!」

「葯田沒有守護獸了,大家快去搶奪靈藥!」

一時間,在場的強者們,紛紛湧入了葯田。

爭先恐後。

什麼隊長不隊長的,現在都不重要了。

王人傑只想多拿一些靈藥。

不過,當王人傑衝進來的時候,整個人都傻了。

葯田之中,連一根青草都沒有剩下來。

所有的靈藥,都到了葉青的口袋裏面。

王人傑的速度,其實已經算是很快的了。

在葉青之後,第一個沖了進來。

但,就在那短短的時間之內,葉青已經把葯田洗劫一空了。

根本就沒有王人傑的份。

藥王谷的弟子們,同樣震驚無比。

葯田方圓數千丈。

葉青一下子,就把葯田洗劫一空,動作之快,手法之嫻熟,令人咋舌。

葉青的大麻袋,當然不是一般的大麻袋,而是一件靈器。

其內另有乾坤,能收下很多寶物。

比儲物戒指管用多了。

而且,在收取寶物的時候,速度特別快。

眨眼間,葉青就扛着大麻袋沖了出來。

天邊的火麒麟,被撞飛之後,爬了起來,想找葉青報仇。

還沒來到葯田之中,看到了葯田的情況,直接破口大罵,口吐芬芳。

火麒麟的心態徹底崩了。

感覺就是一瞬間的事情,他辛辛苦苦守護了多年的葯田,就那樣消失了。

簡直無法接受。

葉青搜刮靈藥的速度,簡直不是一般的快。

快到令人窒息。

「小子,有種別走!」

火麒麟追了過來。

渾身散發出了可怕的殺氣。

葉青當然要跑路了。

火麒麟打不死他。

以葉青的實力,想擊殺武聖三重境的火麒麟,還是有一點難度的。

葉青當然不想跟他浪費時間。

還是快點跑路比較好。

頃刻間,葉青便是衝出了葯田。

迎面,王人傑擋住了葉青的去路。

「小子,說好的大家一起進去,你卻把葯田之中的靈藥全部搶走了,你什麼意思?」王人傑沉聲道。

「我進去,跟你有什麼關係?我跟你組隊了嗎?我跟你很熟嗎?」

葉青翻了一個白眼。

懶得跟他廢話。

直接橫衝直撞。

「大家一起上,讓他把靈藥交出來!」

王人傑喊了一聲。

剛才,他見識到了葉青的實力。

要是他一個人上的話,說實話,還真沒有足夠的底氣。

在場還有一位武聖境界的散修,以及二十多位真武九重境,如果一起聯手的話,估計阻攔葉青一段時間,還是不成問題的。

「上!」

武聖一重境的散修,立刻殺了過來。

還有其他幾個真武九重境的強者,都是不自量力,試圖阻攔葉青的步伐。

他們當然知道自己不是葉青的對手,不過,葯田之中的靈藥,實在太誘人了。

在強烈的誘.惑之下,他們還是選擇了出手。

唯獨藥王谷的那幾位美女弟子,沒有出手。

穆靜秋雙手環抱胸.前,靜靜看着,並不打算與葉青為敵。

其他幾個藥王谷的美女弟子,更加不敢動了。

一方面,因為葉青的實力很強。

另外,她們心中愛慕葉青,哪裏捨得動手。

藥王谷的兩個男弟子,原本心中還有貪念。

看到諸多師姐師妹都不動手,他們都不好意思出手了。

王人傑臉色變了變。

藥王谷作壁上觀,他們想阻攔葉青的腳步,怕是很難。

現在王人傑反倒期待火麒麟快點到場了,至少可以打壓一下葉青。

。二月二號,星期一。

星原的休息區,兩名女員工正在聊天,其中短髮妹子在喝奶茶的時候,還顯得有些氣鼓鼓的。

一旁的長發妹子見狀,忍不住問道:「怎麼啦?臉都快鼓成氣球了。」

「我跟你說啊!我男朋友簡直了。」短髮妹子輕輕一拍桌子說。

聽到是跟感情有關,長發妹子心中的

《神級遊戲設計師從嚇哭主播開始》0423暖暖 「老大……我覺得我可能中毒了,有妖氣。」鬼魅難得開口,用他那個低沉沙啞的聲音道。

蕭寒站在他旁邊,喃喃道:「是么……我就懷疑,這麼多年來,我一直是個色盲,鬼魅……」

鬼魅應了一聲:「嗯?怎麼了老大?」

蕭寒:「你是不是一直都穿著白衣服?」

鬼魅欲哭無淚:「……老大,我覺得……我也是個色盲……」

他們說話之間,眼神一直都沒有離開過唐元那個第七魂環,已經開始懷疑人生了。

而此時站在唐元對面的月關,更是難以回過神來,用一種只有自己能聽見的聲音在碎碎念:「卧槽、卧槽、卧槽……」

站在一旁的玉天恆看著這幾位封號斗羅前輩此時的表情,搖頭苦笑,原來小七這個十萬年魂環,帶給封號斗羅的震驚,也不小啊……

唐元的武魂已經釋放出來,見到月關遲遲不動,表情還十分獃滯,輕輕咳了兩聲,道:「那個……月關伯伯,您不釋放武魂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