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深深一鞠躬。

簡悅悅整個人直接傻了。

這,這都什麼事啊!

「今天的事,希望沒有對你造成影響,也希望你能找到真正合適的人。這頓飯我請,算是給你賠禮道歉。」

「我不需要!」

言畢,一杯水朝著他的臉潑了過去。

簡悅悅氣都快喘不勻了,大口大口的呼吸。

眼睛死死的盯著他,咬牙切齒:「你會有報應的!」

扔下一句狠話,她拿著包,快步離開。

目送著她走遠,柳長清這才鬆了口氣,拉開椅子坐了下來,拍著胸口,一副劫後餘生的模樣。

斜了一眼季宏博,見他還站著,渾身濕漉漉的,不免覺得好笑。

「客氣啥,就當自己家,坐吧。」

說著對一旁看戲的侍應生招了招手,「拿條毛巾來,謝謝。」

侍應生當即送上毛巾,她接過來,遞給了季宏博。

「擦擦吧,跟落湯雞似的。知道的你是來吃飯了,不知道的還以為這裡新開了游泳館呢。」

季宏博笑了笑,也不見惱意,將身上臉上的水擦乾,繼而坐下。

望著她不說話,只是笑。

這模樣,柳長清頓時就覺得腦瓜子「嗡嗡」的。

傷的不是其他地方,腦子檢查了沒毛病啊?

這咋看起來還傻乎乎,智商不太高的樣子呢?

「你……」

「你不是不願意來嗎?」

。 第157章老謀深算的狐狸

江明月很認真的點點頭,笑道:「那感情好,這樣我就能天天吃到燒雞啦。」

「那咱們先買它一百個怎麼樣?」花琉璃開玩笑道。

一百個?那得有多少?江明月伸出雙手數了數,驚呼道:「姐姐,一百個燒雞,明月一天吃一個的話,能吃一百天呢。」

花琉璃揉揉她的腦袋,笑道:「恩!明月真聰明。」

天色即將晚了,才輪到花琉璃她們,那夥計看了花琉璃一眼招呼道:「姑娘,燒雞五十文一個,要幾個?」花琉璃看了眼放到簸籮里的燒雞笑道:「全給我包起來吧。」

那夥計驚詫的看了花琉璃與蔣明宇兒一眼道:「姑娘,燒雞雖好,但不耐放,姑娘真要這麼多?」

「就要這麼多。」

夥計麻利的用荷葉將燒雞包好,花琉璃看了那夥計一眼道:「這燒雞等你們下工了可否送到這裡?」說著從懷裡掏出自製的名片,交給那夥計,笑道:「我不會讓你白送的,我會給你錢。」

那夥計將燒雞放到一旁的框里,道:「等小的下工了,就去給你送去。」

「來,這是錢,一共二十個,一兩銀子,請收好。」

那夥計接過銀子丟到一旁的錢匣里,對著花琉璃身後的人道:「燒雞今天賣完了,想吃明早再來。」

夥計的花引得後面的人怨聲載道,不過燒雞沒了,埋怨夥計也沒用,一個個看著花琉璃的目光,帶著不善。「姑娘,這燒雞雖好吃,但你也不能全包圓啊,不如你將燒雞均出一些給我們如何?」

「抱歉,我也很喜歡蘇記燒雞,二十隻我都嫌少呢!」

見花琉璃不同意,其中一名中年女性不滿道:「姑娘,你不能這麼自私。」

在哪兒都不缺那些道德綁架的人,不過她向來不是個被他人言語左右的人,依舊不為所動。牽著明月往前走,偏有幾個人見她離開,竟擋住了她的去路道:「姑娘,你若不想我們與你為難,就將你身上的錢掏出來給我們當做補償。」

「就是,必須補償給我們。」

花琉璃冷笑的看著圍著她的一女二男,剛剛她還奇怪,這蘇記的燒雞雖然好吃,但遠沒到讓人瘋狂的地步。感情這三個人見自己一個十來歲的女孩兒,帶著一個三歲左右的孩子,一出手就是一兩銀子,於是就起了搶劫的心思。

「你們都是壞人,走開,不要欺負我姐姐。」

見江明月護犢子般張開自己的雙臂,將花琉璃擋在身後,雙目憤怒的瞪著那三人。

「喲,這小丫頭還挺凶。」花琉璃牽起江明月的手,對著當著她們的其中一人,狠狠的踹了一腳冷冷道:「不想死,趕緊滾!」

那人被踹的跪在地上捂著肚子動彈不得,其他兩人見了,一個個驚訝的看著花琉璃,他們什麼時候見過這麼剽悍的小丫頭,不由扶著跪地的男子,匆忙逃竄!

現在的孩子都這麼暴力嗎?說動手就動手,一點兒商量的餘地都不給。

看著他們落荒而逃的背影,那賣燒雞的夥計慌忙出來道:「這位姑娘,你快走吧,剛剛那三個人可不好惹!那女的是新慶鎮出了名的老剩女,而那兩個男的,則是她的姘頭之一!你得罪了她,要小心別被賴上了。」

她花琉璃何曾怕過誰?不過是個剩女罷了。

「行了,那二十隻燒雞,你給我找個背簍裝起來好了,我自己帶回去。」

「好的,請稍等。」

夥計用背簍將二十隻燒雞全裝進去后,送到花琉璃手中道:「這位姑娘,您的燒雞,有些重,要不我幫您送家裡去?」

花琉璃丟給那夥計二十個銅板道:「多謝你的好意,不過不用了,這二十文錢是背簍的錢。」

說完背起背簍拉著明月在夥計驚訝的目光中淡定離開……

等她回到劉氏布坊的時候,發現鳳三娘等在店裡,見她們回來笑道:「你們兩個若是再不回來,我都要派人去找你們了!天色不早了,咱們趕緊回家吃飯。」

花琉璃聞言笑道:「鳳姨,我還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今天就不過去你家了,明月還勞煩鳳姨照顧兩天。等我忙完了就接她回去。」

「你不去家裡吃飯?天都黑了,也到飯點了,有什麼事不能明天去做?非要大晚上的去!」

「鳳姨,這事兒不能耽擱,等我忙完了,一定去找你可好?」

「那你去吧。」

花琉璃將背簍放下從裡面拎出五個燒雞道:「鳳姨,這蘇記的燒雞,你帶回去吃吧。」

見她將五隻燒雞放到店裡,鳳三娘笑了笑道:「你這孩子,燒雞帶回去自己吃,還給我們留!」

「鳳姨,左右不值什麼錢,拿去吃吧。」

「那成吧。」

告別鳳三娘后,花琉璃背著背簍往回走,趁著無人的時候連背簍帶燒雞的全丟進空間。

夜黑風高殺人時,花琉璃換了嬸裝扮,一身黑衣的朝著侯府潛去,根據自己多年看電視的經驗,錢財通常會藏在卧房的密室或者書房的密室中,能不能找到,全憑運氣!

她率先去了侯正群的書房,這是她尋找江明月時,無意中走到的地方,而書房距離侯正群的院子並不遠……

來到書房,她拿出空間里的太陽能手電筒在書房之中就是一陣翻找,書房裡擺放的東西,大多都是些名器古玩,值不少錢,她花琉璃向來都是照單全收的主。這些名器古玩在新慶鎮或許沒辦法出手,可在其他城鎮出手就容易多了。

她將書房裡的東西全都收入空間,又去尋找機關。不過可惜的是,這機關她並未找到,到是在桌子上的暗格處找到一疊厚厚的信件,以及一本賬本。

能被放入暗格的東西,對侯正群自然是極重要的。說不定會是什麼犯罪證據也說不定。

「這是?」

花琉璃突然瞟見鑲嵌在牆壁里的桌子下有個圓形的東西,這難不成是傳聞中的機關?

她伸手轉了轉,那原本鑲嵌在牆壁里的桌子突然朝著旁邊移動,桌子后出現一個僅供一人可進入的小通道。花琉璃貓著腰順著通道往裡走,絲毫不擔心自己會遇到什麼危險。

通道四通八達,花琉璃隨便找了一條通道走,為了節約時間,她利用精神力加快腳上的速度,結果同價格到的盡頭是城外。

沒想到這四通八達的通道,竟然綿延到了城外,這侯正群當真是一隻老謀深算的狐狸,就這些通道,若真被他逃到這裡,抓捕起來難度相當大。

。 陳玄黑著臉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女子。

同樣的,這個身材火爆,狂野性/感的女子也在黑著臉看着陳玄。

顯然,這種情況是他們兩人都沒有想到。

獨孤鳳凰強忍着要揍人的衝動,看着陳玄問道;「剛才那個電話是你打的?」

「是我……」陳玄有些鬱悶,他沒想到夏洛神給他的電話的主人居然是獨孤鳳凰這個女霸王。

要知道,今天白天他可是在大庭廣眾之下抽了對方一頓,只怕現在都恨不得弄死他吧?

獨孤鳳凰的確有弄死這傢伙的衝動,因為活了二十多年,還沒有人敢抽她的屁/股,以前得罪她的男人基本上都成了太監了。

但是想到這傢伙的身份,獨孤鳳凰只能強忍着,一臉複雜的在陳玄對面坐了下來,她的眼神變幻不定,有憤怒,有倔強,有震驚,也有一抹抗拒……

被這女人直勾勾的盯着,饒是陳玄的臉皮很厚,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他摸了摸自己的臉說道;「雖然我知道自己長的很帥,不過你也不用這麼痴迷的盯着我吧?難不成想誘/惑我,然後趁機下刀?」

慕容若男已經給他說過了,這女人最擅長的就是割人那個玩意兒,他可不能中招了。

聞言,獨孤鳳凰臉色一沉,其狂野的容顏上閃過一抹怒意;「滾!」

「呵呵,這才像獨孤家的女霸王嘛。」陳玄笑了笑,說道;「娘們,看來咱們是不打不相識啊,不過我要是早知道你是我家小娘子推/薦的人,咱也不會弄得這麼不愉快了。」

「你的意思今天的事兒就這麼算了?」獨孤鳳凰很霸道的問道。

「那你還想怎樣?」陳玄攤了攤手,說道;「咱之前不是不認識你嗎?這一切只能說是誤會,當然了,如果你實在氣不過的話,看在我家小娘子的份上,要不……我讓你抽回來?」

「滾遠點。」獨孤鳳凰看上去有些心煩,也不知道是因為陳玄抽她屁/股的事情還是因為什麼?

「好吧。」陳玄聳了聳肩,原本他還想找這個女人打聽一下皇嶺山脈那邊的事情,現在看來估計是沒戲了,因為這女人對他的意見很大。

見到陳玄要起身離開,獨孤鳳凰猶豫了下,沉聲道;「坐下。」

「幹嘛?」陳玄好奇的看了她一眼。

「這話該是我問你吧?你找我幹什麼?」獨孤鳳凰依舊沒有給陳玄好臉色,即便她現在已經知道了陳玄的真實身份。

陳玄重新坐了下來,說道;「也沒想幹什麼?就是想問問你知不知道關於皇嶺山脈那邊的事情,今天我去皇嶺山脈查看了下,發現了三位神靈,不過我感覺眼下的皇嶺山脈神靈應該不止這幾個,你們獨孤家在這方面有消息嗎?」

「三位神靈!」獨孤鳳凰眼神一沉,顯然,她沒有料到這一點,不過陳玄這個問題她還真能回答上來;「如果你在皇嶺山脈發現了三位神靈,那麼眼下的皇嶺山脈的確不止三個神靈那麼簡單,我獨孤家早就得到消息,陰陽術士那邊去了一位大人物,喇依上人親自陪同,能讓這位陰陽術士領袖親自作陪的人我慕容家猜測應該是一位神靈!」

「娘們,你的意思在陰陽術士那邊還有一位神靈!」陳玄的眼中閃過一抹鋒芒之色,看來獨孤家這個地頭蛇果然管用,這個消息貌似還沒有傳出去,不然天王殿的人早就得到消息了。

「應該是的。」獨孤鳳凰沒好氣的說道;「這件事情陰陽術士那邊沒有聲張,整個泰佛國目前也只有我們獨孤家知道這件事情,如果不是因為要陪同這位神靈,今日陰陽術士那邊來的人恐怕就不是通天上人,而是喇依上人這位領袖了。」

陳玄摸著自己的下巴;「這麼說來目前泰佛國已經有四位神靈了,這個陣容的確很強大,可是,這些傢伙為什麼要如此低調?這貌似和他們的身份很不符吧?」

獨孤鳳凰掃了他一眼,打斷他的思緒,問道;「你找我就是為了這事兒?」

「不然我找你還能有啥事兒?」陳玄反問道。

獨孤鳳凰很想一拳揍在這傢伙那賤賤的臉上,不過她依舊沒動手,站起來說道;「沒其他事情我走了。」

這女人說走就走,特立獨行。

不過剛剛走了幾步,她又停下來,轉頭看着陳玄問道;「你剛才說是你家小娘子把我推/薦給你的,那麼,是你家哪一位小娘子?」

陳玄一愣,這娘們怎麼知道他不止一個小娘子?

見陳玄這副表情,獨孤鳳凰沒等他回答就繼續走了;「你不用說了,我已經猜到了。」

猜到了?

你他娘未必比我還神?

這都能猜到?

陳玄有些疑惑的看着獨孤鳳凰的背影,他在想這女人是不是和家裏面的女人認識?不過和夏洛神認識這是肯定的,不然夏洛神也不會把這女人推/薦給他了。

「四位神靈……」想到從獨孤鳳凰口中知道的消息,陳玄眼中的鋒芒之色越來越強烈,這樣的陣容可是比上次在公海更強大一些,而且究竟是不是只有四位神靈暫時還很難說。

不過即便只有四位神靈,陳玄也不敢大意,因為他如果誓要霸佔群仙墓葬裏面的東西,勢必會與這些人對立,以他目前的實力,初步估計應對兩位神靈沒什麼問題。

傲因那老妖怪應對兩個應該也沒問題,至於其他人就只能讓陳三千和陳勝祖兩人先擋着了!

可是,一旦還有神靈隱藏的話……

陳玄不由得警惕了幾分。

正在這時,一通電話打了進來,陳玄拿出手機一看,來電的人是陳三千。

「少主,有新消息傳來了,可能會比較麻煩!」陳玄剛剛接通,裏面就傳來了陳三千略微沉重的聲音。

「什麼麻煩?」陳玄眯着眼睛。

「我們天王殿剛剛得到消息,東歐大陸一位古神靈下界了,這位古神靈是一位天使,真正的神靈,其或許已經到了泰佛國!」

聞言,陳玄心頭一驚,古神靈,這不是和天/朝國的古仙人一個級別的存在嗎?

可是眼下這片天地不是還不允許出現超過天羅金仙境之上的存在,這是個什麼情況?

一時間,陳玄忽然感覺局面有些棘手!

。 她倒是沒想到,如此招搖、惹人注目的元落黎,原來性格這麼弱,竟然絲毫不懂得為自己辯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