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從海底爬出來的變異生物似乎很執著,即使是路遇受它們驚嚇的人類也是不慌不忙。

也是好沒有要傷害他們的意思,顯然他們來陸地的目的並非是獵殺人類,而是另有其目的。

沈鴻道:「跟着他們吧!」

想要知道這些生物的目的,那就只有找到源頭。

保羅看向身後跟隨的一眾士兵,「聽他的放下你們手中的槍,我們跟着這些生物瞧瞧去。」

頭頂一直轟鳴的直升機正跟隨着最前頭的一隻海鬣蜥,它走走停停路上,不斷的從鼻腔內噴出如同粘液一般的液體,在地上留下獨特的氣味和痕迹。

但它的速度依舊是最快的,相較於身後跟隨着的巨蟹以及海龜類的海洋生物顯然它是最佔優勢的。

隨着那隻海鬣蜥幾人來到了一處山谷,山谷位於沖繩中央,是一處自然公園。

大批大批的生物從海洋湧進公園,把邊上的旅客還有遊客下的魂飛魄散,現場的保安還有工作人員開始組織疏散。

還有不少不知死活的保安上前阻止前進的變異生物。

受新元素影響,身形壯大的生物體型幾乎是原身的數十倍,也就是人類的好幾倍。

光是一隻海鬣蜥,身長就已經長到將近四米左右。

手無縛雞之力的人類壓根無法抵制他們前進的步伐,甚至是有不少直接送了命。

頭頂直升飛機上看着這一幕的保羅,不禁有些無奈,這些人難不成是沒腦子就拿了一個電棍就想上前制服這樣的大型生物,這不是開玩笑嗎?

看着底下情況,一旁跟隨着的古田欲言又止道:「隊長,我們現在要下去嗎?照這樣下去的話可能會造成周圍群眾的暴動。」

「而且這件事情如果不解決的話,島國這邊也一定會出面的,到時候我們要是想要插手這件事情的話,可能就得通過有關部門的上級往島國發信函了。」

他們這次來島國算是偷偷來的,並沒有通知島國政府方面的相關人員。

這次要是在島國鬧大了的話,有關部門想要插手就難了。

保羅也了解,但是看着最前頭那隻海鬣蜥並沒有要停止腳步的舉動,保羅忍了人還是道:「先暫時跟着它們吧,暫時先不要打草驚蛇!」

跟隨着那隻生物來到了自然公園的深處,一處峽谷。

峽谷中心有一深不見底的湖泊湖泊綠油油的看不見底,周遭生長著參天大樹,有的拔高將近數百米。

這時這座自然公園的深處平日裏很少人會來,因為從外頭進去需要花將近一個多小時,這對於繁忙的島國人民來說,實在是太花費時間了。

一直跟隨着那隻海鬣蜥幾人見到了一處深不見底的山洞,山洞裏頭黑漆漆的,自外頭只能看到一片黑。

那隻小黑在進去之後就再沒出現過,而身後跟隨着的其他生物也緊隨着進入了那處洞穴。

他知道這是窩點后,保羅忍不住的興奮起來。

沈鴻看那洞穴族約將近有十多米,高寬度也足有將近數十米是一個大型的天然岩洞。

見底下只有幾個跟隨着的保安,沈鴻跟一旁飛行員道:「就在那邊那處降機吧。」

降機的地方距離天然岩洞將近有五十多米的距離,但是那條路寬而窄。

像是這種長條形的飛機下去也剛剛好,但若是那些巨型的變異生物想要進去就有些玄。

事後若是發生意外的話,他們也可以趁著那條路逃跑。

保羅不明白他為何要挑一個如此狹隘的地方降級,剛想問沈鴻就同他解釋了一遍自己的想法。

保羅恍然大悟,「哦,還是你想得多!」

降機器之後,保羅便立馬吩咐身旁的士兵,「我們去邊上找找有什麼大型的石塊,等我們進去之後將這山洞門口給堵住了,千萬別讓其他生物跟着進來。」

身後還不知跟隨着有多少只變異的生物,要是讓他們一起進去的話,那他們這不就成了瓮中之鱉裏頭待宰的羔羊。

明白保羅的意思,士兵們便滯留了十多人在門口守着。

這些士兵都接受過異變的藥物,個個體型龐大邊上將近百斤的石塊於他們來說不過就是抬抬手指的事情。

很快他們便在岩洞的門口架起了十多塊山石,擋住了前頭的去路。

身後跟隨着的生物見到前頭的遮擋物,似乎有些迷茫。

新元素變異的個體還不足以到達可以改變智商,以至於這些生物在感知到前頭的阻擋物之後個個就跟迷了路似的。

有的開始掉頭,有的則繞着山谷準備去後頭。

這邊黑壓壓的洞穴裏頭有一陣一陣的白光閃過,保羅手中正拿着提前準備好的手電筒。

白光照過四周的黑色岩石,一滴一滴的水滴至上頭落下,發出滴答滴答的響聲。

這處岩洞顯然是天然形成的,並沒有過多人為干預的痕迹

平日裏來的人應該也很少,山谷裏頭的石塊還有牆面都極為的尖銳,而腳底下的岩石更是亂步踩在裏頭,不小心就會被卡在石塊裏頭。

他們跟隨着前頭的一隻海星速度緩慢的前進,整個岩洞裏頭要比他們想像的更大,幾乎可以概括將近數二十人一起行走。

大家齊聚在一塊,氣氛略帶緊張。

不過還是有幾個話多的人開口。

「你說這地方這麼邪乎,會不會是裏面什麼詭異的怪物吧!」古田顯然是想到了自己前段時間剛看的動漫,繪聲繪色的描述道:「就跟某xx漫畫裏頭講的那樣,這怪物操控著這些生物,所以它們才會往這趕,並且這怪我的目的很有可能就是要摧毀我們整個地球!」 「沒有用的東西,這麼多人既然擺平不了一個窮途末路之人,」見兩位部下畏縮不前,那立於一旁的蒙面人顯得頗有些不耐煩,身形掠出,如鬼魅一般,手起刀落,白光一閃,一刀一個,便將兩個部下劈於刀下,

縱使葉青陽幾乎近乎以瘋狂,在看見這蒙面男子的狠辣手段之後,也不僅對這黑衣人多瞧了一眼,

顯然之前有些小瞧這傢伙了,一個對自己部下這麼心狠手辣的人,自然不會是一個那麼容易便能對付的人,但是他手中的動作卻並沒有就此停下,

對於仇人,他自然不會手軟,雖然拼殺了這麼久,渾身上下,體無完膚,傷痕纍纍,看上去就像是剛從死人堆里趴出來似的,

那黑衣蒙面人對部下的戰鬥力顯然相當不滿意,所以憤怒之下連斬兩名手下,下手這麼毒辣,自然是對這個結果很是不滿意,

一個對自己部下下手都這麼狠的人,對自己必殺的目標,自然也不會有任何心慈手軟,

目光森寒,刀光更寒,冰寒的刀光猶如一道閃電摯般掃向葉青陽,

畢竟是宗級強者,出手效果絕非師級武者能夠比似,面對蒙面人的陰辣手段,葉青陽瞬間便感覺到周身壓力倍增,

但他知道,這個時候的自己幾乎已經達到了油盡燈枯的時候,而對方的實力卻保存得尤其完整,

在這種情況下和對方交戰,不用說,自己幾乎是沒有任何懸念的要被對方毀滅,

對於這一點,那黑衣蒙面男子自然也是這樣想的,先前他曾與葉青陽交過手,

那時候的葉青陽精神力還處於極度旺盛時期,雖然自己也是宗級武者,

但與宗級武者五品修為的葉青陽來說,自己這個剛剛踏入宗級水平的修為就有些顯得微不足道了,

所以在和葉青陽先前首次交封之時便發現這塊鐵板估計不是那麼特別好啃,

哪怕旁邊有兩位師級巔峰強者屬下在旁邊協助,也沒有討得半天便宜,還被葉青陽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將自己兩個最得力的部屬給挑了,

好歹自己也是一個宗級初期,對方看上去也大約也不過宗級五品左右的樣子,但對方實力上比自己這個宗級初期,卻不僅僅只是強了一點點,

要知道,修行者修行到宗級以上,哪怕只是高上一兩個品級,實力上那便是天壤之別,

雖然對方實力很強大,但是己方佔着人多,而且實力幾乎都在師級水平,就是耗也要將對方給耗死。

所以,當他看到部屬齊到,便立身一旁,看着好戲,那模樣到是有幾份貓戲老鼠的味道。

但讓她完全沒有想到的是,葉青陽所展現出來的實力,簡直有些超乎了他的想像。

竟然在一柱香的時間之內,便將自己二十幾個屬下全部給挑了,這個結果到是有些出乎他的預料之外,

雖然自己損失了二十幾個弟兄,但是看到葉青陽這副渾身上下狼藉的慘樣,對於他來說,是值得的,

因為,在他的估量中,葉青陽全盛時期,自己確實不是對方的對手,

但是現在,那絕對是兩個慨念,因為自身的實力還處於全盛完整時期,

而對方在一番慘烈的拼殺之後,實力自然大大的消耗殆盡,縱使對方再神勇,估計也不會是自己一合之將,

雖然這種手段頗有些卑鄙,但對於他來說,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葉青陽今天必須得死。

為了達成目標,完成任務,不擇手段早已是他這類人慣用的手段。

葉青陽此時模樣看上去頗為狼籍,英俊威嚴的面孔上幾乎全部都是鮮血,

憤怒赤紅的雙眸之中放射出森森的目光,雙手緊握青鋼寶劍,劍往上挑,迎上蒙面人揮出的一刀,

那模樣,已儼然就像一隻發瘋發狂的獅子。

葉康在用匕首殺掉那蒙面人之後。目光便一直注視這現場搏鬥,

看見父親與那蒙面人的搏鬥廝殺,有心殺入幫幫父親,但卻有心無力,

畢竟,葉康目前尚不過僅僅只是區區中級七品而已,雖然在同齡人中,自己的實力算是優秀的,但與宗級水平相比,那還差得不是那麼一點點,

所以看到現場搏鬥廝殺,也只能是眼巴巴的干著着急,

現場中除了能聽到冰刃相交之聲,看得到火花四濺,鬼魅般的人影相互交錯遊動之外,葉康幾乎根本看不清哪個是父親,哪個是賊子,

無論再恐怖驚悚的搏鬥最終都會有結束的時候,

在雙方雙掌相交之後,各自身形,被對方強大的震力,震退兩丈有餘,

葉青陽落地之後,被對方的強大朔氣內勁震得氣血倒逆,旋即,一口鮮血張口猛然噴出,

如此一來,可嚇壞了暗處的葉康,急忙持刃飛身掠出,

而在此同時,那蒙面人的再次帶起一道森寒的光芒,撲向葉青陽,

此時的葉青陽,看上去幾乎已經是強弩之末,見對方來得雖然兇猛,但卻沒有任何抵擋防禦的動作,

對於宗級強者,兩丈的距離不過便是瞬間而已,

突兀的,葉青陽雙眸瞬間精光畢露,長劍當胸而立,輕輕一劃,捲起一抹青芒,迎上對方虎尾彎刀,

就在兩把利刃即將相交之時,青釭劍突兀的斜滑,徑直切向對方的胸口

而自己的身軀也是不偏不讓的正面迎上了對方的虎尾彎刀,

這一突兀變化,使得那蒙面人有些猝不及防,

顯然,他沒想到,垂死掙扎中的葉青陽,既然會來這種兩敗俱傷的打法,

但招已用老,想變招抵防都來不及,

下一刻,一切都已成為定局,彷彿時間,武器,人,在這一刻,統統都靜止了,

「爹爹,爹爹,你沒事吧!您得手,」

葉康稍顯焦躁充滿關切的稚嫩的聲音突兀的響起,聲音中已是帶着一絲哭腔。

「男子漢大丈夫,流血不流淚,康兒,不許哭,望着葉青陽的斷臂處,葉康已是忍不住的泣不成聲,」

此時的葉青陽左臂已被蒙面人齊根斬斷,而自己的青鋼劍也穿透了對方的身體。

后一刻,葉康的匕首也脫手而出,從背後插進了蒙面人的身體。

。 第2669章初露崢嶸

「給我破!」

林天成沒有給白潔留太多的思考時間,轉身朝著來時方向的一位慕容氏族的修士殺去。

只見林天成渾身靈力沸騰,硬是仗著一力降十會的蠻力將那名慕容氏族的修士擊飛,旋即一隻手抓住白潔狠狠一甩,便將其送到百丈開外。

白潔愣了一下后,立刻回頭,一眼就看到遠數百丈處,被慕容氏族修士群起攻之的林天成,眼中閃過一絲不忍,但她知道,自己留下來只能讓林天成更加束手束腳。

相反,只要自己離去,反而能牽制慕容氏族等人的戰意,勢必會分心到自己頭上,也算是為林天成做了一點貢獻。

想到這裡,白潔眼神變得堅定起來,咬破舌尖強迫自己集中精神,然後化作流光迅速的消失在了眾人的眼前。

林天成見狀,嘴角才露出久違的笑意。

他最大的殺招就是九重天人人都窺視的道元碑,有白潔在,他勢必不能使出這等壓箱底的手段來,但如今慕容孤的強悍已經超出了他所能招架的範圍。

如果他還繼續藏私,那笑到最後的肯定不是自己,所以他才千方百計將白潔送走,自己留下斷後。

「小子,想不到你還是個情種!」慕容孤冷笑道,「放心,我會讓你們在下面相聚的!」

說道這裡,慕容孤猛地一劍斬去,眼中殺氣瀰漫,身後數十道冰蟒幻化成形,揚天發出一聲聲如雷霆的嘶吼,朝著林天成衝去。

他速度太快,快到四周的空氣都來不及反應就被他撞破,一聲聲沉悶的音爆聲傳遍四方。

下一秒,林天成緩緩的低頭看向自己的腹部,那裡有一柄利劍已經穿過了他的身軀,帶出一捧熱血。

一名原本負責封鎖的慕容子弟見狀,心中暗喜,持劍再上,準備一劍了結了林天成。

不料,原本重傷垂死的林天成竟然宛如迴光返照一般舉拳轟向了那名慕容氏的弟子。

一股滔天氣勢從林天成身上散發而出,哪裡還有半點重傷的樣子。

那名慕容子弟見狀,也是心中一驚,正準備閃身逃走,卻為時已晚,林天成的拳頭已經洞穿了他的胸膛,甚至,這一拳將他的神魂都震碎了。

「豎子,而敢!」慕容孤瞪著林天成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