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琰憤怒的咆哮聲響起,一道箭支從一旁的樓閣上射來直接穿透了他的肩膀,一陣劇痛瞬間襲遍全身,他抬手捂著肩膀上的傷口,駕馬快速向城外奔襲而去。

「眾將士聽令,殺!」

「殺!」

城中紫林將軍刑天烈見龍琰大軍想要逃走,便帶領麾下兩萬大軍向他們追了上去。

龍琰的先鋒軍中埋伏已經被重創,現在見兩萬大軍向他們殺來,嚇得早已經是魂飛魄散,哪裏還有一戰之力,只知道瘋狂的逃走。

長街的盡頭,楚非梵見時機成熟,高舉起手中神龍戰天戟振臂一呼,胯下的疾風烏騅狂奔而起,緊跟在紫林大軍的身後朝着逃走的龍琰大軍追了過去。

楚非梵身先士卒,勇往直前,左右是身披玄鐵神甲的羅世信和尉遲恭,在後面是燕雲十八騎。至於一千死士除了羅世信沒有配備戰馬,剩下的所有人都身披黑色戰甲,手執大刀長矛,騎着高頭大馬。

城池上,郭嘉見楚非梵帶領一千死士向城外狂奔而去,他一把奪過身旁士兵手中的鼓槌,瘋狂的敲打在戰鼓之上。

擂鼓聲裂,旌旗飄飛,徐州城外秦慕琰見進入城中的先鋒軍突然撤出,陰冷的眼眸中騰起濃郁的憤怒之色,轉身看了眼身旁的諸將。

「熊晃,凡朔,司馬諱聽令,本帥命你們各帶一萬大軍攻入徐州城中,定要將楚非梵給斬於馬下!」

「末將領命!」

「末將領命!」

「末將領命!」

三人早已經是迫不及待,聽到秦慕琰的命令臉頰上紛紛騰起興奮之色,眸子中閃爍著兇狠的目光,拍馬快速向徐州城狂奔而去。

然,

此時。

忽然兩路大軍從徐州城東南兩個方向出現,朝着風雲國大軍撲了過來,熊晃三人見兩路大軍出現,快速兵分三路,凡朔,司馬諱帶領大軍向東南方向奔去,熊晃則帶領一萬士兵繼續向徐州城方向奔襲過去。

龍琰率領的一萬先鋒軍此時衝出城的只有寥寥不到三千之人,可這三千士兵已經不是先前的虎狼之師,而是被嚇破膽毫無戰力的殘兵游勇。

熊晃帶着一萬大軍還沒有來到徐州城外,就見身受重傷的龍琰帶着三千殘兵歸來,他還沒有看口說話,就看到徐州城中衝出兩萬大軍向他們攻擊而來。

此時,龍琰獨領帶殘兵千騎而歸,戰力已經大打折扣,但有熊晃的一萬大軍的加入,龍琰眼眸中掠過一道怒殺之色,回馬提槍向紫林大軍沖了過去。

「眾將士聽着,攻破徐州城,踏平紫楚地,太子殿下重重有賞,所有人都可以加官進爵享受榮華。」

「殺!」

熊晃帶領大軍和刑天烈交戰在一起,刑天烈單挑熊晃,蘇白和刑風兩人攻擊受傷的龍琰,兩軍瞬間酣戰在一起。

而東面花木蘭帶領麾下一萬大軍和凡朔交戰在一起,花木蘭溫初月兩人激戰凡朔,雷霄帶着大軍和敵軍拼殺在一起。

南面的忠武將軍率領麾下兩萬大軍和司馬諱遭遇,兩軍瞬間劍拔弩張,瘋狂的酣戰在一起,林沖丈八蛇矛挑戰司馬諱,嘉遠,潘少安帶領士兵瘋狂的斬殺敵軍。

風起雲湧,大戰爆發,殺喊震天,劍戟飛揚,溫伯牙站在城池上看着城外兩軍對壘的場景,眼眸中不禁騰起一抹興奮之色。

「多少年了,紫楚國終於可以發動如此大規模的戰鬥,紫楚的崛起將從此戰徹底開始!」 顧蘿蔔一身雞皮疙瘩立馬就起來了,這才意識到自己現在是個女子,而周圍圍的都是男子,突然有種落入虎口的小羔羊的感覺呢。

顧蘿蔔下意識的就看向乞丐老大,一臉求救的表情。

他們這群人因為黑衣男子的原因,沒有人願意靠近他們,難得有個人願意和他們一起,還是個女子,肖爾師兄弟一時有些高興就沒把握住力度,把顧蘿蔔給嚇到了。

乞丐老大畢竟也和他們相處了許久,看到顧蘿蔔投來的求助眼神,就神色一冷,一臉嚴肅的看向肖爾。

乞丐老大一記眼神瞪過來,肖爾才突然意識到自己的言行有些逾越,趕緊正襟危坐,與顧蘿蔔保持了一個安全的距離。就連周圍的人也下意識的將圈子拉大,離顧蘿蔔遠了些。

顧蘿蔔這才鬆了口氣。

人群中有了縫隙,黑衣男子終於又看到了人群中的白衣女子。那轉來轉去偶爾被他看到的一雙眼睛,不住挑動着他心裏的某根弦。他眉頭緊鎖,拚命按下自己衝過去的衝動。這次萬不可再魯莽行事了。

他本來只是抱着僥倖的等在這裏,時刻留着和那矇著眼睛的人曾待過的人群。他總是針對接近他們的人,不過是想在那些人中找到那熟悉的一雙眼。

雖然心裏有個聲音一直在告訴他,他等不到了。

可是那白衣姑娘卻將他沉入谷底濕漉漉的心又撿了回來,那雙眼睛和記憶中的重疊,他的心裏說不出的欣喜。

可旭陽、千機自己他之前殺掉的那個人的事該怎麼解釋呢?他必須要弄清楚,所以,不能衝動,必須要忍住的。好在,他從前便特別能忍,他這次也可以剋制住自己。

人牆雖然鬆了些,可眾人也確實好奇眼前這個人到底是誰?乞丐老大看肖爾站開一些后,也問道:「不知道姑娘可不可以告訴我們你的名字,也方便我們彼此稱呼。」

說完他先自我介紹了起來「我叫蘇七。」

「我叫肖爾……」肖爾也介紹到。

「我叫肖寒……」

「我叫……」

乞丐老大一起頭,大家都挨個自我介紹了一遍。說罷都看向顧蘿蔔,等着她介紹自己的名字。

顧蘿蔔想過自己的外貌要變化,卻沒有想到換名字,可看到乞丐老大他們一臉期待的樣子,像她這樣處在人群中間真的很難拒絕啊。

「我叫……」顧蘿蔔道。

眾人更加的期待了,人群外的黑衣男子也站直起來,認真聽到。

「我叫……」顧蘿蔔支支吾吾。

取名字什麼的真是太麻煩了,想她取顧蘿蔔這個名字,都是因為喜歡吃蘿蔔所以非常隨便的就叫蘿蔔了。要不這次叫白菜!可她現在用的是女子的樣子,這樣會不會不太好。

顧蘿蔔躲無可躲的低下頭,叫什麼呢?眼角卻突然暼到自己的一身白衣……

「我叫小白。」顧蘿蔔道。

眾人:「哦……」

「那小白姑娘你姓什麼呀?」

「姓顧啊。」顧蘿蔔不假思索就答出來了,她取名字像來不考慮姓,每次都是直接將以前的姓冠上去就行了。

然而此話一出,眾人的頭卻耷拉下去了,臉上又重新湧起了悲傷。

「我們以前遇到過一個很好的前輩,他也姓顧。」肖寒咬牙道,眼裏開始有淚光閃爍。

「只是他後來死了。」乞丐老大用力的把手中的棍子一砸,棍子立馬裂成了兩節。

旁邊的人也回憶起了過去的那一幕,緊握了雙拳。

蘇七恨恨道:「都怪那魔界魔頭,老子終有一天也要去修仙,修得高強的法力找他報仇。」

顧蘿蔔,此時叫顧小白,有些不好意思。她明明還活着,卻要害他們為她那樣傷心。不過,他們立志修仙也好,只是以後莫要因為她的事被心魔所困就行。

顧小白低聲道:「對不起,我不知道,不是故意想勾起你們的傷心事的。不過你們也別傷心了,你們口中那位顧……前輩,他既然拚命救了你們,想必也不希望看到你們為他傷心的樣子的。」

聽到這話,蘇七他們都擦掉了眼中的眼淚,鼓勵彼此道:「顧前輩為我們掙來的命,我們不能只拿來悲懷感嘆,我們要振作,只有振作起來,以後才能保持最好的狀態去報仇。」

「對。」

……

顧小白看着這群人這樣彼此安慰,一時間覺得心裏又暖又痛。

人群外的黑衣男子一直在外面聚精會神的聽他們的對話,在聽到顧小白說自己姓「顧」時,一直綳著的心突然漏跳了一拍,然後他就聽到自己的心越跳越快。一雙眼睛盯着顧小白的身影再也不想挪開。

等到蘇七他們的情緒都穩定了下來,顧小白剛想從他們已經稀稀拉拉的人牆中擠出去看看其他地方的法陣,卻見本來已經稀稀拉拉的人牆突然又圍好了。

「小白姑娘還是小心。」蘇七湊近道「那邊那個黑衣的男子總是針對我們,你和我們親近,怕他會傷到你,除非必要的事,你還是不要隨便離開的好。」

肖寒兄弟也附和道:「對呀。」

說着又是一眾寒光看向那黑衣男子。

顧小白不想管那黑衣男子,倒是真的想看看眼前這個陣法。她剛想跟蘇七他們解釋解釋,人群外突然冒出一道聲音。

「你們果然有古怪!一群大男人將一個女孩子這樣圍在裏面做什麼?」一個青衣男子道。

說着拔出自己手裏的劍,指向了人群。見青衣男子拔劍,他身後跟着的眾人也跟着拔出了自己的武器,紛紛指向蘇七他們。

本來圓形的人牆,此時竟變成了矩形。難為蘇七他們這麼護着她,既要提防黑衣男子,現在還要提防突然冒出的這個人。

顧小白不知道剛才說來救她的這個人是長什麼樣子,視線所到只看到了一抹青色。偏偏擋在她前面的這些人都比她高,她要看那青衣公子長得什麼樣子,還得蹦起來才行。早知道她當初變化外貌的時候,就把自己變高些了。

話說人群外的青衣男子看到被圍着的顧小白不停的蹦跳,更加的確信了她是被人欺負了,現在非常想要求得他的幫助。

他更加急切的道:「姑娘別怕,我一定會救你出去的。你們這些惡徒,快放了那個姑娘。」

顧小白心道,難道姑娘有優勢嗎?這麼多人願意保護。

蘇七他們自然不是想要傷害顧小白,但他們提防黑衣男子也不敢讓她出來,只能跟青衣男子解釋。可是往往這種時候越解釋越亂。

顧小白見因為自己亂蹦,把事情弄得更遭了,趕緊不蹦了,立馬解釋道:「沒有,沒有,我沒事,他們是好人,你聽我說啊……」

可青衣男子並沒有聽到她的聲音,因為外面爭辯的聲音越來越大。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這株小樹虛影一經出現在半空之中,葉昭明只感覺到一股濃郁的生命之力將其包裹著,身上的暗傷都被治癒了。

可惜,這也只是假象罷了,不過,這也證明了半空中的那株碧玉小樹的不凡。

「這是?」葉昭明眼中充滿了驚訝。

「這是,碧木靈體!」坤山的神情由平淡到呆愣,最後化作了興奮的神色。

就在碧玉小樹虛影出現的那一剎那,廣場閣樓之中的青華真人也被驚動了,身形一閃,來到了小女孩的身邊。

直接開口道:「老道乃五行宗青華真人,小傢伙,你可願意拜我為師?」

青華真人笑眯眯的,望著眼前怯生生的小女孩。

聽到了青華真人的話,人群之中頓時開始騷動起來,隱約間便聽到有人失聲喊出話來。

「是青華真人,早就聽聞了他的大名,能夠被他收為弟子,那是何其榮幸啊!」

五行宗是楚國背後的掌控者,五行宗的一些修士,也早都人盡皆知。

青華真人是五行宗木行峰的峰主,修為高達元嬰中期,可惜他一直沉迷於修鍊,門下並沒有弟子,如今卻是第一次收徒弟。

也難怪人群之中一陣騷動,這可是元嬰真人收徒啊,當真就一步登天了呀!

「你們懂什麼?這可是木屬性天靈根啊,還是碧木靈體!」人群之中也有識貨之人,認出了半空之中的碧玉小樹虛影的來歷。

如果說天靈根晉入金丹期如同喝水一般,那對於靈體修士來說,元嬰期對他們而言才是修行的開始。

這可是穩穩的未來的一位元嬰修士啊,說是那小女孩一步登天,倒不如說是五行宗賺大了,白白得了一個未來的元嬰修士。

葉昭明也聽說過靈體,但這還是第一次見到靈體產生的異象。

據他說知,南海幾大聖地還有元嬰大派都有著靈體修士,但為了防止被妖族和魔道修士刺殺,他們的信息都被隱藏了,倒是沒能夠知曉是何人。

而且,碧木靈體可是極為強悍的一種靈體,或許攻擊力方面不是很出色,但是卻有著強大的治療效果。

這靈體有著一門治癒神通,只要不是生機斷絕,神魂消散,一道神通下去,都可以盡數復原。

當初在與魔族的一個戰場上,清蓮真人就是身具碧木靈體,有了她的幫助,人族十位元嬰真人以無一人損傷的情況下,斬殺了十多頭魔族魔王。

由此可見,碧木靈體有多麼強悍,有了這一門神通在手,只要不是大上一個境界的修士,基本殺很難將其殺死。

「伊若舞拜見師傅!」小女孩跪下,朝著青華真人磕頭道。

她不知道眼前老爺爺是何人,聽到人群對於眼前老爺爺的驚嘆,也知道眼前的這人是個十分厲害的修士。

也不遲疑,直接答應了青華真人的收徒。

「哈哈哈,好!」

青華真人喜得佳徒,放生大笑。

不過,想到了剛才他徒兒測試靈根時,靈體異象激發,早已暴露出去,頓時,止住了笑聲。

右手一揚,一道道青光從手中激射出去,將整個涴南城籠罩,任憑城中修士如何,也無法抵擋。

青光入體,葉昭明卻沒有感覺得任何異樣,但他很快就從其他修士的反應之中了解到了青華真人這一舉動的目的。

「哈哈太好了,沒想到竟然是木靈根。」坤山真君一臉興奮的說道。

「恭喜坤山道友,你們五行宗又要多一名天靈根修士了。」

「是啊!」

「…」

一旁的金丹宗門的金丹修士雖然也想要將伊若舞收入門中,但有著五行宗在,自然不會放過這一天才,只能夠不甘的恭喜著。

「是木靈根,這可是天靈根啊,要是我有這靈根就好了!」

「道友,夢裡啥都有,你快洗洗睡吧!」

而人群之中也傳來一陣陣羨慕、喧囂的聲音。

這在葉昭明聽來卻是如雷霆炸響,這前一秒還是討論伊若舞的靈體,現在卻好似遺忘了似的。

對,遺忘!

這讓葉昭明心底猛地一涼。